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又见黑盒子
    只见张五行从背囊里掏出一包黄纸,轻轻打开之后,将上面的粉末洒在自己伤口上,然后露出一个苦笑,对虎子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包扎了。

    虎子手法利索的将纱布在张五行大腿山绕了两圈,然后用标准的部队救援手法给张五行进行包扎,一边包扎一边说道“挺好了,没有伤到小兄弟,不然你那苗族妹子可怎么办。”

    说完又用力的系了系,疼的张五行一咧嘴,倒吸一口凉气。

    张五行缓缓站起身子,将那黄纸包着的粉末递给虎子,说道“你也涂上点,这粉末是止血散和湿麻散混合成的,可以止血止痛。”

    虎子也不客气,一把接过来,就撒在了自己侧肋的伤口上,由于虎子的伤口并不深,撒的药粉却比张五行还多,看的张五行直咧嘴,一把将那黄纸抢过来,细心的包好之后,再次放入背囊之中,然后说道“你知道这玩意多珍贵吗?哪有你那么用的!”

    虎子瞥了瞥嘴,小声说道“小气。”

    就在他们两人包扎伤口的时候,我一直盯着这巨石棺椁看,刚才那坎位的机关石突然凹陷下去,很明显并不是虎子按的,现在我总算明白了张五行所说的,这巨石棺椁一旦开启就无法停止,原来是因为这机关会自动触发!

    我小心的盯着棺椁四周,生怕又会触发什么要命的机关,丝毫不敢大意。

    张五行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放心,最外层的机关已经全部触发了,应该不会……”张五行话还没说完,整个人身形一闪,就向下坠去。

    我和虎子眼疾手快,电光火石之间,一把拉住了张五行的胳膊。

    只看见张五行脚下的方砖突然向下沉降,速度极快,张五行没有丝毫的防备,整个人就掉了进去,如果不是我和虎子拉住他,恐怕现在已经摔死了。

    “快!快拉我上去!快!”只听见张五行惊的大叫。

    我和虎子也不敢大意,连忙使出吃奶的劲,一把就将张五行拉了上来,就在张五行上来的一瞬间,从刚才方砖塌陷的窟窿里密密麻麻射出几十只弩箭,直冲着墓顶就去了,制定进叮叮叮一阵金属的撞击声,墓顶已经插满了弩箭,若不是刚才及时的将张五行从那窟窿里拉出来,恐怕他现在已经被射成刺猬了。

    就在张五行刚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就听见“咔嚓”在我们头顶位置传来一声脆响。

    我们三个吓得赶忙抬头去看,只见那弩箭射入墓顶的位置好像有什么东西裂开了,就在下一秒,张五行大喊一声“快跑!”

    几乎就在同时,只见墓顶那射入弩箭的位置,一堆黄色的液体就倾泻而下,不等这液体降到地面,就已经在半空中被引燃。

    “他娘的,是火油!”躲开这火油之后,虎子惊的大喊。

    我也是惊出一身冷汗,这次的火油太过迅速了,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只要被溅到,肯定会被活活烧死。

    我们三个看着一条火柱倾泻而下,都是一阵后怕,这巨石棺椁所触发的连环机关着实可怕,最恐怖的在于这虽然是连环机关,却又不连贯,并是不一瞬间挨个触发,一些机关陷阱竟然还会有略微的延迟,当我们觉着已经安全的时候,又会冒出新的机关,这才是最恐怖的杀招。

    这次我们三个都不敢大意,紧张的提防着周围的任何可以动静,生怕在遇到什么机关陷阱。

    现在的我们就是惊弓之鸟,任何的一丝响动,都会使我精神高度紧绷。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地宫里又开始变得安静起来,那一只晃动的铁球也停了下来,垂在地宫中央。

    虎子缓缓的站起身子,小声说道“这下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机关了吧?”

    我和张五行也缓缓的站起身子,只见张五行大腿上的纱布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不过看张五行的状态,似乎并没有感觉太疼,看样子他的湿麻散的止痛效果还真是不一般。

    我们三个缓了口气,再次朝着那巨石棺椁走去,只见那巨石棺椁的封盖已经打开一个口子,这口子足有十几公分。

    虎子打起手电朝着棺椁里面照了照,说道“我擦,这里面葬着的好像不是个人啊?”

    听虎子这么说,我和张五行连忙凑过去看,这一看之下,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我们两个几乎异口同声的喊道“巨蛇盘棺!”

    虎子虽然不懂,但是对于巨蛇盘棺这个词还是了解的,听到我们这么喊,当即吓得退后两三步,这巨蛇盘棺,一般都出现在大凶的棺位上,碰到的人必有血光之灾,很多盗墓贼见到这样的棺椁都是绕着走,绝不会再去开棺。

    可现在这巨石棺椁的封盖似乎正在缓缓的向后移动,这开启的口子也越来越大,棺椁里面的东西,也逐渐的清晰起来,随着棺椁的封盖全部打开,里面的东西也全部呈现在我们面前。

    只见这棺椁之内还有一层棺椁,这巨蛇就盘在两层棺椁的夹层之中,看这棺椁内壁上被撞的痕迹,很明显这条巨蟒是在活着的时候,被放进去的,现在已经腐蚀的只剩下骨架了。

    张五行面色凝重,看这这一条巨大的蛇骨说道“恐怕内层的棺椁要更凶险!”说着指了指蛇头的位置。

    我定睛一看,只见那里又出现了古怪的纹路,看样子要比外层的棺椁更加的秘籍,雕刻的手法也更加的复杂繁琐。

    就在这时,虎子指了指棺椁夹层的侧面,说道“老白,快看,那个盒子!”

    我抬眼瞧去,不由得心里一颤,那盒子再熟悉不过,就是我跟虎子第一次在甘肃盗洞了发现的黑盒子一模一样,看那纹路和大小,很明显就是放置麒麟眼的盒子。

    只是我心中纳闷,如此贵重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棺椁的夹层里?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我绕到棺椁的左侧方位,仔细瞧了瞧这黑盒子的纹路,再次确认了这东西是真家伙,跟我拿出来那黑盒子还真的是一模一样,心头不禁一喜,就要伸手去拿。

    只听见张五行一声暴喝“别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