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接踵而至
    紧接着,就听见嗖的一下,破空声起,只见那巨石棺椁的侧面竟然射出两只长矛,这长矛的弹射威力极大,直接将我眼前的符僵射穿。

    长矛将符僵射穿之后,有狠狠地刺入石柱之内,只听又是咔嚓两声脆响,我寻声望去,心头不禁一阵发寒,这射出去插入石柱内的长矛好像又触发了什么机关,只听见地宫顶部传来一阵轰隆声,转眼之间,地宫顶部的一块巨石方砖就掉了下来,正要砸在我所在的位置。

    张五行眼疾手快,一下将我向一旁扑倒在地,几乎就在同时,那浑身是火,又被长矛射穿了两个大窟窿的符僵朝着我原本的位置蹦了过去,正巧被落下的巨石方砖砸中。

    我一阵心惊肉跳,转头看了看那巨石方砖,足有五十公分厚,起重量足有千金,这要是砸在我身上,肯定被砸成肉饼,还好张五行将我推开,不然我现在就是一堆碎肉了。

    这时候,虎子连忙跑过来,我本以为他要来安慰我一下,谁知道他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朝着那巨石方砖走去。

    只见他蹲在地上,仔细的看了半天,满脸心疼的说道“哎呦,我的姥姥啊,这符僵身上挂满的冥器啊,他娘的,一把火全没了啊,我的姥姥啊,这下得亏多少啊!”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就冒出了无名火,冲过去,一把扭住虎子的耳朵,骂道“他娘的,闹了半天,你不是不舍得用那两颗自制燃烧弹,而是怕烧坏了这符僵身上的冥器啊!我还以为你他娘的多有大局观呢,闹了半天还是个贪财货啊!”

    虎子被我这么一骂,连忙陪着笑,对我点头哈腰的说道“哎呀,老白,白羽,白爷,羽爷,您还不知道我吗?我是那种没有大局观的人吗?在情况万分危急的时候,我还是很能分得清孰轻孰重的,哎呀疼疼疼……”

    我气得骂道“你他娘要有大局观,猪都上树了,刚才那情况,你要是早拿出来这燃烧瓶,我还能撞到这机关?你这就是贪财!”

    虎子连声求饶,忙说道“哎呀,哎呀老白,我这也是为了队伍考虑,万一在遇到危险情况,咱们就没有必杀技了啊,我这……哎呀,疼疼疼疼……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我诚恳的向你道歉,向咱们这专业的盗墓团队道歉,我检讨,检讨还不行。”

    虎子连连求饶,我也懒得跟他计较,现在这里的环境太过复杂,等到出去这古墓,我一定要跟他秋后算账。

    张五行站在一旁,仔细盯着这巨石棺椁看着,见我们两个闹完了,张口说道“还好,你刚才碰到的是这棺椁的震位机关,也是开启最外层棺椁时候必须要按进去的,如果是碰到了其他位置上的机关,恐怕咱们三个已经是死人了。”

    我和虎子听他这么一说,全都起了一身冷汗,这震位的机关就如此厉害了,如果真要是碰到其他不该碰的机关,那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虎子看了我一眼说道“这石棺上的机关了不得啊,是连环机关啊,只要触发一个,第二个机关马上接踵而至,防不胜防啊。”说着,虎子走到石棺坎位所在,站在那里仔细的看了看位于坎位上凸起的石块,说道“这个,怎么办?”

    这边虎子话音还没落,就看见那坎位上凸起的石块就像是有人按了一下,忽然凹陷进去。

    虎子惊讶的连退两步,高举双手,喊道“我可没按啊,不是我啊!”

    随之而来的是地宫剧烈的震动,我的余光好像瞥到一个黑影,正朝着虎子飞去,连忙高声喊道“虎子,趴下!”

    虎子正高举着双手,听到我喊话,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整个人就向前趴倒,脸重重的磕在石台上,鼻血直流,几乎就在同时,一个巨大的铁球从虎子上方划过,只见铁球上面有一条铁链连接这地宫顶部,这铁球很大,应该是利用惯性划过来的,如果被撞到,肯定非死即残。

    就在这时,虎子突然大骂一声“我擦!”紧接着一个翻滚,朝着左侧滚去,只见在他原本扑倒的地方,从里面插出一排长矛,锋利的矛尖闪着寒芒。

    就在这时,又是一排长矛从地面上插了出来,虎子继续往左滚,一边滚,地面上的长矛一边插出来,几乎是刚滚过去,地面上的长矛便贴着虎子的侧肋插出,有几只长矛已经划破了虎子的皮肤,血已经将他半边身子全部染红。

    大概滚了七八次之后,地上的长矛终于停止,开始缓缓的缩回去地下,虎子踉跄的站起身子,长长的缓了口气说道“他娘的,真是凶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要不是虎爷我机灵,真要……”虎子话没说完,只听见砰的一声,那在空中来回摇摆的巨大铁球就撞在了虎子身上,虎子整个人就被撞飞了出去。

    好在这铁球经过十几次的回荡,力道已经小了很多,虎子虽然被撞飞了出去,倒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时候正疼的趴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胳膊,骂道“他娘的,老子还以为这铁球也收回去了呢,没想到还是着了道。”

    说着,虎子开始朝着一旁爬了两步,躲开了这铁球的运行轨道之后,才再次站起了身子,然后忙在四周看了看,确定再也没有任何威胁之后,这才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就在虎子走进之后,忽然听他喊道“张老道,你没事把!”然后一个健步就冲到了张老道身旁。

    我见虎子如此着急,肯定是张五行出事了,于是连忙跑到棺椁的另一边,查看张五行的情况。

    只见张五行疼的满头是汗,下身全是血,看的触目惊心,虎子连忙扶住张五行,问道“怎么样?”

    张五行摆摆手,说道“不碍事,还好躲得快,不然这条腿就没了。”说着,张五行抬起捂着大腿的手,只见大腿外侧,好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给划伤了,口子外翻,正往外冒着血。

    虎子一把从背包了扯出纱布绷带,就要帮张五行把伤口包裹起来,只见张五行摆摆手说道“恐怕划伤我的东西不一般,这伤口需要处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