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巨石棺椁
    我看得出,他对这棺椁十分的担心,之前碰见那金甲龙鳞棺的时候也没见他这般模样。

    看到张五行突然抽烟的举动,我心里不由得一紧,看样子这巨石棺椁的确十分的棘手,这次虎子似乎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只是在一旁安静的看着这棺椁,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催促我们赶紧开棺,地宫里一下变得安静起来,几乎能听到张五行抽烟时,烟丝燃烧的声音。

    半响之后,张五行看了看我和虎子,问道“这棺确定要开?”

    虎子看了看我和张五行问道“这棺真的不能开?”

    张五行抬头看了看我和虎子,直接将燃烧的烟蒂攥在手心里,然后将熄灭的烟蒂扔了出去,说道“不是不能开,而是这巨石棺椁开启的过程十分凶险,可谓是九死无一生。”

    我听完之后,心里直打鼓,忙问道“怎么说?”

    张五行看了看我,叹了口气说道“你们知不知道,战国时期,秦国有个著名的武将,名曰白起!”

    虎子摇了摇。

    我点头说道“知道,中国四大名将之一,韩白李霍,韩信,白起,李牧,霍去病四位将军。”

    张五行点点头,说道“白起被称为杀神,这个你知道吧?”

    我点头说道“长平之战,坑杀赵国降卒四十万,后人称之为杀神白起。”

    这时候虎子插嘴问道“这人都投降了,为啥还要活埋他们?”

    我看了看虎子,叹了口气说道“非我族类必有异心啊,而且当时的秦国根本没有那么多粮食提供给这些战俘。”

    虎子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张五行接着说道“传闻说,范雎进谗言,蛊惑秦王,使得秦王派使者赐剑于白起,命其自刎,白起自刎后,朝野震动,天生异象,大地震颤,不少地方都发生了地震,秦王似有所悟,命人厚葬白起,据说当时白起的棺椁就十分的巨大,萨满教徒数千人用了七天七夜的时间,篆刻封印咒文于棺椁之上,巨石棺椁一说,便是从那时流传下来。”

    我和虎子听完张五行的介绍之后,都是惊出一身冷汗,看样子这巨石棺椁还真是大有来头,开棺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恐怕我们三个都不要想着能活着走出这古墓了。

    俗话所人之戾气,死而千年不化,这巨石棺椁之内躺着的肯定也是个戾气集中的主,虽然不知道他跟这廖王到底是何关系,可看这石棺也不难推测,这人生前肯定没少杀人。

    张五行从怀里掏出八卦罗盘,绕着棺椁转了两周,然后右手掐起莲花指,算了算,口中念念有词道“八卦观中看乾坤,震位惊雷起,坎位凶险极。”说完脸色大变,看了看我说道“这棺椁的第一层,便是占尽了八卦之中的震位和坎位两大凶位,一旦开启,便无退路,你们想好了没有?”

    我和虎子对视一眼,多少都有些犹豫,此时如果七爷在这里的话,我心里还有些底气,可七爷进入这古墓没多久便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现在也没有半分消息,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虎子走到张五行面前,问道“张老道,我是个大老粗,不动你们风水穴位那一套,你给我指一指,这哪里是震位,哪里是坎位?”

    张五行此时也十分的有耐心,将棺椁的砍位和震位分别指出来之后,虎子也耐心的看了半天,然后站起身子,摇了摇头说道“看不懂,不过感觉很不好,他娘的,从上次西凉墓,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就在这时,地宫的角落里忽然传来咔嚓一声脆响,现在我们全都精神高度紧绷,这一声脆响简直就像是炸雷一般,吓得我们连忙转身去看,只见原本在角落里舔食灯油的那符僵,再次急转了身子,朝着我们这边蹦来,身后大片的赤红蜈蚣,也朝着我们爬来。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拍了拍大腿,大骂一声“他娘的,怎么把这些家伙给忘了!幸亏没有开棺,不然一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虎子看着那符僵和它身后的赤红蜈蚣,说道“老白,我这还有个绝招,是最后压箱底的了,要不要用!”

    我忙问道“什么绝招?”

    只见虎子从背包里掏出来两个啤酒瓶,上面踩着一条白布,以我在部队的经验来看,这很明显就是个自制的燃烧弹,而且威力还不小,没想到虎子竟然还有这一手,不禁心里大赞。

    只见虎子手里握着自制的燃烧弹,满脸都是犹豫的表情,对我说道“老白,这可是最后的绝招了,在这用了,可就没了!咱们还没到主墓呢!”

    虎子话音刚落,那符僵已经快速的朝着我们冲了过来,速度极快,身后的赤红蜈蚣的速度也突然的加快了不少,几乎一个眨眼的功夫,已经快要冲到我们面前了。

    现在任何的犹豫都是在作践生命,我一把躲过一个燃烧弹,掏出打火机,将上面的白布点着了之后,朝着那符僵就砸了过去,只见火苗蹭的窜起老高,那符僵一身上下都被火焰包裹着,仍旧朝着我们蹦过来。

    虎子见我将燃烧弹扔了出去,也不在由于,点着了自己手里的最后一枚自制燃烧弹,朝着那符僵后面的赤红蜈蚣砸了过去,很快地面上就掀起一阵火舌,这赤红蜈蚣不像符僵那般耐火,在火焰之中很快被烧成灰烬。

    只见那符僵跳跃弧度很大,身上带着火焰,就蹦到了我们面前,伸手就朝着我的喉咙攻了过来,我见它指甲极长,而且颜色黝黑,也不知道上面是带着剧毒,还是被火烧的,反正是被他抓到,肯定是有死无生,于是连忙后撤两步,然后飞起一脚,就踹在了这符僵的胸口上。

    我本以为一脚可以将这符僵踹开,可没想到这符僵十分的沉重,我这一脚踹出去,非但没有把他踹开,反而将自己反震出去,脚底板上冒着火,踉跄的后退四五步,一屁股摔在了那巨石棺椁上。

    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棺椁上凸起的一个石块好像被我撞了进去,我根本来不及回头看,只在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