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奇门五行
    我和张五行对视一眼,看来这一招不顶用,这虎子对镇尸符没有丝毫的反应。

    张五行咳嗽了两声,脸上有些尴尬,开口说道“虎子,你再去那木椅上坐一下,帮我们看看方位,我和老白要开始动机关了。”

    虎子一听要动机关开棺了,刚才的怒火一下烟消云散,马上点点头,朝着那木椅就走了过去,一屁股坐了下去。

    在虎子坐下去的一瞬,再次变了模样,我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再抬眼看去,只见那木椅上端坐着的就是刚才墓室里的女尸!绝对不会错,那身材,那表情,简直一模一样!

    张五行冲我使了个眼神,从包里掏出一个木盒子,上面有个小齿轮,齿轮上缠着厚厚的一捆黑线,我一看就知道,这玩意是专门用来对付一些脏东西用的墨斗!之前在电影里见过,没想到还真有!

    张五行将墨斗线的一头递给我,然后我们俩分开一扯,将墨斗线扯开,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虎子就冲了过去,墨斗线一下就将虎子捆了起来。

    只见虎子在那木椅上使劲的挣扎了半天,我和张五行见到这般情况,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心说这下总算是有成效了!看来附在虎子身上的女鬼也不怎么样!

    可谁知道就在这时,虎子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一下就将身上的墨斗线给撑开,眼神愤怒的看着我和张五行,怒道“他娘的,你们俩有完没完!”说罢,虎子猛地拉住我们俩的衣领,将我们狠狠的撞在一起。

    虎子的力道可不能小瞧,这次他突然出手,我们俩猝不及防,脑袋直接撞在了一起,只感觉天旋地转,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转头一看虎子,只见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见我们两个还是这种眼神看着他,怒火一下子又冒了出来,怒道“他娘的,老子脸上有花吗?”

    虎子这一句话,一改刚才的女声,又变的十分正常,丝毫没有任何异样。

    我和张五行不由得一愣,我连忙问道“张老道,虎子正常了?”

    张五行这时候忽然好想明白了什么,连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然后又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我的手臂,脸上一惊,说道“不是虎子不正常,是咱们不正常!”

    我先是一愣,然后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自己手臂位置竟然出现了一块红色的斑块,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的,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张五行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这是奇门遁甲,咱们是中了幻象了!”

    我听张五行这么一说,忽然也明白了,在七爷的古籍里早就对奇门遁甲有描述,这奇门遁甲之内,就有一门建筑类的玄妙构造,说的是利用八卦太极理论,再加上特殊的建筑结构,让人产生视觉偏差,从而导致大脑和小脑的催眠所用,让人产生错觉,或者是幻觉,这种大脑逆向固定思维的错觉,被称之为逻辑性偏差幻觉,时间久了还会让人气血不顺,淤血存积在手臂上的支沟穴处,形成红斑,还会导致大便秘结,四肢无力。

    我低头再去看自己的手臂,果然那红斑就出现在我手臂的支沟穴位置,看颜色淤血已经很多了,怪不得刚才虎子抓住我们衣领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力量反抗,不是反应速度下降,也不是猝不及防,而是我们四肢乏力,根本来不及反应。

    我转头看了看张五行,只见他已经开始推拿自己的支沟穴了,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在自己手臂上揉了两下,发现红斑的确消退了不少。

    等到红斑彻底消退了之后,我看了看虎子,问道“虎子怎么没有出现这种幻觉?”

    张五行抬眼看了看虎子,转头对我说“这地宫的设置很玄妙,只有能看懂五行八卦的人才会出现幻觉,虎子虽然也坐过那木椅,可他根本就看不懂这地宫的布置,当然不会中招。”

    我叹了口气,站起身子拍了拍虎子的肩膀,看样子懂得少也不是没有好处,经过这一下折腾,我长出一口气,定了定神,说道“张老道,起棺椁!”

    张五行点点头,朝着一根石柱走去,而我则是站在跟他对立的另一根石柱面前,我们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同时将石柱下面的铜鹤长明灯给按了下去,紧接着地宫就开始出现细微的震动,这种震动不过五六秒钟,便停了下来。

    接着我们又走到另一对石柱下面,再次按下,又是五六秒钟的震动。

    如此方法,我们将十二根石柱,分成六组,分别按下,等到最后一次震动结束之后,只见原本那木椅的位置,从地底升起一个巨石棺椁,我定睛看去,只见那棺椁大的出奇,比一般的棺椁要打出三倍有余,看起来非同寻常,于是连忙看了看张五行,问道“怎么个情况?这棺椁怎么这么大?”

    虎子看了看那棺椁,也是一脸的震惊,说道“他娘的,这里面该不会葬着的是个巨人吧?”

    我走到这棺椁旁,仔细的转了一周,发现这棺椁上面刻满了纹路,还有不少凸起的石块,看样子是某种机关的触发器,如果真是像虎子所说的,安葬在这巨石棺椁里的人体型巨大,那也大的太过出奇了,按照这个棺椁的大小推算,里面的人至少有三米高,这还是保守估计。

    张五行走过来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说道“这是个重棺啊,里面肯定有不少的冥器,至少有四个夹层,而且这上面的纹路……”说着,张五行眉头紧锁,蹲下身子仔细的查看着棺椁上的纹路,过了好一会,才站起身子,说道“这棺椁上的纹路不一般。”

    我见他表情凝重的样子,连忙问道“怎么不一般了?”

    张五行抬头看了看我,说道“这棺椁上面的纹路是一种封印,古时候有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起来的教派,叫萨满教,这教派在古时候颇为神秘,至今仍有流传,传闻萨满教里面的巫师精通送魂,求猎,求雨,止雨,咒术,法术以及占卜等等。”

    “那这上面的纹路?”我不禁问道。

    “这上面的纹路,应该是萨满教的巫师用来封印魔鬼所用的一种咒文,看这棺椁如此巨大,肯定是不止一层棺椁,也就是说这种寓意封印的咒文也不止一层,可见这棺椁里躺着的那位生前也是个凶神。”我从未见过张五行抽烟,此时的他却从包里掏出了一支烟点上,面色凝重的看着这巨石棺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