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无法可破
    虎子瞥了瞥嘴,看了看周围环境之后,催促道“既然找到了机关,那就赶紧去试试啊。”

    我和张五行同时看了看虎子,都没有动,说实话,这里的机关我和张五行早已经看出来了,只是现在虎子状态实在太过诡异,我们都不敢随意的就启动那机关,生怕机关一动,虎子这边就要突生变故,到时候真是措手不及。

    “咔嚓,咯吱,咯吱……咔嚓。”一阵奇怪的响动忽然传入我的耳中,我连忙转身去看,只见距离我们最远处的一个石佣竟然碎裂,里面竟然满是红色的丝绸,此时正在不断的往外涌。

    张五行定睛一看,说道“奇了怪了,咱们这一路走过来,石佣里面不外乎全是痋虫或者蛊尸,这石佣里竟然是丝绸?看颜色如此的鲜红,应该是密封的极为完好,丝毫没有氧化的痕迹啊。”

    我现在的全部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了那红色的丝绸上,根本无暇理会张五行,只见那丝绸涌出石佣之后,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曼妙的女尸,这女尸的模样真可谓是倾国倾城,看上去简直让人忍不住要冲过去抱住她。

    看到这里,我和张五行不约而同的全都看向虎子,虎子这人对于两样东西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一是值钱的冥器,二是漂亮的美女。

    可现在,面对如此倾国倾城的美女,虎子竟然丝毫不为所动,而且现在的虎子竟然还眉头紧锁,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生气,好像他看见的并不是一个美女,而是一个黑山老妖一般。

    看见虎子的表现,我和张五行都十分的差异,难道这虎子真是变了性情?

    就在这时,只见那石佣里的女人,抬起玉足竟然轻轻的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还发出一阵铃铛的声音,十分的悦耳,我低头一看,发现这女人的双足脚踝处各绑着一串铃铛,随着这女人的脚步,铃铛便发出声音。

    只见这女人面带微笑,目视前方,一袭红衣看上去美得不可方物,我和张五行的心神几乎都跟这这女人的一颦一笑而牵动。

    就在这时,虎子竟然大吼一声“啊!”

    虎子的这一声怒吼似乎吓坏了这女人,女人脸上出现惊慌的神情,虽然继续在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可每走一步,脸上的肌肉就开始腐烂,五六步之后,整个人已经开始变成干尸状,眼窝深陷,里面依稀可见一些白花花的蠕虫。

    我和张五行都是一惊,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张五行忙说道“这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她脚上的铃铛有蹊跷,能让咱们产生幻觉!虎子刚才吼那一嗓子,算是把咱们惊醒了!”

    听张五行这么说,我不由得看向虎子,发现虎子的眼神里竟然满是愤怒,好像跟眼前这女尸有什么不共戴天的大仇一般。

    就在这时,只见虎子抽出军刀,就朝着那女尸冲了过去,身法极快,收起刀落,直接就将那女尸砍翻在地,饶是这样,虎子还是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朝着倒地的女尸又是连砍了十几刀,这才罢手。

    看着虎子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和张五行全都愣住了,现在我们十分的确定,这虎子肯定不是本人了!一定是被什么东西迷了心智,我心里暗自揣测,应该是跟那灯油有关系!

    这时虎子转过身,冲着我们微微一笑说道“他娘的,这女尸太恶心了,没忍住。”

    听到虎子开口说话,我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现在的虎子说话虽然还是原来的词句,但口气和声音已经全变了,声音变成极其妩媚的女声,而口气也变得十分的柔弱,就差翘起兰花指了,他如此粗狂的外形,配上这样的声音,听的人只想吐。

    就在这时,张五行猛地从怀里掏出一张镇尸符,就对着虎子说道“你到底是谁!别装了,你骗不了我的!”

    我见张五行如此做法,也从怀里掏出镇尸符,对着虎子严阵以待。

    哪知道虎子一愣神,回道“我他娘的是李虎啊?你们俩是怎么了?”

    虎子的声音和口气虽然还是那种妩媚的女声,但是说起话来的那种用词却没有变。

    虎子又往前走了两步,我和张五行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退,虎子见我们这般模样,有些着急,于是忙问道“你们俩到底他娘的怎么了?我是李虎啊,不然还能是谁?”

    估计是看我们两个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于是就看了看我说道“他娘的,老白,你不记得了?咱们小时候去偷王大妈家的枣,被她发现,把咱们堵在枣树上不敢下来,后来还是村长帮咱们解围才下来的!还有在部队偷看老郑媳妇洗澡,在新疆边境,偷李老汉家的鸡蛋,还有……”

    现在我相信这虎子是真的,虽然变了声音和性情,但至少神志还是清醒的,于是连忙摆手让他别说了,不然自己这点压箱底的破事就要全被他抖落出来了。

    张五行听完虎子的话之后,看了看我,小声的问道“他说的对吗?”

    我老脸一红,只能尴尬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看样子他神志还是清醒的。”

    张五行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了我一下,说道“刮目相看啊!”

    我连忙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调侃我的话,等出去再说,现在先想办法,把虎子身上的东西弄干净。”

    张五行定了定神,说道“我也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情况,只能试试了。”说着,朝着虎子摆摆手,示意他过来。

    虎子不知所以,毫无防备的朝我们走过来,等到他走到张五行身边的时候,只见张五行闪电般的将手里的镇尸符贴在了虎子额头上。

    这时候,我只感觉虎子整个人身躯一震,就楞了一下,本以为张五行的法子奏效了,心里刚要表扬这镇尸符的威力,只见虎子在微微停顿了一下之后,伸手就将额头上的镇尸符给撕了下来,然后双手将这符撕得粉碎,仍在地上又踩了两脚,说道“怎么?还想用这符试老子?老子就在这,货真价实!”看他生气的样子,再配上妩媚的女声,那画面简直不能看。

    这时候,虎子趁我一个不注意,伸手将我手里的镇尸符抢了过去,一把贴在了自己脑门上,然后说道“看,看,让你们看清楚,老子一点事也没有!”说完,又把镇尸符给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