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香风酥骨
    我吓得直接从木椅上站了起来,将看到的一切告诉张五行和虎子,只见张五行脸上的表情变了变说道“这就对了,那木椅所在的位置,属于大凶主位,这木椅下面肯定有棺椁,不过却是个凶棺!”

    我稍微定了定神之后,再去看那些石佣和石柱,发现一切又恢复正常,石佣还是表情各异,那一对石佣仍旧在谈笑风生。

    张五行小声的问道“刚才你注意看那石柱的分布了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石柱分布很乱,基本上就是东一根西一根,丝毫没有任何的规律。”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肯定是有规律的,这地宫很明显是利用了我们的视觉差,一切看起来如此的正常,其实全部都是假象,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模样,包括地宫顶部的石砖,和咱们脚下的方砖!”

    我听他这么一说,后悔刚才坐在木椅上的时候没有仔细观察,只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这些石佣身上,看来那木椅我还得再坐一次。

    这一次,我算是看清楚了那石柱,只见那石柱虽然乍一看排列的十分杂乱,可要是细心观察,不难发现,这石柱应该是组成了一个类似圆形的多边形图案,每一根石柱就是这多边形的一个支点,与其说是十二边形,不如说就是个正圆形,而且再看地面的方砖,此时似乎也发生了变化,虽然变化不是特别大,不过也可以看得出来,这石柱组成的圆形之内的方砖竟然分成了两种颜色,左边的是白色,右边的是黑色。

    再看石柱组成的圆形里面的两个石佣,在左边的石佣是黑色的,右边的则是白色,用模糊的视角一看,这不就是个巨大的太极吗?难不成这地宫也是按照太极两仪的方式修建的?

    看到这里,我忙又抬头看了看地宫的顶部,发现墓顶的那扇墓门竟然不见了,我仔细端详了半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那墓门果然不见了,记得刚才我抬头看的时候,那墓门还在,我们三个一直以为,我们就是从地宫顶部的墓门掉下来的,看样子这也是错觉!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发现在地宫的正北侧,出现了一道墓门,那墓门的位置就在我们最初站立的那块方砖后面,看样子我们就是从那里进来的。

    看完这些之后,我试着找这地宫另一个墓门的位置,可看了半天之后,却丝毫没有发现,这地宫的另一个墓门到底在哪里?难道说就像刚才那个墓室一样?墓门藏在棺椁下面?

    想到这里,我就想要从木椅上站起来,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虎子似乎跟之前不太一样,我刚要站起的身子,再次坐回到椅子上,仔细的看了看虎子和张五行两个人,这两个人并排站着,相距不超过一米,可张五行看起来就十分的正常,可虎子却看上去十分的模糊,特别是五官,几乎看不清楚,刚开始我没有注意到是因为我跟虎子太熟了,仅凭轮廓便能认出虎子,现在看来,这种意识观念差点害了我,现在的虎子也就只能看出个轮廓来了。

    这时候,只见虎子动了一下,我猛地发现在虎子背后竟然长出了一章惨白的人脸,这人脸很大,几乎占据了虎子整个后背,那人脸闭着眼,看上去还算平静,只是突兀的出现在虎子的后背上,看的人十分瘆得慌,而且现在虎子整个人看上去都十分的模糊,他后背上的这张人脸却格外的清晰,就好像在我面前一般,就连人脸上的眉毛都看的十分的清楚。

    我连忙从木椅上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又看了看虎子,发现一切又变得十分正常,心里不禁十分的纳闷,忙又问道“虎子,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虎子皱了皱眉头,扭动了两下身子,说道“没有不舒服啊?我说老白,你他娘的能不能别老是咒我,从刚才开始,到现在,我在你嘴里就没好。”

    张五行听我这么问,马上反应过来,走到我身边,低声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由于我们俩距离虎子十分的近,我怕说话被他听见,于是就对张五行说道“你自己坐在那木椅上看看就知道了。”

    张五行点了点头,看了虎子一眼,也没多问,自己走到哪木椅上,坐下看了半天,然后下来走到我身旁,说道“不妙啊,虎子这是被鬼上身了!”对于鬼上身这种迷信的说法,我坚决不信,刚想出声反驳,只见虎子已经快步的走向那木椅,转身对我们说道“他娘的,你们坐完这椅子之后,就变得怪怪的,这椅子到底有什么魔力?老子也坐坐!”说完,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就在虎子坐在椅子上的一瞬间,我和张五行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木椅上坐着的哪里是虎子,分明就是刚才墓室里的那个女尸,而且看样子十分的真实,就好像活得一般,随着虎子在木椅上细微的动了动身子,那女尸也在活动,虎子张口说话“这地宫怎么变了?”

    说话的口气虽然还是虎子本人,可声音却变成了女声,而且听起来十分的妩媚。

    我和张五行对视一眼,都感觉这虎子碰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但我们又都不敢说破,害怕一旦虎子知道了,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只见虎子从那木椅上站起身子,朝着我们走过来。

    在虎子站起身子的一瞬间,一切又恢复正常,虎子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来到我们俩中间,伸手拍了拍张五行的肩膀说道“张老道,你在这研究了半天,应该已经找到藏棺的位置了吧?这棺椁藏得再好,能躲过你的眼睛?”

    张五行无奈的笑了笑,点点头说道“找是找到了,就是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开启!”

    虎子哈哈大笑,说道“只要找到了位置,开启机关的事情,就交给我们白爷,他可是行家里手,跟这七爷没少学这方面的技术!”说着虎子又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忽然感觉虎子拍我肩膀的手有些不对,力道很轻,跟他平常那种豪放的感觉非常的不同,就好像是个柔弱的女子在轻轻的拍打一般,而且还有一阵香风传来,闻的人身体一阵酥麻,要不是眼前是个粗狂的汉子,我说不定还真定不住神。

    我此时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找机关这活,急不得,弄不好万一碰到什么要命的机关,咱们全得交代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