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木椅玄机
    张五行的话,又让虎子燃起了希望,忙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拜托你了,我这条命,可他娘的就交给你了。”

    张五行点了点头,将虎子扶起来,放在地宫一边比较安全的地方之后,跟我对视了一眼。

    我也理解张五行的意思,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这地宫了有可以解毒的东西,恐怕想要找到也困难至极,更别说那一堆蜈蚣和符僵还在角落里虎视眈眈,说不定舔食完那地上的灯油之后,就会再来攻击我们。

    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这地宫里的藏棺,这解药最大的可能性便是藏在这棺椁之内。

    想到这里,我和张五行快步走上那石台,看了看这地宫四周的情况,哪里会有什么棺椁,整个地宫里,除了石佣,就是这石台上的三把椅子,其中凤冠石椅,也已经沉入地下,那木质椅子上还坐着一个不知名的家伙。

    想到这里,我忽然一惊,怎么把那椅子上人给忘了!于是连忙转身去看,这一看不禁吓了一跳,那椅子早就空了,上面哪还有什么人,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几乎就在同时,忽然听见虎子一声惨叫,我和张五行连忙朝着虎子的方向看去,只见虎子正咬着牙坐在地上,额头上的汗珠子啪嗒啪嗒的滚落下来,胸口也被汗浸湿了一大片,看样子十分的痛苦。

    我看了看张五行说道“你在这里找棺椁,我去照顾虎子。”

    张五行点点都,变开始在石台四周查看,而我则是朝着虎子跑了过去,来到虎子身边之后,忙问道“怎么了虎子?哪里不舒服?”

    虎子身体开始微微的抽搐,抬手指了指自己头顶,只见他头顶的长明灯正有一滴灯油要滴落下来,我见势不妙,连忙一把拉起虎子,朝着旁边挪动了一米多的距离,然后说道“你是不是又被灯油滴到了?”虎子咬着牙点了点头。

    我心里不禁纳闷,刚才将虎子拖过来的时候,头上明明就没有长明灯,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呢?而且不偏不倚就出现在虎子头顶?

    我连忙查看虎子的身体,发现这灯油正巧还是滴在同一个位置,这难道是巧合吗?

    想到这里,我连忙喊道“张老道,这地宫有古怪,长明灯在移动!肯定有机关,快找!”说完之后,我低头看了看虎子,忽然发现虎子肩头的白斑消失了,肩头的皮肤也恢复了正常。

    “虎子,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忙问道。

    虎子哼哼了两声,看样子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痛苦了。

    我搀着虎子,想要让他站起身子,本以为虎子会很虚弱,哪知道他竟然像没事人一般,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而且看样子比刚才还精神了不少。

    “老白,我感觉自己没事了!”说着,又抬头看了看自己头顶的长明灯,接着说道“你说这是不是就是咱们常说的以毒攻毒啊?”

    看着虎子现在的状态,好像是没什么问题了,不过我是不相信什么以毒攻毒的说法,虽然现在虎子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我还是不放心,再次询问道“你真的没事了?”

    只见虎子扭了扭身子,做了个强壮的动作,说道“没事啊!”就在他转过身子的一瞬间,我忽然发现在虎子背后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可没等我看清,虎子就已经又将身子转了回去。

    我连忙说道“虎子,你转过来,我看看你后面!”

    虎子先是一愣,然后转过身让我看他的后背,我盯着虎子后背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由得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眼花了?

    这时虎子说道“别他娘的管我了,赶紧去帮帮张老道,找到棺椁才是正事。”

    我的思绪被虎子打断,也不在多想,既然虎子现在没事,那就先处理别的,我和虎子来到石台之上,见张五行呆呆的站在石台正中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木质椅子。

    我走过去小声的问道“怎么?发现什么了吗?”

    张五行一手托着下巴,一边说道“这木质的椅子有问题,整个地宫都有问题!”

    虎子有些着急,问道“怎么说?”

    张五行转过身,指了指那十二根石柱,说道“这石柱的排列顺序乍一看没什么,但你们仔细看,这些石柱并不是排列整齐的!”

    我顺着张五行的手指方向看去,无论怎么看,这些石柱都是整齐的排列,而且在我现在的角度看去,这十二根石柱,每一排有六根,全都重合在一起,如果真要是排列有问题,怎么可能会重叠呢?

    张五行见我看了半天没反应,于是说道“你坐在那木椅上再看看!”

    我转身看了看那木椅,心里有些嘀咕,这椅子上刚才还坐着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现在我又要坐上去,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不过看现在的局势,除了张五行提供的这点线索之外,恐怕也没别的什么好方法了,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坐过去。

    我屁股刚坐在木椅上,抬头一看,果然发现这些石柱排列参差不齐,或者说排列的方式十分的杂乱,看上去就好像是随便堆放在地宫里一般,总之十分的混乱,再看那些石佣,原本形态,表情各异的石佣,现在变得面目狰狞,所有的石佣全部都是一个表情,那表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阴险恐怖!

    每个石佣脸上都挂着一种阴险的表情,而且坐在我现在的位置来看,每一个石佣似乎都在斜着眼睛盯着我,无论是跪着的,还是侧对着我的都是一个表情,而且盯着我的那种眼神充满了邪恶感,这种眼神盯得人心里发毛,只感觉阴风阵阵,最明显的就是地宫左边的一对石佣。

    在我没坐在木椅上之前,还可以看了那一对石佣一眼,那是两个面面相对的石佣,看样子是在聊天,好像聊的还挺愉快,脸上的表情都是喜悦的,其中一个还咧着嘴笑。

    可现在,这两个石佣哪里是在谈笑风生,分明就是在低语密谋着什么惊天的大阴谋,那脸上的表情可谓是阴险至极,两个石佣相对而立,可眼睛却不约而同的全盯着我,看他们眼睛眯成一条缝,眼球在眼角的位置,阴冷的看着我,让我不禁从后背冒出一阵凉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