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剧毒灯油
    虎子似乎也被烫了一下,发现头顶的长明灯之后,骂了一句,甩手就要去砍那长明灯,被张五行一把拉住,说道“不想活了?万一这灯上有机关怎么办?”

    虎子哼哼两声表示不满,看了看那长明灯只好作罢。

    那符僵依旧杵在原地,不过现在已经从刚才的抽搐,变成了咯吱咯吱的响声,就好像是这符僵的骨头正在一寸一寸的断裂一般。

    转眼间,只看见,这符僵空旷的眼窝里爬出一条很长的蜈蚣,紧接着两个眼窝开始疯狂的向外涌出这种蜈蚣,每一只都有七八公分长,看起来十分的恶心,而且从这蜈蚣赤红的颜色来看,一定是剧毒无比,如果要是被咬上一口,恐怕大家都得交代在这里。

    就在我们的注意力全被这些蜈蚣吸引的时候,虎子突然喊道“耳朵,他耳朵里是什么?”

    我抬眼看去,只见那符僵的耳朵周围猩红一片,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虎子连忙举起手电,将强光手电的光线全都聚焦在这符僵的左耳,只见那左耳里钻出来很多像棉线一样的东西,像是蚯蚓,可比蚯蚓要细上很多倍,而且数量十分的巨大,因为这种虫子实在太细了,能从远处观察到它们的存在,那数量一定过千。

    看到这,张五行忍不住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道“这是蛊线虫,这种虫子没有嘴,只靠身体的表层来吸血,头部很尖,就像是针一样,因为这种线虫体型太细了,刺穿人体皮肤的时候,丝毫不会感觉到疼痛,中了招都不知道。”

    张五行说完,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周围,我和虎子也吓得赶紧用手上下挥舞,哪知道张五行又开口说道“没用的,这线虫单个出现的时候,肉眼根本无法察觉,好在这是一种寄生类蛊虫,无法离开宿主的身体,只要别让那符僵靠近,应该问题不大。”

    张五行这边话音刚落,就看见那原本静止不动的符僵一下子朝我们蹦了过来,而且速度要比刚才快了不知多少倍。

    “分头跑!”虎子大喊一声,就朝着地宫西侧跑去,我和张五行也分头往不同的方向跑,只见那已经从符僵体内爬出来的蜈蚣也兵分三路,开始追我们,而那符僵先是愣了楞神,然后朝着我的方向就蹦了过来。

    我一看这架势,不禁在心里大骂,他娘的,三个人分头跑,你他娘的不追别人,偏偏就要来追我!我也真是够倒霉的。

    这符僵越跳越起劲,最后每跳一步,都有三四米的距离,虽然我一直在绕着圈跑,可这符僵跟我的距离仍旧不断的在缩短,地上的赤红蜈蚣也逐渐的朝着我包围过来,我抬头一看,张五行和虎子两人身边的蜈蚣已经纷纷散去,全都冲着我一个人围了过来,这次真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符僵追我也就罢了,这蜈蚣也全都把我当做了攻击的目标!

    张五行和虎子没了危险,远远的看着我,也不敢上来帮忙,看了一会之后,张五行忙喊道“老白,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这些玩意追你?”

    我听张五行这么一喊,也是隐隐有些感觉,这些东西不会无缘无语的只追我一个,肯定是有什么诱因,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就算是有诱因,也根本没时间思考,我心里素质还没有强大的这个地步。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背后一痒,好像是什么东西爬上了我的背,伸手一抓,只感觉手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蠕动,摊开手心一看,竟然是一只赤红蜈蚣!吓得我甩手就将这蜈蚣扔出老远。

    然后一边跑,一边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还好,这蜈蚣爬上来之后,并没有咬我,不然我现在尸体都凉了。

    这时候,只听见虎子喊道“灯油!是灯油,老白,你刚才并不是被灯油烫了吗?”

    听虎子这么一喊,我心里一惊,对!就是灯油,进入地宫之后,我基本上就没碰过什么东西,这些蜈蚣和符僵玩了命的追我,肯定就跟那滴在我肩膀上的灯油有关系。

    我开始绕着地宫里那十二根石柱跑,跑着跑着,转念一想,不对啊,虎子也被灯油烫了,怎么就没事?于是喊道“虎子,你他娘的也被灯油烫了,怎么没事?”说完,我就朝着虎子瞥了一眼,只见虎子肩膀上被滴了灯油的地方,竟然变得一片雪白,就好像是一块白癜风一样,看得我不由得心头一紧,赶忙看了看自己的肩膀,发现并没有像虎子那般异常。

    看到这种情况,我不禁回忆了一下,刚才在地宫墙壁处,我和虎子都被滴上了灯油,可却不是同一盏灯,虎子当时应该是在我右边!灯油也是从我旁边的那盏长明灯里滴出来的。

    想到这,我不禁心一横,朝着刚才滴落在我肩头的长明灯跑去,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把那盏长明灯里的灯油全洒出来,这些蜈蚣和符僵是不是就会迷失方向?毕竟这些知识昆虫和没有思维能力的僵尸,总不会如此智能,只锁定我一个人吧?

    转眼间,我就跑到了那盏长明灯下,猛地一跃,抬手就将那长明灯里的灯油给推翻了,灯油瞬间洒了一地。

    这时候我连忙转身去看那些蜈蚣,果然全都朝着地上的灯油爬了过去,几乎没有再去理会我,而那符僵也跳到泼洒灯油的位置,停止了动作。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已经累得不行了,喘着粗气,走到虎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行,关键时候还是虎子心细。”

    这时候,只见虎子嘴角僵硬的笑了笑,说道“老…老…老白,不瞒你说…我现在……现在左边肩膀…没知觉了!”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这每一盏灯里的灯油作用还不一样?

    现在顾不得这么多了,我一把拉住虎子,架着他朝着张五行的方向走去,我们三人再次汇聚到一起之后,张五行连忙查看虎子肩膀上的白斑,看了半天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这种东西我也没见过,这玩意也不知道怎么处理!”

    说完,只听见虎子一声苦笑,说道“我左边整条胳膊也没知觉了,好像还在蔓延……”

    我听虎子说话的口气已经带着点悲伤的调调,心里不免十分的难受,于是就安慰道“放心,有你老哥在,就是扛,也要把你扛出去!”

    虎子摇了摇头,说道“别了老白,扛着我这个累赘,你们谁也出不去!”

    就在这时,张五行却开口说道“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毒,不过俗话说得好,剧毒之物,五步之内皆有解药,我想你那毒的解药应该就在这地宫之内,咱们好好找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