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方砖绝壁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说道“只是有这种可能,我也不确定。”

    这时虎子迈起脚,试探性的朝着左侧移动,刚移动到一块方砖上的时候,看见那方砖似乎动了一下,我们三个心里一紧,生怕遇到了什么机关。

    就在这时,虎子脚下的方砖忽的向下沉了下去,虎子整个人中心不稳,也跟这掉了下去,张五行眼疾手快,连忙伸出手拉住了虎子,喊道“虎子,没事吧?”

    只见虎子竟然缓缓站起身子,说道“没事,这方砖好像只能下降这么多!”

    我定睛一看,发现这方砖向下沉降了有一米多便停住了,虎子胸口以上的部分,还在露在上面,便冲他喊道“赶紧上来!”

    虎子应了一声,就开始向外爬,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对,低头一看,发现这方砖沉降下面的空间里忽然闪出星点寒芒,好像有金属物正要弹出来,电光火石只见,我一把拉住虎子的胳膊,把他往上拉。

    我这一下出手去拉虎子,虎子也顿时感觉不妙,顺势往就上爬,一条腿刚搭在方砖边缘,只看见十几把钢刀就从那沉降的方砖空间里弹了出来,看那钢刀锋利程度,恐怕如果虎子再慢两三秒,胸部以下的位置就要被这钢刀给分尸了。

    刚刚爬上来的虎子回头看了看,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说道“他娘的,吓死老子了。”

    就在虎子爬出来之后,这方砖似乎因为表面的压力减少,又开始慢慢回升,最后升回到跟其他方砖持平的地方之后,便停了下来,恢复原样,就好像刚才的一幕从没发生过一般。

    我和张五行抬头看了看这些方砖,整个地宫之内,安静至极,这些方砖的数量还有很多,不知道下一块方砖上又会出现什么机关,现在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虎子指了指正前方的一块方砖,说道“要不咱试试正前面这块?一直在这站着肯定不行啊?”

    我和张五行朝前面看了看,思考了半天,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对虎子说道“恐怕,前面这块也有机关,这房间一共三十六块方砖,恐怕每一块都会有机关。”

    虎子撇了撇嘴,说道“那怎么办?难道说只有咱站着的这一块没机关吗?”说罢,虎子就退后几步,站在这块方砖的边缘位置,仔细看了看,然后指着方砖正中间的位置说道“你们看,这方砖中间有字。”

    我和张五行忙将中间的位置让出来,低头一看,果然发现这方砖正中间刻着一个“生”字。

    看到这里,我和张五行都连忙举起手电朝着其他方砖照去,只见其他方砖上也刻着字,可无一例外的全都是刻着一个“死”字,看样子就和我们推测的一样,除了我们站着的这块方砖之外,其他的方砖全部设有机关!

    看着这满地的方砖,我们一下子犯了难,眼看着偌大的地宫,却步履维艰,实在让人着急。

    就在这时,虎子猛地一拍大腿,说道“他娘的,地上有机关,咱们不踩不就行啦?”

    张五行猛地一抬头,看了看虎子,说道“对啊,咱们用绳子!荡过去,这方砖只到哪石椅高台的边缘,咱们只要能够不踩方砖,到达那高台上,应该没事。”

    说着,张五行已经从包里掏出了绳索,可他这绳索一掏出来,我和虎子就皱起了眉头,这张五行手里拿着的绳索就是一般的麻绳,也就小拇指粗细,不知道够不够结实,别一会荡到一半绳子断了,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张五行并不知道我们的担心,甩手就将绳子扔了出去,这绳子直接穿过石柱上方的石梁,在石梁上绕了两圈之后,困在了一块。

    看张五行这娴熟的手法,我和虎子一眼就看出,张五行这绳索活结的功夫,是水兵独有的,如果张五行不是当过海军,那肯定是做过船老大,而且还是那种经常出海经验丰富的船老大。

    张五行将绳索捆好之后,转头对我们说道“我先过去试试,如果不行,马上回来。”

    我和虎子忙点点头。

    张五行往后退了两步,一把拉住绳索,两个健步冲出去算是助跑,然后身体向上一跃,整个人就朝着那高台荡了过去。

    虽然张五行荡的幅度很大,可还是无法到达那放置石椅的高台,身体又从空中荡了回来。

    这时候张五行喊道“虎子,推我一把。”

    虎子应了一声,等到张五行荡到我们身旁的时候,虎子伸出双手,朝着张五行的背上猛地一推,借着虎子这股推力,张五行终于荡到了地宫高台上。

    只见张五行摇摇晃晃刚站稳了身子,就冲我们摆摆手说道“这边没问题,赶紧过来吧。”

    我心头一喜,也抓住绳索准备荡过去,忽然发现张五行身后的那张凤冠石椅忽然开始向下移动,并发出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就好像是古旧的木门发出的声音一样,在这种极度安静的地宫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张五行听到声音之后,整个人先是一愣,然后缓缓的转过身,发现那石椅正在下降,心里也是一惊,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只听见整个地宫都传来一阵剧烈的轰鸣声。

    我和虎子几乎呆立在原地,只感觉这轰鸣声越来越大,这时候我意识到,轰鸣声似乎是从我们脚下的方向传来的,于是忙俯下身子,将耳朵贴在地面,仔细听了听。

    只感觉这种轰鸣声越来越近,就在这时,虎子猛地一拍我的肩膀说道“老白,快看,地宫的方砖全都在动!”

    听虎子这么一说,我忙站起身子,抬眼一看,只发现地宫里的方砖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部下降,而且下降的幅度要比刚才虎子踩到的那块方砖还大,现在除了我和虎子脚下踩着的这块方砖之外,其他的方砖几乎全部沉入地面,整个地宫就好像是一个无底的空间,我们所在的方砖倒像是一根独立的石柱一般,这场景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虎子高喊道“他娘的,张老道,你到底碰什么东西?怎么会这样!”

    张五行也是一个愣神,看着周围漆黑一片的地面,说道“我什么也没碰啊!”说着,张五行探着身子,往下看,然后说道“这下面可够深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