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罡地煞
    我见虎子看的出神,连忙拍了拍他说道“他娘的别看了。”

    虎子咦了一声,问道“老白,你说这长明灯还真的存在啊,这他娘的上千年了,这灯还他娘的亮着呢?要是哪一天老子也驾鹤西去了,在自己坟里,也弄上那么一盏。”

    我瞥了虎子一眼,说道“什么他娘的长明灯,根本不存在的,这是在油灯的灯芯上掺杂了许多黄磷,这黄磷遇见空气便会自燃,在墓门完全封死之后,这地宫变成了一个密封的空间,刚才咱们推开墓门的时候,空气一下子进入地宫,这灯芯里的黄磷便自燃,就点着了这里的长明灯。”

    虎子听我说完,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

    就在这时,虎子也发现了正前方的两个石椅,然后问道“哎,我操,这里怎么会有两个石椅?”说完就想往前走,却被我和张五行同时拉住,说道“别乱动,这里肯定有机关!”

    虎子一听有机关,先是一愣,然后整个人就僵住了,不敢有任何的动作,说话的声音都压低了很多,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有机关?”

    我指了指前面的石椅说道“那石椅摆放的根本就不对,古时候的龙头椅从来就只有一把,就算是有凤冠椅,那也要摆在龙头椅的下方,而且型号至少也比龙头椅小两号,现在你看,前面的龙头椅,和凤冠椅竟然并排摆放,而且大小款式,竟然一模一样,很明显有问题。”

    虎子挠了挠头,说道“难道说这墓主人思想比较先进?提前提倡男女平等?”

    对于虎子这种没脑子的话,我和张五行直接选择忽略,由于地宫里的长明灯全部亮起,整个地宫也被照的十分清楚,我们站在原地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只感觉这地宫十分的巨大,地宫周围分别分布着十二根方形石柱,石柱的四个面上各有一盏铜鹤灯,这铜鹤灯构造十分的巧妙,看上去十分精美,一只单腿站立的仙鹤,嘴上衔着一盏铜灯,看起来颇有仙风道骨的意味。

    反观地宫的墙壁,只见这长方形的地宫墙壁上,每隔一米左右,便会有一盏镶嵌在墙壁里的铜灯,那造型看起来就颇为诡异,就好像是一只人的手从墙壁里伸了出来,灯油放在手心里,现在被点燃之后,看起来就像是人手里攥着一团火一般。

    观察一周之后,我和张五行都有一种感觉,这地宫好像是按照墓主人生前的规格建造的宫殿一般,就像是上朝时的宫殿一般。

    只是最让人想不通的地方除了那两张石椅之外,在石椅的后方,又有七八节台阶铸成了一个高台,大概有一米多高,上面赫然也摆放着一张椅子,而那张椅子看起来像是木头的,上面的花纹十分的古朴,并没有什么华丽的雕饰,按道理来说的话这种木椅在古时候随处可见,并不是什么稀罕的物件,为什么会摆在这龙头石椅,和凤冠石椅的上面,而且从摆放的位置来推算,这木椅很显然要比这石椅的地位高很多。

    我越看越奇怪,这地宫的摆放,在古时候完全不成立,这么奇怪的摆放不禁让我想起了七爷说的话:“下墓者需牢记,凡有异,必有妖。”

    这时候,张五行似乎看出了什么门道,忙拿出一个随身带着的小罗盘,我仔细一看,他手里的罗盘虽然不像七爷的那般复杂精致,但上面的纹路依然显得十分古朴,看样子也有些年头了。

    只见他原地转了一周之后,口中念念有词,一分钟之后,他收起罗盘,伸出手量了量地宫的距离,说道“这地宫不简单啊。”

    我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已经看出其中的奥妙,于是便问道“怎么说?这地宫到底有什么蹊跷?”

    张五行开口说道“你看这地宫的陈设,好像所有东西都是反着放的,但是又给人一种理所应当的错觉。”

    我点点头,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地宫虽然陈设大多不安规矩行事,但整体看来,却也没什么别扭的。

    张五行接着说道“这地宫天圆地方,地宫顶上,大小分布七十二块方砖,虽然排列整齐,但是你仔细看,方砖上大小各有不同。”我抬头仔细观察了一番,果然就和张五行所说的一样,方砖看起来十分的整齐,可大小总有些偏差。

    随后张五行又指了指我们脚下的地面,说道“咱们脚踩的方砖,要比头顶的方砖大很多,如果我所料的不错,应该有三十六块。”

    这时候,不等我开口说话,虎子倒是先开口说道“不错,的确是三十六块。”

    我惊讶虎子这次观察的为何如此细微,竟然连地上方砖的块数都查的如此清楚。

    虎子见我盯着他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因为怕踩到机关,我就先数了数。”

    张五行接着说道“这上下很显然是颠倒的,这正是道教里经常提到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只不过这天罡被咱们踩在脚下,地煞却被印在头顶,十分的奇怪啊。”

    看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一丝线索,忙问道“还记不记得咱们最初得到那份古墓地图时候,地图上的姓氏?”

    虎子连连点头,说道“我记得,那姓氏笔画还挺多,好像是爨氏。”

    我连忙说道“对,就是爨氏,这云南一代,都是爨氏的天下,早在东晋时期,就有了爨氏的记录,由于当时中原王朝的衰落或国家的分裂,朝廷无力经营南中,使爨氏形成“开门节度,闭门天子”的称雄局面。从公元339年,到公元748年,称霸云南长达400多年。”

    虎子点点头说道“这些咱们都知道啊,跟这地宫有什么关系?”

    张五行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说道“当然有关系!”

    我看了看张五行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想要听一听他是不是跟我想的一样。

    张五行开口说道“既然这爨氏制霸云南长达400多年,早就是这里的土皇帝了,又手握兵权,自然不会吧皇权放在眼中,这天罡地煞反向的布置,更加能显现出其中的意味。”

    我听张五行这么说,连连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爨氏虽然制霸云南,但毕竟是个藩王,算不上正统的皇室,最多也就算是个地煞,而正统皇室则是用天罡表示,这地宫的布置,将地煞设为天,天罡设为地,不就是爨氏发泄心中不满的一种表现吗?”

    听到这里,虎子一拍脑门,说道“你是说,这墓主人是爨氏后裔,这里的设置上下颠倒其实是正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