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上下颠倒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这墓门上刻着的图案很像是一张地图,而且在这图案的右下方位置,赫然出现了一个麒麟眼模样的图标,图标用淡蓝色的彩色颜料绘制而成,因为印在黑色的墓门上,所以看的并不是十分明显。

    “虎子,快看这里,见过没有?”我连忙指了指那图标,就问虎子。

    虎子几乎要趴在墓门上,仔细看了看之后,说道“他娘的,这不是麒麟眼吗?闹了半天,这他娘的是张藏宝图啊!”说着,虎子就从背包里掏出手机,往后退了几步,咔嚓,咔嚓,拍了两张照片,可惜因为光线太暗,根本无法将这墓门上的地图拍清楚。

    最后我和张五行两人一人举着一只手电筒照在墓门上,虎子这才照出了比较清晰的图片,然后把手机拿到我面前让我看看是否有什么遗漏。

    我接过手机之后,先是看了看左上角,果然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手机信号,然后看了看虎子所拍的照片,虽然算不上十分的清晰,但大体的纹路一点也没有落下,如果将这照片带出去,后期处理一下,应该就能看的十分清楚了。

    这一切做完之后,张五行看了看我说道“既然你能推测出这墓门上有图案,看样子对这墓门也有所了解,知道怎么打开吗?”

    我点了点头,对于这种墓门,我在七爷的古籍中不止看过一次,这是一种最原始的也最危险的墓门,因为一般的墓门都是为了防止盗墓贼进入,从里面彻底封死的,而这种墓门则不同,古时候人比较迷信,以为人在某种神奇的环境之中是可以起死回生的,所以就衍生出了这种墓门,可以从外部将其打开,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墓主人起死回生之后,后人方便从这里进入,迎接墓主人重回人世。

    但凡是用这种墓门的墓主人生前一般都是比较迷信的,墓室里面也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机关陷阱,还有毒虫鸟兽之类的,所以这类墓门也是最危险的一种。

    我指了指墓门两旁的凸起物说道“这两边的凸起物,从形状上看,应该是月亮和太阳,而这墓门上刻着的虽然很像是地图,但在古时候,叫山河图。”

    虎子和张五行点点头,示意我继续说。

    我接着说道“这墓门的整体结构大概意思就是这墓主人能够胸怀日月,气吞山河,只要将两边的突起物同时按下,墓门便能打开。”

    虎子和张五行听完之后,一人一边分开站好,两人将手轻轻的放在两边的凸起物上。

    我见两人已经准备好了,就说道“按!”

    只见两人快速的将两边的凸起物全部按下,紧接着就听见咔嚓一声脆响,紧接着地面一震,就感觉墓门后面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墓门吱呀一声,就打开了一条大约一指宽的缝隙,里面吹出一阵凉风,紧接着就听见很清晰的哭泣声,这感觉就像是从幽冥里传出来的一般,直叫人打心底里发寒。

    楞了一会之后,虎子第一个走过去,伸手去推那墓门,随着墓门被缓缓的推开,忽然就感觉一阵诡异的笑声传来,紧接着又是一阵哭声,这一会哭一会笑的声音交替响起,就像我们在之前的墓室里听到过的一样,只是声音更加的真实。

    随着墓门被完全打开,这墓门后面的空间一下子亮了起来,由于我们三个长期在幽暗的环境之中,虽然有手电作为光源,可突然碰到如此亮的光线,眼睛一时间难以适应,纷纷用手挡在眼前面前。

    大概过了半分钟,眼睛才逐渐的适应这种环境,当我们看清楚周围的情况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进入到了这墓门里面,现在正身处一个地宫之中。

    这时,我们三个都不由得转身去看刚才墓门,在墓门推开的一瞬间,我们明明都在墓门外面,大家都没有移动,为什么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在地宫里面了?

    我心里正纳闷,可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背后哪里有什么墓门,分明就是一堵厚厚的砖墙。

    虎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忙走过去上下摸着那墙壁,看看刚才的墓门是不是自己关闭了,所以才感觉到自己好像是站在砖墙前面。

    可虎子摸来摸去,并没有发现这砖墙上有开凿过的痕迹,每一块砖都砌的严丝合缝,根本没有墓门的影子。

    就在这时,张五行阴沉着脸说道“别找了!”说罢,他伸手指了指自己头顶,说道“看上面。”

    我和虎子不由得往上看去,只见一扇半开着的漆黑墓门正在我们头顶的位置,悬空至少五米左右,看到这里,虎子不由得骂道“他娘的,这么高,要是掉下来,怎么会没有任何的感觉?”

    我仔细盯着那墓门看了半天,忽然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连忙说道“那墓门是反的!”

    听我这么一说,虎子和张五行也分别朝着那墓门看去,这墓门乍一看没有什么问题,可你仔细观察的话,便能看得出来,那墓门上下颠倒,原本我们站的地方,正是现在地宫的顶部,也就是说,这地宫顶部的方砖,其实就是刚才我们踩着的地板,与其说这墓门上下颠倒,倒不如说这地宫上下颠倒。

    虎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看了看我和张五行之后,指了指地宫的顶,说道“咱们刚才是头朝下站在地宫顶上的?”

    我和张五行都是点了点头说道“看样子是的。”

    虎子一拍大腿,说道“他娘的,这太邪乎了!”

    张五行指了指正前方,说道“邪乎的不止地宫,你们看前面。”

    只见在我们正前方大概七八米的地方,出现了两个石椅,这石椅雕刻的十分精美,左边椅子的靠背上刻着一条飞舞的巨龙,靠背两边伸出的部分,又各自刻着一个龙头。

    而右边这椅子上则是同样的雕刻手法,只不过刻着的是凤凰。看到这里,我和张五行对视一眼,都皱了皱眉头,看来他也已经发现了这里不对劲的地方,只有虎子傻傻的看着周围燃着蓝色火焰的筒灯发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