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诡异身手
    这狗身蛇速度极快,我疲于招架,眼看着就要抵挡不住了,只听见啪啪两声脆响,两颗玻璃弹珠在我面前轰然炸开,这狗头蛇被弹珠击中了脑袋,疼的它嘶嘶的吐着信子,注意力一下子被张五行吸引。

    我见那狗身蛇转头看向了张五行,心头一喜,提起苗刀就朝着那蛇头砍去,这一刀我几乎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道,一刀下去,就将这狗身蛇的两个脑袋齐刷刷的砍了下来。

    然后马上转身去看虎子,只见虎子已经陷入了苦战,那怪物将虎子死死的压在身下,一张血盆大口就朝着虎子的颈部咬去,幸亏虎子反应快,扭动着上身,一连躲过了两次这怪物的袭击,反手就将军刀插入了这怪物的胸口。

    那怪物吃痛,怒吼一声,抬起脑袋就朝着虎子头上撞去,我见势不妙,刚要过去帮忙,就感觉自己背后的背包猛地一沉,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刚才被我砍掉在地上的蛇头,不知什么时候又跳了起来,正巧咬在我背包上。

    我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这蛇死而不僵的道理我早就知道,可真到了实战应用,怎么就给忘了呢。

    我连忙用苗刀将背包上的蛇头砍下来,一连砍了五六刀,连同地上的另一只蛇头一起,砍成了一堆烂肉,正要转身去帮虎子。

    只见那怪物的后腰上竟然长出了一根很长的倒钩,现在这怪物正压在虎子身上,背后的倒钩伺机而动,就像是蝎子一样,正想要找准时机刺向虎子。

    我一看不妙,抄起苗刀就冲了过去,就在这怪物的倒钩要刺向虎子的脑袋时,一刀就砍了过去,直接砍在了这怪物倒钩的正中间,一下就将这倒钩砍成了两节。

    这怪物被我砍伤之后,十分的愤怒,一转头,就看了我一眼,只见它那脑袋正中间的眼睛瞳孔一松一紧,就好像是雷达在锁定目标一样。

    我心里暗叫不好,大喊道“张老道,你打开墓门没有,再不开门,我们哥俩可就顶不住了!”

    还没等张五行回话,我只感觉一阵劲风袭来,一柄军刀已经在我身前两三米的地方劈了出去,这一刀无论是角度,力道全都无可挑剔,只见这军刀贴着这怪物的侧肋,从腰部开始,直接到脖子,划开了一道足有四十公分的长口子,这怪物的内脏从侧面的刀口就流了出来,散发出一阵腥臭的味道。

    等我看清楚之后,只见张五行一脸狰狞的看着这怪物,提起军刀,手起刀落,就将这怪物的头给砍了下来,他这一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不但速度极快,而且出手狠辣,丝毫没有给这怪物任何喘息的时间,几乎是一瞬间,就将这怪物给干掉了。

    我定了定神,从怪物身下将虎子拉出来,下意识的瞥了张五行一眼,只感觉他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骇人的气息,就好像地狱里的罗刹一般,再加上他脸上那种狰狞的表情,看了直让人心里发寒。

    虎子从那怪物身下钻出来之后,大口的喘着气,说道“哎呀我的妈啊,要不是张老道你及时赶到,恐怕我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张五行收起军刀,脸上狰狞的表情一下消失不见,又换上那种嬉皮笑脸的模样,说道“哎呀,我这不是赶上嘛,别多说了,墓门已经打开了,就在棺材下面,咱们赶紧离开这里。”说着就朝着棺材的方向走去。

    我和虎子紧跟在他身后,一边走,我一边小声的问虎子“刚才张老道出手的时候你看见了吗?他那种表情和身手?”

    虎子谨慎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看见了,但是最恐怖的不是他的身手和表情,而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戾气,根据我在部队的经验,身上有这种戾气的人一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那棺材旁,现在的处境已经没工夫去研究张五行的来历了,我探着身子朝着棺材里面看了一眼,只见棺材的底部整个碎裂开,一个幽暗的通道出现在我眼前。

    张五行说道“赶紧下去,这地方太邪乎。”

    虎子忙点点头,先一步进入了这通道之内,一边往下走,一边说道“他娘的,这里弄的跟生化危机似的,爷们一分钟也不想多呆。”说罢,头也不回的朝着通道底部走去。

    我连忙跟上,张五行则是在我身后进入通道,这通道很短,大概也就是十几层台阶,便到了尽头,一闪封闭完好的黑石门安静的杵在那里。

    张五行走上前开始研究这墓门的开启方法,趁着这个空档,我开口问道“张老道,刚才那两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你见过没有?这他娘的整的跟生化危机似的,那种生物我根本就没见过。”

    张五行一边摸索着墓门,一边说道“我也没见过,不过可以推断,刚才这两种生物都是人为造出来的,畸形动物,应该是受到蛊虫或者痋虫的长期腐蚀的产物,看样子这墓主人是个挺邪乎的主。”说话间,张五行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往后退了两步,指了指墙壁,示意我用手电照一下。

    我打起手电朝着张五行指的方向照去,只见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半月形的凸起,形状很像是月牙,凸起的表面密密麻麻刻满了古文,而且那古文竟然是赤红色的,在这月牙凸起物上面格外的显眼。

    就在这时,虎子说道“你们看这边,这边也有!”我顺着虎子手电照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正圆形的凸起物出现在这月牙凸起物的正对面,上面也刻满了古文,不过这古文的颜色却是淡蓝色,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颜料,竟然能够历经千年而不褪色。

    看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一些,忙举起手电照了照那漆黑的墓门说道“快看看,这墓门上应该会有图案。”

    虎子举着手电,走近墓门一看,连忙说道“哎,老白你他娘的怎么知道这上面有图案,我操,还他娘的这么多,我看看这是什么啊!”

    我也打起手电,靠近那墓门,定睛一看,果然发现这墓门上刻着一副山河图,上面有山有水,但是却没有树,整个场景看起来一片萧条,丝毫没有生机,看的人一阵发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