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棺内诡变
    看着棺材里这具干尸,我总觉着哪里有些不对劲,可一时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是哪里不对,反复看了几遍之后,迟迟没有下手去摸棺材里的冥器。

    虎子见我这般犹豫,有些不耐烦,就问道“哎,我说老白,你他娘的想什么呢?这棺材里的女人已经是他娘的干尸了,怎么?干尸对你也有诱惑力?”

    我瞪了虎子一眼,说道“滚一边去,老子才不会对干尸感兴趣,只不过总感觉这干尸哪里不对劲。”

    张五行面色沉重的看了看我,然后指了指那干尸的肚子。

    我定睛一看,不由得心里一惊,这干尸的肚子竟然没有塌陷,而是鼓鼓的好像有个苹果大小的圆球在里面。

    要知道,一般的干尸只要是干瘪,那肚子肯定是凹陷下去的,盆骨整个会凸显出来,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

    正在我想要说话的时候,忽然发现这原本棺材里透明的液体开始发黑,几乎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整个棺材里面已经是漆黑一片。

    张五行低声说道“这女尸有问题啊。”

    我忙点了点头,回道“这女尸肚子没有凹陷下去,可定是里面有东西,如果真是在尸体里面装上了什么暗器机关我倒是不怕,就是怕……”

    张五行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紧张起来,说道“古时候为了防止盗墓贼,是会在尸体里面装上一些机关之类的东西,因为盗墓贼摸金的时候,距离这尸体比较近,一般都躲不开,所以这类机关也最危险,可比这机关更危险的恐怕就是那个东西了。”

    我点了点头,不等我说话,虎子一脸着急的问道“你们俩别他娘的绕弯子了,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和张五行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是胎儿,如果这女尸肚子里真有个刚成型的胎儿,那这尸还真摸不得。”

    虎子听完也是一愣,这古墓之中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自然不必多说,听到女尸肚子里可能会有个胎儿的时候,虎子额头上也渗出了冷汗,他定了定神,半响才开口说道“他娘的,就算是有,那咱们也得摸啊,这棺材下面可藏在墓门呢!”

    虎子这话说的没错,我和张五行看了看那棺材里的黑水,直叫人恶心,谁也不愿意下手去摸那棺材里的冥器。

    这时候,虎子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我和张五行两人,开口说道“他娘的,你们俩这是跟钱过不去!谁他娘的嫌钱脏?”说完,只见他捋起袖子,伸手就朝着那棺材里面摸去。

    这棺材里的黑水十分的粘稠,虎子好像费了很大劲,才将手伸到棺材里面,随着他胳膊的晃动,那黑水被带出一层黑丝,看上去就像是黑色的胶水一般。

    摸了一会之后,虎子皱了皱眉头说道“刚才开棺的时候,我明明看见这女尸双手交叉放在肚子上,手里还捧着一个玉石牌子,现在怎么没了?”

    我听他这么说,忙问道“你确定那牌子没了?”

    虎子点了点头说道“我他娘的都摸到女尸的肚子了,上面啥也没有!”

    说着,虎子就要把手从棺材里抽出来,可见他猛地抽了两下之后,这胳膊依旧被这黑水淹没,丝毫没有拔出来的意思,见到这情形,虎子马上就慌了神,说道“他娘的,我胳膊拔不出来了,感觉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拉着我的手腕。”

    我和张五行听他这么说,都是一脸的惊讶,容不得多想,连忙跑过去帮着虎子往外拔胳膊。

    我和张五行的力道绝对不弱,可拔了两三下之后,虎子的胳膊还是纹丝不动的在棺材的黑水里插着。

    这时候张五行松开手,说道“虎子,你先别把胳膊往外拔,在这里面晃一晃,试试能不能晃得动。”

    虎子点了点头,将胳膊在棺材里上下游走一番,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然后就说道“没问题啊!虽然阻力很大,但可以上下左右的移动,就是拔不出来。”说着,虎子又使劲的向上拔了两下,依然没有将胳膊从那黑水里拔出来。

    这时候,张五行说道“你别用劲,慢慢的往上拔!”

    虎子点点头,屏住呼吸,缓缓的将手从黑水里往上拔,果然有效,虎子的胳膊正在一点一点的从黑水里抽出来。

    就在虎子的胳膊抽到手肘位置的时候,忽然大叫一声“哎呀!”然后就看见虎子整个人朝着棺材的方向一个踉跄,眼看就要从黑水里拔出来的胳膊,一下又插了回去,而且这次比刚才插的还要深,几乎已经到了肩膀。

    幸亏虎子个子高,手也长,估计现在已经碰到了棺材底,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恐怕现在脸也要埋进这黑水里去了。

    只听虎子大叫“我擦,有东西拉我!”

    这时候我看见虎子额头已经渗出豆大的汗珠,不知道他是疼的还是吓的。

    我和张五行连忙上前去,我抱住虎子的腰,张五行则是拉住虎子的胳膊,我们俩一前一后帮着虎子,尽量不让他再往下滑。

    我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很强的吸力,在将虎子往这棺材里面吸,情急之下,大喊“虎子,如果实在不行,就把胳膊砍了!”

    虎子冷汗直冒,现在这种情况,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就只能用这种弃车保帅的法子了。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那股吸力好像突然消失了,我们三个由于用力过猛,整个人踉跄的往后退了五六步,虎子的胳膊也从那棺材里拔了出来。

    我连忙过去查看,只见虎子胳膊上被一层黑色的液体包裹着,张五行忙拿来水壶,将虎子胳膊上的黑色液体清洗掉,然后就看见虎子胳膊上出现了一层黑色瘀斑,这瘀斑就像是活的一样,还在一跳一跳的活动,正有往颈部去的趋势。

    我和张五行一看这黑斑就知道不好,张五行反应要比我快一些,拿起军刀,就朝着虎子的肩膀上划去,一刀下去,虎子肩膀皮开肉绽,一股黑色的粘水就从他肩膀的口子里流了出来。

    我和张五行本能的捂上鼻子,过了一会之后,我放下手,发现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恶臭,反而是一股清香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