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开翡翠棺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虎子已经把自己的上衣全部脱光,扔了过来,又将几只火萤压住,我见他现在裸着上身,喘着粗气,冲我喊道“快脱,别他娘的犹豫!”

    见他这般模样,我和张五行也将自己上衣全部脱掉,朝着那些火萤扔了过去,直到我们三个全都**着上身之后,才将这火萤全部压死,好在没有将脚下的火油引燃。

    现在这墓室里五六根火柱将整个空间照的通亮,忽然感觉墓室中间的那根石柱仿佛动了一下。

    我心里一惊,难不成还有机关?

    只见那石柱又晃悠了两下,竟然朝着石棺的方向缓缓的倾倒下来,我被这突入起来的变化吓得不行,按照距离来推算的话,如果这根石柱继续朝着石棺的方向倒下来,那肯定是要将这冰底翡翠棺压在下面,看这石柱少说也得有上千斤,一旦砸下来,这翡翠棺必然会被砸的粉碎,下面的墓门也会被这石柱封死,到时候我们就只能被困在这墓室里无法脱身了。

    张五行脸色大变,也顾不得身上的火油,三两下穿过那正在燃烧的火柱,就来到了石柱边上,然后喊道“不能让这石柱倒下去,不然咱们就出不去了!”

    我和虎子一看这般情况,连忙也跑了过去,三人在这石柱周围看了看又看,发现这石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关!石柱底部也不知道连接在什么东西上,虽然正在朝着石棺的方向倒去,可速度并不算快,总归还是给我们留出了反应的时间。

    这时候我忽然想到那七檐琉璃塔,就像虎子说的一样,现在这墓室里的重重变化,肯定就跟那七檐琉璃塔有关,一定是拧动的方位不对!或许拧对了方位,这石柱会停下来。

    想到这里,我忙招呼张五行和虎子一起回到那冰底翡翠棺旁,再次开始研究那七檐琉璃塔。

    这次和刚才不同,刚才第一次拧这琉璃塔的时候,并没有如此紧张的局势,我们可以谈笑风生不慌不忙的去研究拧法,可这次不同,石柱即将倾倒,一切迫在眉睫,而且如果再拧错了,恐怕我们都要死在这墓室里了。

    虎子眼看着那石柱倾倒的速度在一点点加快,连声催促道“张老道,你丫快点,不然一会咱们全得去见阎王!”

    张五行已经急的满头是汗,放在琉璃塔上的手也开始发抖,看样子心里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再加上虎子这么一催,张五行几乎就要崩溃了,吼道“老子也不知道怎么拧,你要是行,你来拧!”

    张五行向来脾气温和,忽然怒吼一声,让人猝不及防,虎子也楞了一下,忙说道“这……这他娘的……怎么办?”

    我怕了拍张五行的肩膀说道“你确定这琉璃塔就是五行术数相生相克的原理?”

    张五行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然后又揉了揉眼睛,说道“肯定是五行不会错,可为什么?”

    我开口问道“那为什么要选择相克的顺序拧?不会是相生的顺序吗?你试试从木开始,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的顺序。”

    张五行猛地一拍脑袋,说道“我怎么没想到?”说完之后,手上十分利索的开始拧动这七檐琉璃塔的飞檐,十几秒的功夫已经全部拧完。

    这时候又听见墓室里轰隆一声巨响,几乎震得地面都在晃动,我和虎子连忙稳住身形,打起手电四处照了照。

    虎子小心的问道“他娘的,不会是又不对吧?这次是什么机关?”

    我举着手电往前面照了照,只见那根石柱已经停止了倾倒,斜着卡在了翡翠棺的上方,如果刚才张五行拧慢了那么几秒钟,恐怕这石柱就要砸下来了。

    我们三个拼住呼吸,安静的等了有五分钟的时间,这墓室里除了最初的一声轰隆声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异响,看样子张五行这次算是拧对了。

    虎子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张老道,可以啊,关键时候顶得上去,不掉链子啊。”

    张五行绷紧的身子忽然一软,就瘫坐在地上,这时候墓室里燃烧的火柱已经全部熄灭,张五行这一下坐下,我忙用手电去照。

    只见张五行脚下猩红一片,看起来十分的骇人,连忙喊道“张老道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张五行转过头看了看我,一脸迷茫的说道“没有啊?我就是刚才太紧张了,一松劲,有些头晕,坐下歇会。”

    我将手电的光顺着张五行身下的猩红血水往前照,只见这血水弥漫的范围很大,已经超过了那火油的覆盖范围,看这血水的源头,竟然是从这冰底翡翠棺里传出来的。

    于是我们三个连忙围在那翡翠棺周围查看情况,只见那棺材里的女人已经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很安详的躺在棺材里,就跟我们刚开始打开棺椁时候一样,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一般。

    虎子有些按耐不住了,说道“赶紧着开棺吧,迟则生变啊。”

    虎子说的有些道理,这墓室里面的情况瞬息万变,指不定一会又会冒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于是我连忙招呼张五行过来,准备开棺。

    这时张五行走到棺材的侧面,将手放在那七檐琉璃塔上,冲我们点了点头说道“准备好了吗?”

    我和虎子肯定点了点头,已经将军刀握在了手里,如果一会开棺之后,这女人起尸,我和虎子就一人一刀给她捅个对穿。

    只见张五行一根手指按在七檐琉璃塔的塔尖上,一只手扶在塔身上,然后轻轻的往里一按。

    只听见这翡翠棺发出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十分的刺耳,那棺材的盖子就开始向后一点的的移动。

    这棺材的封盖刚刚移动出一个小拇指宽的缝隙,就感觉一阵阴风从棺材里吹了出来,接着就从缝隙里流出了很多透明的液体,这种液体十分的粘稠,流动的速度极慢,随着棺材盖一点点的打开,这些液体越来越多的涌出来,我和虎子连忙后退,不让这些液体粘在身上。

    随着这些液体不断的从那个棺材里流出来,那女尸也开始起了变化,只她竟然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迅速腐烂,现在再看已经没有国色天香的脸颊了,而是两个凹陷的眼窝,手臂也变得干瘪,一具妖艳的女尸,随着棺盖的开启,竟然在眨眼的功夫,变成了一具干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