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七檐琉璃塔
    虎子额头已经渗出冷汗,嘴唇在不停地哆嗦,好像想要说话,却又不敢出声的样子。

    我连忙绕道虎子身后不远的地方,举起手电,朝着棺椁里面照去,只见虎子这一榔头砸掉的棺椁角里面,竟然出现了一张惨白的人脸,这人脸正盯着虎子看,脸上的眼球还在转动,时不时地的转换一下方向,看得人瘆得慌。

    张五行快步走向前,一把抢过虎子手里的榔头,朝着这人脸的侧面就是一下,只听见咔嚓一声,人脸侧面的棺椁被砸开,一股墨绿色的液体就流了出来,我们几个躲避不及,这绿水就直接蔓延到了我们脚下。

    这绿色的液体没有任何的味道,我尝试着抬起脚,发现这液体十分的粘稠,就像是胶水一般,抬起脚之后,拉出长长的丝,让人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张五行一看这般情况,忙又抡起榔头砸了两下,只见那棺椁又被砸开了一些,那张人脸整个就掉了出来,绿色的液体也如喷射状喷了出来!

    由于这次大家有了准备,喷出来的绿水并没有溅到我们身上,可就在我们刚才闪身躲避绿水的时候,那棺椁里的人脸却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只见那张人脸正面朝上,盯着墓室的顶部看,而且眼球还在拼命的朝着我们的方向转动,只不过那人脸太平了,倒在地上角度有限,就算是眼球能够转动,也看不见我们的样子。

    这时候,只见张五行伸手从包里掏出一张镇尸符就贴在了那人脸之上,紧接着又摸出一瓶液体,倒在了那人脸的眼球上。

    只见那眼睛碰到张五行手中的液体之后,迅速的干瘪下去,最后只剩下葡萄籽大小。

    张五行弯腰竟然将那人脸捡了起来,说道“这不是人脸,而是一张面具,就是我们先前见过的,那祭祀带的面具!”

    我和虎子都是一愣,想了半天,总觉的哪里不对,最后我忽然发现这面具是一整张,而我们刚进来时候看到的那张人脸,分明就是佛魔一念,也就是说,这面具应该只有一半才对!

    “怎么是整个的?不是应该只有一半吗?”我连忙问道。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按照咱们刚进来时候的发现,应该是只有一半,可现在……”张五行话说了一半,只见手里的面具咔嚓一声脆响,一半面具竟然在张五行的手中赫然变成粉末,只有一半还在手里握着,那张镇鬼符也飘落在地上。

    虎子看到这情况,连忙说道“这就对了!不过……我操,张老道小心!”虎子提醒的很及时,张五行反应也极快,一下将那面具仍在地上,只见那面具之下竟然生出几只虫足,刚掉在地面之上,飞快的就朝着墓室的黑暗角落爬去,速度十分的惊人。

    看到这里,张五行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说道“这竟然是一只吃蛊!”

    “吃蛊!”虎子一声惊呼。

    对于吃蛊,我和虎子都十分的了解,在七爷的古籍上早有记载,这吃蛊是一种被动型的蛊虫,一般不会攻击活物,靠一些小昆虫为食,不具备攻击性,但是毒性很强,威力很大,一般在古代都是由蛊师强行将这种蛊虫喂食到人嘴里,然后这吃蛊就会跟人长在一起,形成一种共生的状态。

    没想到在这磁石里竟然会有吃蛊的存在,想到这里,我和虎子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看来那古时候的祭祀巫师的面具并不是自己自愿带上去的,而是根本就摘不掉!

    见这吃蛊已经跑的没了踪影,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张五行定了定神,抡起榔头继续砸那磁石棺椁,这磁石虽然并不是十分的坚固,可我们所用榔头也并不大,需要一点一点的砸,所以砸碎棺椁的进程也十分的缓慢,几乎是倒了几波手,才将这棺椁的一面全部砸烂。

    这时候,张五行已经累得不行了,原本就十分的虚弱的他,体力几乎耗尽,这砸棺椁的活只好落在我和虎子两人身上。

    我们两个交替着砸这棺椁,大约砸了半个小时,终于将这磁石棺椁全部砸烂,只见那冰底翡翠棺材的北面,面朝墙壁的方向,竟然镶嵌着一个七檐琉璃塔!

    我们的注意力一下全被这七檐琉璃塔给吸引了过去,我和虎子更是蹲下身子仔细的观察。

    这七檐琉璃塔在古时候大多是用来盛放高僧舍利的容器,一般设计都十分的巧妙,里面暗藏上百种机关术数,每一层都是可以独立旋转的,而每一层的七个塔檐都有特殊记号,想要开启七檐琉璃塔,就得将七檐琉璃塔的每一层都旋转正确,而且每一层的七檐都要能对的上,稍有偏差,结果不堪设想,最好的结果就是棺毁尸灭,如果运气不好,恐怕还是触动什么厉害的机关,很可能整间墓室都会倒塌!

    虎子看了一会这七檐琉璃塔之后,一连挠了十几下脑袋,眉头紧锁的说道“古籍上说这七檐琉璃塔十分的复杂,他娘的就算是专业的数学教授,想要安全的开启这种琉璃塔,也需要经过长达一年的计算公式推演,最后还不一定正确,咱们几个门外汉,这不是要难死了吗?”

    张五行闻声也凑了过来,见到这七檐琉璃塔时,也是一愣,说道“这下麻烦了,这七檐琉璃塔可不好开。”

    我和虎子都看了看张五行,此时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张五行身上,毕竟他是道士出身,对这种五行术数的东西还算了解,我和虎子则是不折不扣的门外汉,如果让我们去开着七檐琉璃塔的话,那肯定是要被困在这墓室里的。

    张五行见我和虎子都盯着他看,一下就明白了,连连摇头说道“你们别看我,对于五行术数,我也是一知半解,并没有太深的研究。”

    虎子嘿嘿一笑说道“没有太深的研究,那也是有研究,总比我们两个门外汉要强得多吧?”

    我也连忙点头,说道“张老道,这下可全靠你了,我们俩算是黔驴技穷了。”

    张五行见我们并没有跟他开玩笑,于是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朝我们摆了摆手,我和虎子忙往两旁挪了挪身子,给张五行腾出个空位,好让他蹲下身子仔细观察这七檐琉璃塔,就在这时,只见张五行目光一聚,说道“竟然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