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血丝
    就在张五行话音都还没落的时候,忽然虎子大喊一声“你们快看!”只见他指着那冰底翡翠棺的一角,满脸的惊恐。

    我和张五行同时往那一角看去,只见在这冰底翡翠棺的下面似乎还有东西,刚才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不过这一闪而过的瞬间,还是让我看清了,那好像是一双眼睛!不!一双眼睛只不过是我的臆想,我真实看到的是一只眼睛!

    看见这一幕,我们三个心里都有些发憷,看样子这冰底翡翠棺下面还有一个空间,莫非这墓门就藏在这翡翠棺下面?

    到底这冰底翡翠棺是开?还是不开?我们三个都陷入了复杂的心理斗争,就在这时,忽然看见,这冰底翡翠棺里的女尸竟然睁开了眼睛。

    这一幕着实让我吓了一跳,看那女人面部虽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可就这一双眼睛,可谓是媚眼如丝,看的我心神一荡,就想要伸手去摸那棺材。

    可就在我刚伸出手的时候,却发现虎子已经快我一步,将手放在了棺材之上,只见虎子的手接触到这冰底翡翠棺之后,原本清澈透明的冰底翡翠棺上竟然忽然出现许多的血丝,这血丝顺着冰底翡翠棺里的纹路快速的蔓延开来,很快整个棺材都变成赤红色,透明度一下变得很差,里面的女尸也看不清楚了,只感觉满眼看到的都是猩红色,而且颜色还在逐渐的加重。

    张五行连忙拉住虎子,将他往后拉了两步。

    虎子的手刚离开那棺材,就感觉棺材上逐渐加重的猩红色瞬间停止,反观虎子的手,只见他掌心内出现了一条很深的口子,鲜血正在往外冒。

    被拉开的虎子这时才回过神来,身体一颤,一阵后怕,赶忙从背包里掏出纱布将手上的伤口包裹起来。

    我和张五行打起手电,贴着虎子刚才摸过的地方,照了照,发现这冰底翡翠棺的中上方位置,竟然有一根凸起的冰刺,这冰刺十分的隐蔽,若不是仔细盯着看,根本发现不了。

    我和张五行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里的那种好奇,于是我伸手摸了摸这冰底翡翠棺的表面,发现并没有任何的血迹,很显然刚才虎子的血并没有流出来,而是被这冰底翡翠棺给吸收了。

    就在这时,诡异的变化又发生了,只见这原本猩红一片的冰底翡翠棺竟然开始慢慢的恢复,再次变得清澈透明,除了里面还有些白色雪花状的物质之外,再无其他异样,刚才的一幕就像是没发生过一般。

    虎子靠过来看了看,忙说道“你们快看,那女尸的嘴!”

    我和张五行闻讯看去,只见那女尸的嘴唇变得血红,就像是刚涂了口红一般,那脸蛋看上去更显生气。

    虎子惊道“这哪是死人?分明就是个睡着的姑娘啊。”

    说着,虎子伸出手,就要去找这冰底翡翠棺上的机关,却被张五行一把拉住,说道“你这是找死,就算是个睡着的姑娘,那也是个能要你命的姑娘。”

    这时的虎子已经完全听不进去张五行的话了,力量极大的朝着那冰底翡翠棺扑了过去,我看张五行已经拦不住他了,忙走过去,用尽全身的力量,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虎子脸上,这一巴掌直接把他打的一个踉跄,身体往左偏了两三步,差点坐在地上。

    只见虎子甩了甩脑袋,抬头看了看我,表情十分的迷茫。

    “醒了吗?”我甩手将水壶里的水泼了虎子一脸。

    虎子用手抹了一把脸,定了定神说道“他娘的,这小妖女太能蛊惑人心了!”

    张五行冷哼一声说道“是你自己定力不够!”说着,弯下身子,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这翡翠棺。

    只听见翡翠棺竟然发出一串叮当声,就好像是古代编钟的声音,十分的悦耳。

    我们听见这声音之后,先是一愣,然后虎子也伸手敲了敲,果然又是那种编钟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又听见仿佛有一个女人在空灵中婉婉歌唱,那歌声似乎来自另一个世界,就如同天籁一般,让人听了不禁沉醉其中。

    这时候,张五行忽然从背包里捏出一个玻璃弹珠,挽起一个兰花指,就将这弹珠朝着翡翠棺正上方的那个铁球射去。

    只听见啪的一声,那玻璃弹珠装上铁球之后完全碎裂,紧接着那种女人的歌声也戛然而止。

    看到这一幕,我和张五行都不禁看了看张五行,刚才他这一手弹指飞珠的绝活着实然人吃惊,这种玻璃弹珠我和虎子小时候都玩过,其坚硬程度还是很了解的,张五行竟然能用指尖的力道将其射出,而且力量竟然能将这弹珠完全的击碎,看样子这弹珠的威力应该不小,如果打在人身上,就算是打不穿,也肯定打出个血窟窿。

    这女人的歌唱声停止之后,张五行忙说道“小心点,这间墓室暗含八卦、三才阵法、四象阵法,而且还有幻音迷惑人心,一不小心,咱们可能就会中了招。”

    我和虎子被他说得心里一阵害怕,这他娘的墓室也太诡异了,恐怕诸多古墓之内,像这样的墓室应该不多见。

    这时候,张五行看了看我说道“看样子,这冰底翡翠棺,咱们还得开,不然一直待在这墓室里,肯定要出事。”

    我的意见跟张五行一样,这么诡异的墓室如果再待下去还指不定要出什么东西呢。

    想到这里,我们再也没有丝毫的由于,冲着虎子使了个眼神,见他点点头,抡起榔头就朝着那漆黑的磁石棺椁砸去。

    只听见咔嚓一声,磁石棺椁的一角被虎子砸开,碎石落了一地,我和张五行连忙闪到一边,害怕这棺椁会触发什么机关。

    虎子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小心的观察,大约过了十几秒之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状况发生,虎子长出了一口气,抡起榔头正要继续砸下去,忽然张五行说道“先等等!别动!”

    虎子攥着榔头的手一下僵在半空,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异常的紧张,整个人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僵在一动不动,就连呼吸也变得十分的小心,我站的角度稍微有些偏,一时间看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凭感觉发现整个墓室的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