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冰底翡翠
    等我低头查看的时候,发现自己左手的手背上已经起来一个大包了,肿的有三公分那么高,整个手就像是个被吹起来的一次性手套,用手电一照,能清楚发现皮肤下面有一层谈黄色的液体,里面还有一些很小的虫子在来回蠕动。

    现在手背上的疼痛已经大过胸口的痒,一股钻心的剧痛,让我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

    张五行最先发现我的异常,连忙走过来,看见我的左手之后,脸色一变,然后掏出军刀,用火把烤热了之后,一把抓住我的左手,顺势一划。

    我只听见皮肤破裂的声音,紧接着从口子里就涌出了许多的黄色液体,液体里不少的虫子也跟这被冲了出来,手背上的剧痛瞬间缓解了不少。

    就在这时,张五行忽然往我的手臂上倒了高度的白酒,刚刚缓和的疼痛感瞬间再次袭来,疼的我浑身一颤,嘴唇发抖的问道“这他娘的蜈蚣咬有一口真疼。”

    张五行额头也渗出了汗,看得出他强忍着胸口的巨痒在帮我处理伤口,大概五六分钟之后,张五行开口说道“你疼是好事,如果真的没有知觉就麻烦了,好在这蜈蚣的毒性并不是很大。”

    帮我处理完伤口之后,张五行从背包里摸出一大瓶液体,涂抹在自己胸口上,然后递给我,说道“快抹上,咱们不只是中了赤练蜈蚣的毒,现在胸口上的白毛很明显是中了白毛尸气,不快点处理的话,恐怕咱们要一辈子留在这古墓里了。”

    我听他说完不敢怠慢,赶紧将这液体涂在自己胸口,然后又递给虎子。

    涂抹上张五行给的这种液体之后,只感觉胸口前一片清凉,渐渐的那种奇痒难耐的感觉逐渐的消失了,胸口的白毛也自然的脱落,溃烂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我不禁对张五行的背包起了浓厚的兴趣,他这背包里各种药膏药丸简直是神了,干脆他也别倒斗了,去当个游方郎中肯定能流芳百世。

    处理完身上的毒之后,我和虎子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这刚开了棺椁竟然就闹了这么一出,而且是三个人同时中招,这下可算是吃了大亏了,以后再有这种棺椁,一定要有个人推到安全距离之外,不然一起中招连个照应的都没有。

    休息了一会之后,我站起身子,往那棺椁里面看去,借助手电的光,发现这棺椁里安静的放着一个透明的棺材,这棺材的材质十分的奇特,有些像玻璃,但用手电一照,却发现这层透明的晶石里还掺杂着许多白色的物质。

    张五行用手在棺材上摸了摸,啧了啧嘴,说道“这是冰底翡翠啊!”

    听到张五行这么说,我和虎子都是一愣,虎子更是兴奋的来到棺椁前,伸手在这棺材上摸了又摸,说道“我的姥姥啊,这棺材竟然是冰底翡翠做的,这要是抬出去肯定能卖个天价啊!”

    我打起手电仔细的照了照,发现这棺材竟然还微微的泛起一丝淡紫色,虽然颜色很淡,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

    虎子眼睛尖,看见这淡淡的紫色之后,更加兴奋,喊道“我的天呐,这是…这是紫罗兰翡翠!这……”

    他话说了一半,我和张五行同时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因为我手电的灯光透过棺材赫然发现棺椁里躺着的那具尸体,手臂忽然动了一下,这动作十分的细微,但仍旧没能逃过我和张五行的眼睛。

    虎子看见宝贝基本上大脑就处在白痴状态,智商为负数,自然是没有发现这诡异的一幕,连忙问道“你们楞什么?抓紧时间开棺啊?这棺材都是翡翠的了,里面的东西肯定更好!”

    张五行皱了皱眉头,然后冲着张五行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仔细盯着这棺材看。

    这是我也不敢转移自己的视线,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这棺材里的尸体上,透过这层类似玻璃一般的紫罗兰翡翠棺,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躺着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尸,这女尸一袭红衣,看起来十分的雍容华贵,红衣上用金线刺着金边,胸前还有一朵巨大的金色牡丹,单凭这衣服看,这女尸生前的地位肯定不低。

    我将手电的灯光又往前照了照,将光线移到这女尸的头部,当我们看见女尸的脸时,不由得都大吃一惊,这女人的脸竟然丝毫没有腐烂,整个人根本就不像是死亡状态,更像是一个睡美人在等待王子的吻。

    看到这里,我们都不禁咽了咽口水,这女尸太漂亮了,只见她头戴凤凰金钗冠,双手自然的摆放在小腹位置,手上捧着一块方形的石片,由于隔着一层透明的翡翠棺材,看不出这石片的材质,不过单凭这尸体保存的完好程度来看,这棺材绝对不一般!

    虎子几乎哈喇子都快要流出来了,对着棺材里的女尸看了又看,半天憋出一句话“他娘的,要是这女人能活过来,就算是粽子,我也要娶她!”

    我和张五行同时鄙夷的瞥了虎子一眼,开始研究这紫罗兰冰底翡翠棺的机关所在。

    这棺材被磁石棺椁包的很紧,四周只能容纳两根手指伸进去,如果想要从侧面把棺材打开的话,就必须把棺椁给彻底拆开,我和张五行又看了半天这棺椁,发现棺椁整个使用磁石做成,几乎就是一块完整的巨石中间挖了个四方的凹槽一般。

    我和张五行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如果不把外层的棺椁破掉,恐怕这紫罗兰冰底翡翠棺还真打不开。”

    张五行也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磁石棺椁倒不算坚硬,只要有趁手的家伙,砸开棺椁应该不是问题,关键是我怕……”

    虎子眼睛一瞪,一柄榔头已经攥在手里了,问道“你怕什么?”

    张五行面色凝重的说道“我怕这棺椁上有什么机关,一旦咱们将这棺椁强行破坏,这里面的翡翠棺会不会也受到影响,如果再触发到什么其他的机关就麻烦了。”

    虎子一听说直接砸棺椁有可能会破坏里面的翡翠棺,马上整个人就蔫了,攥在手里的榔头也收进了包里,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张五行绕着棺椁转了整整两圈,然后摇了摇头,说道“还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但是如果真要砸的话,里面的翡翠棺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