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白毛
    我点了点头,开始在棺椁四周画符,平日里总是在看七爷画符,这次轮到我自己画,才知道这画符是件极为消耗体力的事儿,画符的笔要贴着地面,弯着腰,一笔画完不能断,等我把符画好之后,感觉腰都酸了。

    虎子和张五行两人见我画完符之后,就围了上来,我们三人站在棺椁旁,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虎子拔出军刀,就朝着那棺椁封盖的缝隙插了进去,然后使劲的一撬,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我和张五行连忙后退两步,以为是棺椁触动了什么机关,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虎子用力过猛,这军刀直接断在了棺椁的缝隙里,现在只剩下刀柄握在虎子手里。

    虎子挠了挠脑袋,问道“他娘的,这棺椁怎么这么紧?撬了半天纹丝不动啊?”

    看着通体黝黑的棺椁,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如果这棺椁真是天然磁石打造的,那只能用一个办法了!

    我看了看张五行,见他点了点头,于是就告诉虎子“用火烧!你把背包里剩的所有木柴全拿出来,烧!”

    “烧?”虎子纳闷的问道。

    张五行说道“磁石是最怕火的,你现在用军刀撬不开,就是因为这棺椁的封盖和棺椁因为磁力吸在了一起,纵然你有再大了力气也撬不开,只能用火烧,高温一烧,这磁力自然就消失了。”

    虎子一听,马上眉开眼笑,一点时间也没浪费,从背包里就掏出木柴点上就开始烧。

    这火一边烧,虎子一边又掏出一柄军刀,插入棺椁的缝隙小心的往上撬,大概烧了有十来分钟的时间,只见虎子手里的军刀开始有松动的迹象。

    “哎,我说老白,这法子还真行,我感觉能撬的动了!”又烧了一会,只见虎子手上猛地一发力,军刀向上一抬,棺椁的封盖就被撬出了二指宽的一道缝隙,我和张五行见势就开始往后推,果然,这棺椁被火烧了之后,磁性依然减弱了许多,我们俩这么一退,棺椁的封盖竟然往后退了不少。

    虎子看见棺椁的封盖被我们推动了,忙抽出军刀,跟我们一起往后推,很快整个棺椁的封盖就被我们推开了。

    随着整个棺椁封盖被打开,棺椁之内忽的一下冒出一阵白色的烟雾,我猝不及防竟猛地吸了一大口,紧接着就感觉自己胸口一阵刺痛,难受的蹲下身子,转头一看,虎子和张五行似乎也吸入了不少这种白烟,现在也是蹲在地上一个劲的揉着自己的胸口。

    可这种刺痛感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由原本的刺痛感,变成了灼烧感,这时我只感觉自己口干舌燥,想要喝水,于是就往自己背包里摸,刚拿到水壶,就迫不及待的拧开盖子,刚想要喝,却被张五行一把拉住,他看着这我,张口想要说话,可试了几次之后,除了面部扭曲的痛苦表情之外,张五行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看他这模样,我也想问他怎么了,可刚张开嘴,就感觉一阵热风从嘴里钻了进去,胸口的刺痛感又开始加重,喉咙里就像火烧一般,根本说不出半个字来。

    就在这时,只见张五行双手抓在自己胸前,猛地一扯,将自己胸前的衣服全部扯开,只见他露出的胸膛位置,一片赤红。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就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水壶,然后就把水浇在了自己胸口上,双手开始在自己胸口揉搓起来。

    我看他这般情况,忙也学着他的样子,在自己胸口上浇水,然后也揉起来,就在我的手接触到胸口的时候,发现自己胸口火热一片,刚刚浇上去的水已经开始变得温热,我一边揉着胸口,一边疼的直抽搐,这他娘的白色的烟雾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竟然让人这么痛苦。

    最难受的要数虎子了,刚才开棺,他性子最急,距离棺椁盖子也最近,吸入的白色烟雾要比我和张五行都多,现在已经疼的在地上打滚了。

    我和张五行见他这般模样,连忙过去按住他,将他胸口的衣服扯开,然后浇上水帮他揉搓。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这才感觉疼痛感逐渐的消退,先前的那种要命的刺痛感和灼烧感逐渐的被一种痒痒的感觉代替。

    这时候,张五行终于能开口说话了“这是赤练蜈蚣的毒烟,吸进去之后会剧痛无比,接着会口干舌燥,胸口会像火烧一般灼热难耐,如果这个时候去喝水,那就等于自杀,水会催化这种毒素在体内扩散,到那个时候,你越喝,就越渴,也越疼,最后身体的水分会被全部挥发,变成一具干尸。”

    我听张五行说完之后,感觉一阵后怕,后背上满是冷汗,如果刚才真要是喝了水壶里的水,恐怕现在已经七窍生烟了。

    这时候虎子的疼痛感也开始减轻,已经缓缓的坐起了身子,看了看我们俩,刚要开口说话,却忽然脸色一变,低头往自己的胸口一看,然后说道“他娘的,好痒!”

    我定睛一看,虎子胸口部分竟然已经开始发白了!于是赶紧又看看自己的胸口,只见一层白毛正从自己胸口的皮肤上冒出来,而且越长越快,一眨眼功夫就好像是人的头发一般,已经长出了有三四公分的样子,而且这种白毛覆盖之下的皮肤变得奇痒难耐,我忍不住伸手去抓,这一抓不打紧,竟然抓下来一撮白毛,被抓下白毛的部分皮肤就开始溃烂,一种淡黄色的液体就流了出来,很像是伤口发炎之后的浓疮,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我转头一看,只见虎子早已经将整个胸口抓的满是伤痕,那白毛被抓下来之后,很快又再次长出来,长出来又被虎子给抓下来,一会功夫,虎子身旁已经有一小堆被抓下来的白毛了。

    再看张五行,一只手不停的抓着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在自己的背包里拼命的摸索着什么东西,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的痛苦。

    就在这时,我忽然敢接自己手背一疼,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很长的蜈蚣爬到了我的手背上,我只顾着抓胸口的白毛,竟然丝毫没有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