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白羽居士
    我和虎子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反应过来,这石棺竟然有磁力!而且磁性还不弱!

    我和虎子悬挂钥匙的方式跟张五行不同,他是将钥匙挂在腰带前方,而我和虎子则是挂在后方,所以我们并没有察觉出异常。

    只见张五行伸手在这石棺上摸了摸,然后眉头一皱,示意我和虎子往后退一退。

    只见他弯下身子,朝着石棺上一吹,一层白色的粉尘瞬间飞起,整个石棺直径半米左右的空间,全是这种白色的粉尘。

    我和虎子被呛得喘不过气来,不由得又往后退了两步,等到粉尘完全散去,这才又走进棺椁,只见原本的白石棺椁,现在竟然变得通体黝黑,就连棺椁上的那人脸浮雕也随着粉尘的散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五行就站在棺椁旁,仔细的看了看说道“这才是棺椁本来的面目!”

    我和虎子都是一愣,原来是口黑棺!

    我上前摸了摸光滑的棺椁面,发现这棺椁的表面十分的光滑,摸上去凉凉的,手感十分的好。

    虎子也好奇的摸了摸,然后问道“我操,这手感真好,难道是传说中的黑玉?那可就值钱了!”

    我看了看虎子,说道“你他娘的别不懂装懂,你说的那种黑玉其实就是黑曜石,可能在古时候是宝贝,可现代科技发展的这么快,黑曜石的产量不低,就算是你那这整个棺椁扛出去,也卖不了几个钱。”

    虎子撇了撇嘴,对不值钱的棺椁瞬间失去了信心。

    倒是张五行开口说道“这是磁石!天然磁石!”说完正要围着棺椁走一圈查看一下,可他刚迈出第一步,身体一晃,整个人就朝着棺椁左边倒去,我和虎子眼疾手快,连忙将他扶住,问道“张老道,你没事吧?”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有些头晕,可能还没恢复好,别管我了,老白,你先画符,咱们准备开棺!”

    我听张五行让我画符,瞬间就蔫了,说道“我不会啊!”

    张五行一愣,问道“你跟着七爷这么久,到现在还不会画符开棺?”

    我老脸一红,说道“不瞒你说,我是半路出家,并不是专业的倒斗人士,就是个泥腿子出身,跟着七爷混口饭吃。”

    张五行又看了看虎子,说道“你也是?”

    虎子有些尴尬,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泥腿子怎么了?那刘邦不也干倒了项羽嘛?”

    张五行摆了摆手说道“这画符开棺的手艺,是不能随便往外传的,黑鸦老七会画符开棺,只不过在偶然的机缘下偷学的罢了,要是真想学,就得拜山门,入了门之后,才能教你们。”

    我和虎子对视一眼,看的出虎子十分的不情愿,而我则是无所谓,对于画符开棺这种事情不会没什么,学会了更好,正所谓艺多不压身,管他什么山门不山门的,既然有机会,就先学再说。

    张五行见我点头同意,就开口说道“这倒斗分为南派北派,更分为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岭力士,等等,我这一派可谓是历史最久的了,成为地灵居士。”说着,张五行就掏出一张符纸,在我面前晃了晃,还没等我看清楚符上画的是什么,就被他点着了,然后在符即将烧完的时候,一把将符灰攥在手里,然后掏出水壶到了一杯水,将手心里的符灰撒了进去,说道“地灵居士一派,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存在,是由战国时期,赵国的一位道人所创,你先把这符水喝了,之后便是这地灵居士一派的人了。”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很小的桃木片递给我。

    我接过来看了看,只见这木片呈长方形,上面赫然用红色朱砂刻着敕令,大将军到此的字样,很明显就是道家的物件。

    见我接了桃木片之后,张五行就指了指那杯水,示意我赶紧喝下去,虽然我十分的不情愿,但还是在他的监督下,将那杯符水喝完了。

    张五行接着说道“咱们地灵居士倒斗也是有规矩的,就像是摸金校尉,所谓鸡鸣不摸金,烛灭不摸金,等等,咱们地灵居士的规矩就是,升棺发财不毁尸,阎王催魂不交符。”

    我听完之后,一头雾水,这升棺发财不毁尸我倒是很明白,之前跟七爷去西凉墓的时候就有这规矩,而且进来古墓之后,也听他提到过,可这阎王催魂不交符是什么意思,还真没弄明白。

    这时张五行解释道“刚才给你的片桃木,其实就是一张木质的符咒模板,对付邪物威力很大,但是就算是到了生死边缘都不能把这张木符给用了!”

    虎子一听笑了,说道“这他娘的有意思,就好像是给了个厉害的武器,然后死活不让用一样。”

    张五行并没有理会虎子的嘲讽,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满了暗红色液体,这种液体我在七爷那里也见过,很明白里面的配比,接过瓶子之后,张五行又从怀里掏出一沓黄纸,说道“这瓶子里装的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了,不需要我多解释了,将上面的液体涂抹在那桃木片上,然后印在这黄纸上,就是镇尸符了。”

    我连忙照做,果然就和张五行说的一样,这黄纸印上了敕令的字样,就跟七爷画的那种镇尸符一模一样。

    我看了看手里的镇尸符,伸手就要将那桃木片上的液体擦掉,这时候张五行却连忙阻止,说道“不要擦!”

    我先是一愣,然后很快便明白了其中的原由,这液体是用子时的黑狗血,午时的公鸡血,再加上朱砂混合而成,本来就是一种至阳至刚的液体,擦在桃木片上不准擦,久而久之,就会渗入进去,将这桃木片也变成至刚至阳的属性,原来刚才张五行说这桃木片对付阴邪的东西威力很大是这个原因。

    这一切做完之后,张五行又给我讲了十几种画符的方法,还有具体的步骤,以及细节,他讲的十分认真,不少的地方,还用手指在我掌心里亲自画了一遍,等到张五行全部讲完之后,问道“都记住了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都记下了。”

    这时一脸严肃的张五行瞬间挂起笑脸,几乎刹那间恢复了那种嬉皮笑脸的性情,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赶紧开棺!这墓门应该在开棺之后,就会显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