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医书
    听到这里,我连忙举起手电,朝着那根石柱看去。

    果然就和张五行说的一样,那根石柱上的蛊虫也开始慢慢的从那张鬼脸上爬下来,随着蛊虫不断的爬下来,石柱上的鬼脸也露出了原来的样子,正是一半面具,一半人脸的祭祀模样,就跟佛头一样!

    这时候张五行说道“别上那些蛊虫爬过来,它们身上会散发一种毒气,覆盖范围大概有三米左右,只要闻到,人就会变得僵硬,失去反抗能力。”

    我和虎子一听,也吓了一跳,这虫子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好在张五行提前告诉了我们,否则肯定是要着了这虫子的道了。

    这些蛊虫移动的速度很慢,半天只爬了半米左右,我和虎子有充足的时间去想办法对付它们。

    只见虎子从背包里摸出一张破布,看了看我说道“嘿嘿,老白,是时候让你看看我的宝贝了!”

    这时候虎子将手里的破布层层打开,我一脸认真的盯着他看,好奇这破布里面到底包的什么厉害武器,让虎子表现的如此自信。

    只见他一层层的拆开之后,竟然是一张破床单,上面还有两三个窟窿,看到这里,我不禁十分的失望,就骂道“他娘的,老子还以为你在这布里面,藏了什么厉害的武器,原来他娘的什么都没有,在这唬人呢?”

    虎子嘿嘿一笑,说道“您就瞧好吧!”说着竟然盘腿坐下,双眼微闭,就好像老和尚在打坐一般。

    我看着心里着急,都这个情况了,虎子竟然还盘腿打坐?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竟然也迷信起来了?

    不过以我对虎子的了解,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他可不是个关键时候掉链子的人,于是也只能耐着性子等着,一边看他在那打坐,一边说道“虎子,你他娘的可别掉链子啊,这蛊虫越爬越近,这个时候你要是敢托大装逼,咱们都得死在这。”

    虎子眼睛眯成一条缝,说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说着只见虎子站起身子,打起手电往前照了照,发现柱子上的蛊虫跟石棺上的蛊虫已经汇聚到一起,朝着我们的方向缓缓的爬了过来。

    虎子甩手就将那破床单扔了过去,这破床单很大,正好将那群蛊虫全部盖上。

    我看虎子做完这些之后,就问道“虎子,你他娘的不会是想用你姥姥家这破布床单把那蛊虫给捂死吧?”

    虎子白了我一眼,说道“他娘的,这是我奶奶家的!还是我爷爷奶奶结婚时候用的棉布床单!”说完就看见他掏出防风打火机,点着之后朝着那床单丢了过去。

    顷刻之间只见那棉布床单忽的一下就烧了起来,而且火势非常的大,虽然离我们还有十几米的距离,可那火焰的热浪已经扑面而来,一阵热风吹过来,让人睁不开眼睛。

    等到这阵热浪过去,我眯起眼睛往前看,只见那棉布床单上的火还在燃烧,看上去那威力不比燃烧弹差,我着实被虎子这一手给震撼到了,看他脸上洋溢着的傲娇的笑容,就说道“虎子,你这床单怎么……”

    虎子得意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这可是我特制的秘密武器,用火油泡过的床单!”

    看着那床单上的火焰逐渐的熄灭,床单下面的那些千年蛊虫全被烧成了灰烬,我和虎子刚想要过去查看情况,却被张五行拉住。

    “别过去,虽然蛊虫被烧死了,那种弥漫的气体还是会残留一会!”

    听他这么说,我和虎子只好又等了十几分钟,然后才走过去,只见这些蛊虫虽然被烧死了,在地上留下了一条一条的灰烬痕迹,可总感觉怪怪的,虎子也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根棍子,在蛊虫尸体灰烬上戳了两下,只见那灰烬下面竟然出现了斑斑点点的荧光物!

    我不敢大意,忙问张五行“张老道,这蛊虫尸体的灰烬里出现了荧光物,知不知道是什么?”

    张五行听见之后,脸上马上挂起笑容,忙说道“快,快把我搀过去。”

    我和虎子搀着张五行来到那堆灰烬前,只见张五行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然后折了一张纸,小心的将那些荧光物质从地面上刮起来,装进瓶子里,然后说道“这可是好东西,这是蛊虫千年啃食留下来的精华!十分的罕见。”说着就从瓶子里倒了一点荧光物出来,然后又拿出一个装满了淡黄色液体的小瓶子,将两种物质混合在一起,在我们惊诧的目光中,张五行抬起头,一饮而尽。

    我和虎子看完之后,恶心的直想吐,过了一会之后,只见张五行的脸色缓和了很多,整个人也开始慢慢的恢复,已经能不用人搀扶站起身子了!

    见他这般模样,我和虎子都有些吃惊,我忙问道“张老道,你怎么恢复的这么快?”

    张五行微微一笑说道“这还得多亏了这本书!”说着张五行从背包里掏出一本已经泛黄,破烂不堪的古书,我小心的翻开一看,原来是一本白苗古族的书,上面记载着许多稀奇古怪的配方,这些配方的用药都十分的奇特,而且大多数的药材别说见,听都没听说过,也亏得张五行能看得懂,这书要是放在我和虎子手里,说不定已经成了烧火的引子了。

    我将书还给张五行之后,只见他缓缓的朝着那棺椁走去,我和虎子也连忙过去,张五行虽然恢复了不少,但仍旧十分的虚弱,来到棺椁面前之后,张五行前后打量了一番,不禁咦了一声,说道“这棺椁怎么怪怪的?”

    听他这么说,我这心里不禁又紧张起来,难不成这棺椁也有什么蹊跷?于是连忙问道“哪里怪?我看不出来,这不就是一个中规中矩的石头棺椁吗?”

    张五行摇了摇头,连连摆手说道“不对,这绝不是普通的石头,我这里有反应。”说吧,张五行竟然朝着自己的下身指了指。

    虎子一看,哈哈大笑,说道“我说张老道,你不但是个情圣,还是个情种啊,难道你知道这里面葬着的是男是女?下面就开始有反应了?”

    张五行有些生气,瞪了虎子一眼,先开自己的上衣,只见他的腰带上挂着一串钥匙,现在这些钥匙竟然微微抬起,全都指向了那棺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