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尸懒
    我和虎子搀着张五行刚到这墓室的边缘,还没等把张五行放下,就忽然听见虎子喊道“老白,快看!”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只碗口大小的赤红色圆形大虫已经爬到了那蝙蝠尸体的位置,这大虫背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鳞片,用手电照上去还有些反光,只见它身下有几十只长足,每一支长足上有长有倒刺,看见先前的那种小虫子就冲了过去,然后伸出长长的口器,一下将那小虫子黏住,然后就吞了下去,这大虫子虽然行动并不是特别的迅速,但是它那根伸出来长长的口器却快如闪电,几乎每伸出来一下,就会将一只虫子粘起来吞进肚里。

    这种捕食的方式很像是食蚁兽,可这大虫子的模样跟食蚁兽可差了太多了,我定睛一看,只见这大虫子不但在大肆的捕食虫子,而且对地上蝙蝠的尸体也不放过,只见它前颚微微抬起,口器旁赫然并排出现了两列锋利的倒刺,而且这倒刺就像电锯一般,还在不停的蠕动,看上去着实很吓人。

    这时候,张五行缓缓睁开眼,看了一下那正在蚕食蝙蝠实体的大虫子,声音很弱的说道“这是尸赖,也有人叫他食尸虫,这种虫子以尸体为食,最爱吃内脏,往往是将尸体的内脏全部吃光之后,又在尸体里筑巢,几乎可以不用动,就可以从尸体内部开始慢慢蚕食,所以才得名尸懒。”

    我听张五行这么说,连忙问道“这尸懒既然是食腐性昆虫,应该没有什么攻击性吧?”

    这时候张五行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恰恰相反,这种虫子攻击性极强,不但攻击活物,就连自己的同类也不放过,刚才那些小虫子其实就是这尸懒的幼体形态。”

    虎子听完之后,骂道“他娘的,连自己同类都不放过,这玩意够狠的!”

    说话间,我和虎子突然发现这尸懒竟然转头在盯着我们看,看它头顶上伸出来的两只眼睛,就像是触须一样,还在转着圈的观察周围情况。

    看到这,我连忙抽出苗刀,心想着只要这虫子敢冲过来,我就直接把它给剁了。

    可就在我盘算着要如何跟这尸懒搏斗的时候,这尸懒竟然转了个圈,朝着墓室的另一边爬了过去。

    看着尸懒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这才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这尸懒总算是没有攻击我们,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时,张五行连声咳嗽了几下,说道“这尸懒幼体时候是群居类昆虫,成年之后,便会离群,单独觅食,可能是看咱们人多,它对付不了咱们,这才离开的吧,只要咱们出现什么危险状况,估计这尸懒很快就会爬出来攻击咱们。”

    我将张五行缓缓放下,然后对虎子说道“这墓室不安全,咱们赶紧找找这墓室有么有其他的出口!”

    虎子忙点了点头,我将点燃的火把交给张五行之后,就和虎子分头查看整间墓室,当我走到墓室右侧的那张石桌面前的时候,忽然发现这石桌上的器皿摆放的十分奇怪,不禁好奇的停下来看,一边看一边喊道“虎子,你那边怎么样?”

    只听见虎子高声回道“他娘的,我这石桌上摆着一个超大号的碗,看这碗的个头,恐怕都能在里面洗澡了。”

    而我这边,则是摆着一个巨大的盘子,这盘子就像一张小床一般,盘子的边缘还放着一些瓷器,都是一些小碟子小碗之类的东西。

    我靠近了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心里不禁在想,难不成这墓主人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传闻这古滇国有一个贵族王爷史称廖王,喜好痋虫蛊术,尤好杀戮,武将出身,一生杀伐无数,战功卓著,搞不好这就是廖王墓!

    我摸了摸这巨大的盘子边缘,发现上面凹凸不平,刻着一行小字,于是我忙打起手低照了照,发现这一行小字里大多我都不认识,只有落款处一个大大的廖字尤为显眼!

    看到这个廖字之后,更加肯定了我的猜测,于是我又将手电的灯光往盘子的正中间照去,只见盘子正中间赫然刻着一个祭字,看到这个字之后,我心里就咯噔一下,连忙喊道“虎子,你看看那巨碗中间是不是有字。”

    只听见虎子高声回道“有,是个死字。”

    我不由得一愣,按道理说虎子那边的碗底也应该有一个祭字才对,可为什么是死字呢?我想了半天,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死?祭?难道说这廖王墓里会有死祭尸?

    一想到死祭尸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东西太厉害,万一在这里碰上,我们三个连一丝生还的希望也没有,于是连忙提醒虎子,让他小心。

    虎子一听我说有死祭尸,也是吓得不轻,看他手里的手电灯光都闪了一下,估计也是吓得一哆嗦。

    很快,我和虎子便将整个墓室搜索了一遍,这间墓室只有四样东西,中间的巨石柱,两边的两张石桌,还有就是那石棺,其他再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了,四周除了那个我们钻进来的鼠道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出口,墓门也没有找到。

    我和虎子回到张五行的位置,将搜索的结果告诉他之后,就听他说道“这肯定不对,你们是不是没有仔细找?这间墓室肯定有墓门。”

    虎子听张五行这么说,眼睛一瞪就说道“他娘的,老子可是有经验的,你丫第一次下墓的雏,怎么就这么肯定会有墓门?”

    张五行叹了口气,用手支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可试了两次之后都没能成功,索性背靠着墙壁说道“咱们仔细回忆一下,先是发现古树,然后下来经过一条甬道,开启青石玉门之后,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地底溶洞,又在溶洞的上方发现了这个鼠道,进来之后就在这间墓室里,这鼠道是干什么的?”

    虎子冷哼一声说道“鼠道还能是干什么的?是古时候怕陪葬的工人挖出来逃生的。”

    张五行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这鼠道的出口肯定距离主墓室很近,也就是说咱们这间墓室肯定就是这廖王墓的偏厅,或者前殿!偏厅和前殿是绝对不会封死的,肯定会有墓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