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红白分明
    我一边紧张的戒备,一边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忽然发现这石棺的正上方,从墓室的顶上引下来一条很细的铁链,底部连接着一个有足球大小的镂空的铁球,那造型看上去就和我见过的麒麟眼一模一样,只是体积被放大了好几倍!那种呜呜的哭泣声就是从这镂空的铁球中发出的。

    我赶忙举起手电朝着那铁球找过去,这一照才发现,这镂空的铁球里面还有一个小圆球,上面赫然刻着和石棺上一模一样的浮雕,也是一个漏出一半脸的祭祀,只不过现在从下往上看,显得更加的立体逼真,看左边只感觉一股阴骘的感觉,被那半张鬼脸盯得很不舒服,看右边的脸,有感觉十分的亲切,就像是碰见了一个多年不见的长辈一般,有种特别慈祥的感觉,让人忍不住要多看两眼。

    在看那铁球的时候,人为不自然的将那半张鬼脸给忽略掉,只看那半张人脸。

    就在这时,张五行忽然说道“不好,快看那半张鬼脸!”

    我被张五行一声惊醒,连忙看向那鬼脸,只见那鬼脸的面部趴着十几只小虫子,那虫子的颜色就跟这鬼脸上的颜色一模一样,不仔细看,根本就区分不出来,只是刚才有只虫子忽然震动了一下翅膀,这才让我们发现了异常。

    只见那虫子稍微的挪动了一下身体,那鬼脸就发出呜呜的哭泣声。

    这时候,虎子不知从哪拿出一块小石子,朝着那镂空的铁球就扔了过去,这石子并没有透过镂空的部分直接击中里面刻着鬼脸的小球,而是砸在了镂空的边框上。

    只见那镂空的铁球被砸的左右直晃悠,就听见整个墓室里穿出刺耳的哭泣声,这声音别提有多难听了,我们三个连忙捂起耳朵,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那镂空的铁球不在晃动,这哭泣声在逐渐的消失,我抬头再去看,只见原本停留在那半张鬼脸上的小虫子被虎子这么一砸,受到惊吓之后,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只是随着铁球安静的停止下来,那种哭泣声也随之停止,整个墓室再次恢复平静。

    张五行看了看虎子说道“大哥,下次你再搞这种突然袭击,能不能事先打个招呼!心脏病都快被你吓出来了。”

    虎子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说道“一定,一定!”

    虎子一边说着,一边就朝着那棺材走去,看来是老毛病又犯了,我本想去阻止他,可看那棺材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索性也跟了上去。

    来到这石棺旁仔细一看,忽然发现这石棺竟然一半白,一半红,看上去十分的不协调,我饶着石棺看了一圈,发现原本正对着我们的那张类似于佛魔一念的人脸,所在的位置,竟然不偏不倚的正好处在红白相间的正中间。

    那半张鬼脸在白色的一边,鬼脸呈现出暗红色,而那半张白色的人脸,则是处在暗红色的一边。整个画面分水岭十分的明显。

    这时候张五行弯下身子,伸手摸了摸石棺上那红色的部分,然后又将手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将头低下,将鼻子靠近那石棺,又仔细的闻了一下,忽然说道“不好,这上面是血!由于时间太久渗透到石棺之内了。”

    对于张五行的话我和虎子都不以为然,这石棺被血渗入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可这时候,张五行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说道“这石棺的材质十分的坚硬,如果不是长期受到鲜血的滋养,是绝对不可能被渗入成这样的!”

    我和虎子听他这么一说,心里马上一紧,也是往后退了几步,小心的问道“你是说,这石棺在这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里,一直有血滋养它?”

    张五行点点头说道“如果鲜血想渗透质地这么细密的石材,没有个几百年的浇灌,肯定是不可能的。”

    张五行话音一落,虎子就忙问道“他娘的,难道就不可能是在这棺椁下葬之前就已经渗好的?故意染成红色的吗?你看那人脸,分明就在正中间,如果是后来染的色,怎么可能这么巧?”

    虎子的话乍一听十分有道理,可我转念一想,不对啊,照张五行这么说,这棺椁需要上百年的时间才能染成这种暗红色,古人怎么可能用跟上百年的时间去染一个石棺呢?就算是有这个功夫去染,那这石棺必然十分的珍贵或者十分的罕见,绝不会出现在一个偏厅里,肯定会放在主墓室,现在种种迹象表明,这石棺肯定不会是之前染好的,这次虎子推断肯定是错了。

    这时候虎子突然咦了一声,忽然蹲下身子,好像在查看什么,还没等我问他,只见他整个人一下趴在地上,脸贴在地面,侧着脸朝着棺椁低下看去。

    见虎子这般模样,我和张五行同时问道“虎子,你看见什么了?”

    虎子用手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一脸认真的盯着这棺椁下面的缝隙,过了两三分钟,虎子忽然朝上一伸手,说道“手电筒!”

    我连忙将强光手电递给他,只见他拿着强光手电,往哪棺椁的缝隙里一照,然后大叫一声“妈呀!”然后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一般,向后弹去,然后一个懒驴打滚,站起身子,右手捂着自己的心脏位置,大口喘着粗气。

    我和张五行见他这幅模样都十分的纳闷,我连忙问道“虎子,你他娘的到底看到什么了?”

    虎子冲我摆了摆手,咽了口唾沫定了定神,这才说道“有…有人…好像是扁的…又好像是张人皮……,不过……不过……”

    以我对虎子的了解,这人属于憨大胆,死尸都见多了,更别说一张人皮,那肯定是吓不到虎子的,除非这人皮上有蹊跷。

    我忙走过去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说道“别着急,你慢慢说!”

    虎子跟我对视一眼,然后打起强光手电,照了照那棺材底部的缝隙,说道“那人皮的脸…的脸…的脸是扁的,而且那脸…那脸你们都认识,是…是七爷的!”

    我和张五行听见虎子这么说,心里都是咯噔一下,我手里的苗刀也脱手掉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