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佛魔一念
    听到虎子一声大喊,我忙从包里掏出防毒面具,说道“赶紧带面具!”

    虎子反应倒也极快,反手从包里掏出防毒面具就戴在头上,等我好虎子戴好防毒面具之后,那水银几乎同时冲向了我们,巨大的冲击力撞在虎子身上,一下把他往后撞了两三米,后再撞到我身上之后,这才停下来。

    这水银来的快,去的也快,眨眼功夫,就没了,我回头一看,只见张五行脸色发青,这才想起来,他并没有我们这种专业的倒斗工具,根本没有什么防毒面具,被水银这么一冲,整个人看起来很不好。

    我忙过去拍了拍张五行,只见他抬头冲我摆摆手,示意我赶紧往前爬。

    这时候虎子冲我说道“放心吧,张老道没事,之前他跟我说过,他会闭气功,能闭气一个小时呢,等咱们出了这鼠道之后,把身上的水银清理干净,就好了。”

    我转头看了看张五行见他点了点头,当即放心了不少,在看他身上,并没有多少水银,大部分的水银都被在最前面的虎子给挡住了,我和张五行倒是没被溅到多少。

    这水银短时间内接触不会有什么问题,最怕的就是挥发,水银在常温下挥发之后,产生的气体毒性很大,只要不呼吸,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这时,我就招呼虎子抓紧时间往上爬,尽可能在半个小时之内,爬出这鼠道。

    虎子点点头,二话不说,就开始往上爬,我们紧跟在他身后,大概爬了有二三十米的距离,虎子说道“我看到出口了,大概七八米的样子。”

    听到虎子说看见出口,我高兴极了,忙催促他快点,生怕张五行支撑不住。

    虎子答应了一声,就快速的往上爬,可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前方传来轰隆声,而且声音还很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见虎子大骂了一声“我曹!滚石!”只见一块圆球滚石直接从鼠道的出口滚了下来,然后重重的砸在了虎子身上。

    虎子闷哼一声,整个人就开始向下滑,我一见不妙,连忙伸出手将他托住,这时我才发现虎子的身体太过沉重,我虽然拖着他,可仍旧阻挡不了下滑的力道,只能暂时减缓下滑的速度而已。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自己背后传来一股推力,两只有力的手掌稳稳的推在我的后腰上,借助这股力量,我和虎子终于停止了下滑。

    我忙问道“虎子,你没事吧?”

    虎子开口说道“没事,就是防毒面具的镜片被撞烂了,得赶紧想办法出去,不然得毒死在这里。”

    我听他声音挺着急的,于是使出吃奶的劲使劲向上推,一边推一边说道“距离出口也就十几米,这鼠道的坡度并不算很大,使点劲应该能推出去。”

    这时我忽然感觉背后也传来一股推力,应该是张五行也在发力,就这样,张五行推着我,我推着虎子,虎子又拼了命的去推那石球,我们开始一点点的往上走,这短短的十几米距离,让我们足足走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将石球推出了鼠道口。

    虎子迫不及待的从鼠道里窜了出去,紧接着我也爬了出去,转身又把张五行给拉了上来。

    上来之后,我们就开始脱衣服,清理身上的水银,一边清理,虎子一边说道“他娘的,幸亏只掉下来一个石球,要是都掉下来,那咱们指定玩完了。”

    说完指了指鼠道口,我回身一看,发现鼠道口旁边有一个方形的石台,上面有一个很巧妙的支点机关,只要鼠道里有强一点的震动,这些石球就会顺着石台的凹槽滑进鼠道,不过看样子除了第一个支点机关被触发了,其他的机关似乎因为时间太久,那些用来作为支撑力的撑杆已经被厚厚的一层苔藓包裹住,失去了作用。

    清理完上身的水银之后,虎子二话不说,打起强光手电,就开始在这墓室里转悠。

    我看了看张五行,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见他冲我点点头说道“我没事,赶紧看看周围环境,别让虎子再碰到什么机关。”

    我点了点头,转身就要去找虎子,可发现虎子竟然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根石柱面前发呆,手电的光也全都聚焦在这石柱的一点上,把这石柱照的很亮。

    站在我的位置看去,这石柱被照亮的那一块看起了十分的别扭,只见那上面赫然刻着一个佛头,这佛头在石柱的正中间,而这根石柱又在整间墓室的正中间,只见这佛头一半怒目圆睁,青面獠牙,另一半则是慈眉秀目,和蔼可亲的模样。

    这时候只见虎子回头看了看我,说道“老白,佛头怎么跟你身上的纹身一模一样!”

    我也楞了一下,这种佛头叫佛魔一念,一半是魔,一半是佛,正所谓善恶一念间,没想到在这种古墓里也碰上了。

    这时,我打起手电走过去,只见在佛头两边,还刻着两行古文,佛头上表示魔的那一侧刻着:万里有缘终相见。表示佛的那一侧则是刻着:一念贪起万具灰。

    看完这两行古文之后,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心说是不是刻反了?有佛的一边才应该刻:万里有缘终相见不是吗?怎么刻到表示恶念的魔脸一侧了?

    虎子看了看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于是就说道“哎呀,管他娘的这么多干嘛,直接过去把那棺椁给开了不就完事了。”说着,还用强光手电向前照了照,只见我们正前方出现了一具石棺,安静的躺在一个莲花台上,石棺正对着我们的一面,上面也有这种佛魔一念的浮雕,从我所在的位置看过去,那表示恶念的半张魔脸似乎正盯着我看。

    这时,张五行也走了过来,看到这种情况之后,也摇了摇头说道“这应该不是佛魔一念,那时候的人还不信佛,这应该是某种祭祀仪式上用的图案。”

    我听张五行这么一说,忽然明白,然后说道“那魔脸,其实就是古时候带着面具的祭祀把?”

    张五行点点头说道“应该是某种很古老的祭祀面具,只有一半,遮住一半脸,漏出一半脸,不过这种……”

    张五行话说了一半,忽然整个墓室里传来一种呜呜的哭泣声,这种声音听起来距离我们很近,吓得我们三个忙抽出军刀戒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