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血印迷踪
    我和张五行连忙跑过去,到了之后定睛一看,发现地上又出现了血脚印,而且这次的血脚印要比之前出现的更加清晰,肯明显脚下的力道大了不少,看上去好像是顺着岩壁往上爬了。

    看到这里,我连忙打起强光手电往上照,忽然发现这岩壁上面有一个一米多宽的圆形甬道,所处的位置十分的隐蔽,要不是这有这血脚印指引,还真看不见。

    就在这时,张五行忽然皱了皱眉头,说道“不对啊,这血脚印是光脚的!”

    我低头仔细一看,果然发现这脚印的前端出现了模糊的脚趾形状,因为血太多了,之前看到的脚印前端都被血模糊了,本能的认为那是鞋印。

    张五行蹲下身子,仔细查看了一翻,抬头看了看我,问道“这血脚印怎么会有纹路呢?难不成这人脚底板上刻着东西?”

    我也忙蹲下身子,仔细一看,发现这脚印上不但有纹路,而且还十分的清晰,如果不是在这脚印的前端发现了脚趾的痕迹,根本就看不出这人是裸着脚的。

    就在这时,虎子挠了挠头,问道“不对啊,这人到底有多少血?从咱们发现这脚印开始,到这里,少说也得有一公里的路吧,这人要是一直这么流血,能走到这?而且还能往上爬?”

    说罢,虎子指了指岩壁,发现这岩壁上也出现了半个脚掌的印子,看得出应该是同一个人的。

    看到这里,我心里猛地一惊,说道“我估计这根本不是人,而是血尸!”

    听到血尸这两个字,张五行和虎子两个人都是一惊,表情紧张的看着我,问道“你确定?”

    我摇了摇头说道“毕竟咱们没看见,现在还不能确定,不够我觉着还是血尸的可能性最大。”

    虎子打了个冷颤,抬头看了看那岩壁上的圆形甬道,咬了咬牙,说道“他娘的,只要不是死祭尸,咱们都不怕他!在西凉墓碰到死祭尸咱们不也逃出来了吗?”

    张五行一脸的迷茫,很显然不知道死祭尸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刚想要开口询问,被我摆摆手打断,说道“有些事情,不知道也好,咱们就听虎子的,赶紧上去。”

    决定之后,我们三个由虎子打头阵先爬进了甬道之中,我紧跟在他身后,张五行则是最后一个进来,这甬道十分的狭窄,我们只能跪在地上往前爬,甬道里漆黑一片,虎子和张五行两人的火把都熄灭了,只剩下最前面虎子手里的强光手电。

    在这甬道里爬了一会,越来越感觉到吃力,这十几分钟功夫,我已经汗流浃背,额头上的汗珠就滴落下来,我忙问道“虎子,我怎么感觉这通道是斜着往上的?爬起来很累人啊。”

    虎子哼哼两声,然后说道“可不是嘛,不但是斜着往上的,而且我感觉温度越来越高,你看我这一身的汗,难受死了。”

    张五行在我后面也累的够呛,喘着粗气,说道“别废话了,赶紧…赶紧爬出去……在这快…快憋死了。”

    虎子应了一声,开始加快了速度,我们就这么一直斜着往上爬,又爬了一会,虎子忽然停住了,害的我一不小心差点撞在他屁股上。

    “虎子,怎么了?”我问道。

    由于甬道过于狭窄,虎子无法回头,只能面朝前方说道“老白,我看见一具骸骨,看样子有些年数了。”

    听见虎子说看见了骸骨,心里不禁纳闷,这样的甬道,地处地下百米的地方,而且位置又如此的隐蔽,怎么会有人死在这里?于是就催促虎子“你先往前爬,不要动那骸骨,我过去看看。”

    虎子答应了一声,就往前爬去,我看见他身子明显的朝左边倾斜了不少,然后踉跄的爬了过去,等到我爬到他刚才所在的位置时,发现果然有一具骸骨横躺在甬道之中,看样子,这骸骨还是个孩子,最多也就五六岁的样子。

    我摸了摸这骸骨的表面,发现上面十分的光滑,好像是时候被什么液体浇灌过,骨头不但没有被风化,而且还很完整。

    看到这我就更纳闷了,怎么会有小孩的骸骨?这种地方就算是身经百战的倒斗高手,也很难到达,更别说这种小孩了,除非……

    我脑子灵光一闪,说道“原来这是个鼠道!”

    虎子一听,连忙问道“真的吗?老白。”

    我听得出虎子声音里透着喜悦,只要是有点倒斗经验的人都应该知道,这鼠道都是那些为了避免殉葬的工人留下逃生用的,一般都会通向墓室的前厅,或者偏厅,而我们现在应该是反向的钻入鼠道,只要一直往前爬,肯定会到达主墓室附近。

    想到这,虎子再次加快了速度,一边爬,一边说道“咱们赶紧快点爬,说不定还能追上七爷呢。”

    听到他说七爷,我猛地一愣,这甬道里根本就没有人来过的痕迹,可刚才在外面看的明明那血脚印就是顺着崖壁往上爬,可这甬道里为什么如此干净,根本找不到任何人来过的痕迹。

    我正想着,只听见前面虎子咦了一声,问道“这有个疙瘩,挺大的,不知道是干嘛的!”

    听虎子这么说,我心里大惊,忙说道“别动!”

    虎子听见我喊,明显的身体一震,然后声音有些颤抖说道“我已经按下去了,这…这疙瘩不按下去,咱们根本过不去啊……这甬道,这么…这么窄。”

    就在虎子说话的同时,只听见哗哗的声音传来,速度非常快,一个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我们面前。

    虎子大骂一声“我擦,是水!找地方抓紧了,别被冲下去。”

    这鼠道本来就是斜着向上的,现在有水冲下来,就像是冲管道一样,要是水压很大的话,我们肯定撑不住,我和张五行连忙寻找这鼠道里能抓的东西,可摸索了半天,这鼠道周围除了一些凸起的小石块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固定身体的东西,好在这鼠道十分的狭窄,我马上则过身子,被靠着鼠道的墙壁,两只脚死死的蹬住鼠道另一边,强行将身体卡住。

    可就在这时,忽然听见虎子大喊一声“他娘的,不好,不是水!是水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