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死路一条
    我刚想要出声提醒,就听见张五行包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铃铛声,紧接着就看见那小孩面部表情变得扭曲起来,然后发出一声凄厉叫声,身形一下变得模糊起来,随后竟然在我眼前消失了。

    就在这小孩消失的同时,张五行和虎子两个人同时恢复了正常,张五行抬头看了看我,问道“老白,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

    没等我说话,就听见虎子惨叫一声,两只手拼命的捂着脖子,疼的满地打滚,嘴里喊着“他娘的,疼死我了,疼死了!”

    我连忙跑过去,拉开虎子捂着脖子的手,只见他的脖子周围出现了一层黑紫色的瘀斑,那大小和形状,分明就是小孩的两只手!

    不等我说话,张五行脸色已经大变,连忙从包里掏出一种淡黄色的药膏,涂抹在虎子脖子的瘀斑上,只看见蹭的一阵白烟生起,虎子先是大喊一声疼,然后整个人就疼昏了过去。

    虽然虎子昏了过去,可这种白烟仍旧不停的往上冒,张五行面色凝重,又从包里掏出一瓶绿色的液体,撒在虎子脖子上。

    就在他掏出这瓶绿色液体时,一不小心从背包里带出来一个铃铛掉在地上,这铃铛掉在地上之后,马上碎成颗粒状,张五行低头一看,脸上表情变得十分的惊恐,然后问道“老白,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我忙点了点头,将刚才的那一幕告诉了张五行。

    他听完之后,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很心疼的看了看地上已经摔碎了的铃铛说道“这铃铛是我师傅留给我的,说是能避凶趋吉,没想到在这碎了。”

    听他这么说,我先是一愣,然后马上问道“这么说,刚才我看见那小孩,真的是……”

    张五行摇了摇头打断了我的话,说道“我知道你和虎子都不相信什么封建迷信的说法,那小孩其实是一种能量体,在特定的环境下,阴气汇聚而成,在古墓的时候,只能看见一个轮廓,并不具有什么攻击性,可是这溶洞,地理位置十分的特殊,阴气过于浓重,导致这种能量体聚集过剩,最终得以实体化。”

    听到张五行的解释,我开始紧张起来,这小孩既然是一种由阴气汇聚成的能量体,那么他来无影去无踪的,而且从刚才的表现看来,很具有攻击性,如果在我们比较危险的时候,他突然出现,恐怕我们都得完蛋。

    “这得想想办法啊?不然什么时候他万一出现,打咱们一个措手不及,那可就麻烦大了。”

    张五行摇了摇头,弯腰把虎子扶起来,一边掐着他的人中,一边说道“这种阴气汇聚的能量体,看似很恐怖,其实很脆弱,一旦碰到阳气很重的东西,很容易就散掉,刚才应该是触到了我师傅给的阳罡八角铃,肯定伤的不轻,至少几百年都不会再汇聚成型了,不过可惜了我那铃铛……”说着张五行叹了口气,还是很心疼的看了看地上的铃铛。

    这时,虎子缓缓的睁开眼,喘着粗气,看了看我和张五行,问道“怎么了?刚才他娘的好疼啊!”

    张五行一把将虎子拉起来,说道“现在没事了,咱们赶紧走,我估计前面就是主墓!”

    虎子站起来之后,晃了晃脑袋,扭了扭脖子,发现自己已经没事了之后,也点了点头,说道“他娘的,这地方太邪乎,咱们赶紧走。”

    说罢,我们三个继续朝着前面走,可地上的蕨类植物蠕动的越发的厉害,走了大概几十米之后,已经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种类似苔藓的蕨类植物在蠕动,而且频率加快了不少。

    我有些纳闷,可一路走来,并没有发现这种蕨类植物有什么攻击性,只是自顾自的在蠕动,于是就没有放在心上,一直走到了这溶洞的尽头,忽然发现一堵巨大的石墙,确切的说是一面被打磨的十分平整的岩壁,看上去就像是石墙一般,上面还有一个拱形的墓门。

    我和虎子对视一眼,看来这就是通往主墓室的甬道!

    我们来到这墓门前面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墓门并没有什么机关,墓门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纹路。

    张五行开口问道“你们俩谁会开这种墓门?”

    我和虎子面面相觑,开墓门这种高端的技术活,一直都是七爷的工作,我和虎子虽然见过不少次七爷开墓门的情景,可真要是让我亲自去开,那还真开不了,先不说不知道这墓门后面的机关到底是什么样,就算是知道了,手里没有趁手的家伙事也绝对打不开。

    张五行见我和虎子这般表情,当即叹了口气,说道“那完蛋,你们俩都开不了这墓门的话,咱们此次的倒斗行动估计就到这里了。”

    我往前走了两步,再次观察了一下这墓门,看了一圈之后,发现这墓门果真就是个中规中矩的墓门,没有丝毫的花哨,也没有什么机关可言,甚至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看到这,我忽然灵光一闪,看了看张五行和虎子,就问道“这墓门就连一丝缝隙都没有,别说是我,就算是七爷来了,可肯定打不开,而且从咱们刚进来的时候,发现那巨蟒,就已经推测七爷曾经来过这里,现在七爷不见了,肯定是去了主墓,可现在这墓门却没有被打开……”

    张五行目光一聚,盯着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七爷不是从这里进去的?”

    我点了点头,说道“应该不是,既然七爷没有开这墓门,我猜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这墓门后面藏着大量的机关陷阱,一旦打开了,后果不堪设想!第二种就是这墓门根本打不开,墓门后面所用的石硝子跟之前碰到的所有机关都不同,很有可能就是从里面完全封死的!”

    虎子和张五行两人听我说完,先后点了点头,说道“嗯,有道理。”

    张五行接着问道“那既然七爷不是从这里进入的主墓室,那会是从哪里进去的呢?”

    张五行这句话直接把我问懵了,我他娘的哪知道七爷是从哪边进去的,这溶洞这么大,四面八方全是尖刺般锋利的钟乳石,视野被阻挡的很厉害,就算拿着强光手电,有些地方仍旧是照不到。

    就在这时,虎子忽然朝着西侧跑了过去,速度很快,好像是看见了什么宝贝一样,我和张五行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到想要提醒虎子小心的时候,他已经跑出去十几米了,只听见虎子在距离我们差不多三十米的地方,大喊一句“快来看,这有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