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血瞳
    张五行一愣,还没转身,就先往旁边走了两步,然后举起火把一照,只看见这倒下的青石门上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小蛇,正在朝着他的方向涌动。

    这蛇虽然不大,可毒性一点也不弱,要是被它们咬上一口,那结果跟成年蛇是一样的!只见张五行忙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黄色的瓶子,朝着地上一撒,只见那些个小蛇呼啦一下纷纷散开,就在中间让出了一条路。

    “你们俩赶紧过来!”张五行冲我们一摆手,示意我们过去。

    看见这小蛇如此惧怕张五行手里的那种液体,我和虎子当即不在犹豫,纵身一跳,直接跳上了那倒下的青石门,然后头也不回的喊道“快跑,后面的痋虫要追上来了!”

    我们一口气往前跑了最少有上百米,举起强光手电往后一照,发现那些青翅痋虫并没有追上来,这才缓了一口气,才开始仔细打量起这里的环境。

    虎子和张五行两人举着火把警戒着,我打起强光手电在四周照了照,发现这里的空间十分巨大,地面凹凸不平,不少凸起的地刺一根根竖立着,看起来十分的吓人,再往上看,只见头顶上也是这种地刺,一根根的全是尖刺朝下,很像是千年溶洞里的钟乳石一般。

    张五行开口说道“没想到地下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空间,你们见过这样的古墓吗?”

    我和虎子都摇了摇头,这古墓大多是人工修建,像这种直接利用自然形成的溶洞,将整个古墓链接在一块的,还真是很罕见。

    虎子举着火把也看了半天,然后问道“这到底往那边走才是去主墓室的?”

    虎子这话音一落,我和张五行又听见一阵嘶嘶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蛇,要不然就是巨蟒。

    我们一下子紧张起来,张五行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摸出强光手电,朝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照了照,只见一只巨大的蟒蛇盘在一块巨石上,蟒蛇的脑袋足有两个篮球那么大,正朝着我们吐着信子,看样子随时都可能冲过来攻击我们。

    我一把将苗刀握在手里,小心的提防着这巨蟒,虎子却忽然开口说道“老白,不对劲啊,你看那巨蟒身子上有血。”

    听虎子这么说,我定睛一看,只见那巨蟒身上大大小小布满了口子,很明显是跟什么东西搏斗过,再仔细一看,那些口子虽然大小形状都不一样,但是凭我的经验推断,只有军刀能够造成如此平滑的刀口,应该是七爷来过这里。

    想到这,我忙又往前走了几步,打起手电一照,忽然发现前面有一排十分清晰的血脚印,心里就咯噔一下,难不成是七爷留下的?

    我快步走过去,蹲下身子用手丈量了一下,发现这血脚印还真的和七爷的脚大小差不多,只是这血脚印是两排,而且看这鞋底拓上的纹路,应该不像是七爷的鞋,更让人困惑的是,七爷有一只脚是废的,而这血脚印很明显是一个双腿健全的人快步走过去的。

    看到这,我和张五行都是一愣,张五行说道“难道除了七爷,这墓里还有其他人?”

    我摇了摇头不能确定,又用手电照了照那巨蟒,巨蟒被我手电的强光一照,显得十分的愤怒,冲着我们嘶嘶的叫着,却并没有冲过来,看样子是受了不小的伤,一时间丧失了攻击能力。

    虎子走过来说道“既然这里有血脚印,那咱们往这个方向走肯定就对了,说不定七爷已经先一步过去了。”

    我和张五行都觉着虎子说的有道理,于是一致决定往前走。

    这地下的巨大溶洞很长,我们大概走了十几分钟,仍旧看不到尽头,这溶洞十分的潮湿,越往前走地面就越滑,逐渐的地面上开始出现一些绿色的蕨类植物,期初只有一小部分,越走,这些蕨类植物就越多,走到后来,我发现整个地面全部被这些蕨类植物给覆盖了,走上去就像是踩在绿色的地毯上一般,脚下软软的,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就在这时,虎子突然骂了一句“他娘的,我怎么感觉脚下这玩意在动啊?”

    其实我也隐约有这种感觉,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现在虎子忽然说出来,我也点了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总觉着怪怪的。”

    这时张五行也开口说道“我也感觉到了,一直没敢说。”

    我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这绿色的蕨类植物,人脚踩上去,因为隔着鞋底,感觉十分的不敏感,现在我用手直接摸上去,就非常明显的感觉到这些蕨类植物竟然在有规律的蠕动,虽然蠕动的频率很低,但仍旧能感觉得到。

    “这玩意真的在动!”我连忙出声提醒。

    张五行和虎子连忙蹲下身子,也摸了摸,然后说道“我靠,不会又碰见什么奇怪的玩意了吧?这地方太他娘的邪乎了。”

    我刚要抬头回话,就看见我们强光手电的尽头,再次出现了那个浑身雪白小孩的身影,看他一脸煞白,两只眼睛就好像充血一般,正盯着我们三个人看,只见他站在这些植物毯子上,身体随着这植物也有规律的一动一动,左右微微晃动。

    看到这我不禁一愣,难道说这小孩真的是鬼?虽然这些蕨类植物在轻微的蠕动,可还不至于能让一个人跟着动,毕竟我们的体重在这,这些蕨类植物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可这小孩就像是没有体重的人一样,与其说他是站在这些蕨类植物上,倒不如说他是漂在上面,整个画面看上去十分的诡异。

    我想要转身提醒虎子和张五行,却发现两个人仍旧低头抚摸着那些植物,一动也不动,就好像被定身了一般,我连忙伸手去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发现两人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脸上仍是保持着刚才说话的表情,目不转睛的盯着地面。

    我看到这场景,一下就慌了神,抬起头再往那小孩的方向看去,却发现那小孩竟然不见了!我忙转头四处查看,刚把头转向左侧,忽然就发现这小男孩就在我旁边,我们两个的额头几乎要贴在一起了,只见他目光阴冷的盯着我,两行血泪已经流到了脸颊上,一双手正掐住虎子的脖子,画面十分的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