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蛇冢
    说话间,那碧绿的翡翠棺椁裂缝越来越大,转眼一看,那裂缝已经有小孩子手臂粗细了。

    我打起手电顺着那裂缝往里照了照,忽然发现里面的木棺旁有一个青石手柄,一头连接着那青石门,一头镶在木棺之内,青石手柄足有擀面杖粗细,看上去应该就是开启这青石门的机关。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根本无法靠近那棺椁,眼前凹陷的深坑里面全是钢刺,可以下脚的地方也就二十公分,想要过去那棺椁至少还有七八米的距离,除非我能长翅膀飞过去,否则也只能看着干着急。

    这时候那些青翅痋虫的注意力已经逐渐从那些爆裂的眼球上转移开,有几只已经朝着我们嘶鸣了,看架势马上就要朝着我们冲过来。

    就在这时,只见张五行从他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一捆很细的绳索,说道“看样子必须得开了前面那棺椁这青石门才能打开!”说完,只见他将手里那小拇指粗细的绳索朝着棺椁就摔了过去,绳索前端的抓钩不偏不倚的正巧甩在那棺椁的缝隙之内。

    张五行使劲拉禁了绳索,朝我喊道“跳过去,我撑得住!”

    这时候身后的痋虫已经开始朝着我们冲过来了,如果在犹豫大家都要死在这,我看了看张五行一眼,他冲我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我纵身一跃,直接踩在张五行的绳索上,然后紧接着身体向上一跃,一个前空翻,就跳到了棺椁上。

    张五行是用身体拉扯绳索,被我这么一蹬,他整个人重心不稳,就要掉进那满是钢刺的凹陷坑里,幸亏虎子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张五行的衣领,这才没有让他摔下去。

    看到张五行没事,我敢忙转身研究这棺椁。

    刚才距离这棺椁有七八米的距离,看的不是很清楚,现在距离近了,这才发现,这棺椁四角分别挂着四个羊头,现在已经腐蚀的只剩下骨头了,也不知道一开始挂上去的时候就是羊头骨还是后来腐蚀的,反正现在看起来十分的诡异,再往下看,只见整个棺椁外侧密密麻麻刻满了花纹,这些纹路就像是人的血管一般,有粗有细,纠结在一起,最后全都朝着一个点汇聚。

    我连忙用手摸了摸这些花纹汇聚的那个中心点,手刚放上去,就感觉一股冰凉的寒气从手指尖瞬间传遍全身,整个人就好像是触电了一般打了个冷颤。

    “老白,你快点,这边快撑不住了!”虎子在我身后大喊一声。

    我转头看了一眼,只见那青翅痋虫越来越多,张五行和虎子两个人挥动着火把尽力抵抗,可随着它们数量越来越多,要不了多久,这两人肯定是撑不住的。

    现在我已经急的满头是汗,看着这翡翠棺椁一点办法也没有,这棺椁实在太奇怪了,一般的棺椁都会摆在墓室里,而这个棺椁竟然出现在甬道的青石门前面,要不是修墓的工人忘了把这棺椁放进墓室,就是这棺椁里躺着的小孩不是亲生的,而且一般的棺椁都会有一个封盖,无论封的再严密,总会能找到连接的位置,可这个棺椁就好像是整个的翡翠石一样,除了刚才裂开的地方,其他连一点缝隙都没有,我真是很好奇,里面这木棺是怎么放进去的。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虎子喊道“老白,小心!”

    我猛地一回头,忽然发现两只青翅痋虫越过了虎子和张五行两人,直直的朝着我飞了过来。

    对于这青翅痋虫我早有准备,一把抄出苗刀,反手就是一刀,就将这两只青翅痋虫砍成四节,然后心一横,反正老子是倒斗的,不是来考古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这棺椁给砸开!

    想到这,我提起苗刀,用刀柄使劲的朝着棺椁纹路连接的正中心位置就砸了下去。

    接着就听见咔嚓一声脆响,整个棺椁的外壳开始龟裂,接着就听咔嚓一下,整个棺椁完全的碎裂开,露出了里面的木质棺材,我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他娘的不是探龙棺吗?而且是九星探龙棺!棺材的侧面竟然出现了九个窟窿!

    “操,这是个九星探龙棺!”我大喊一声。

    张五行忙转头看过来,当他看见这棺椁侧面的窟窿时,说的“不是的,探龙棺的窟窿只会出现在棺椁上,绝不会出现在棺材上的。”

    我听张五行这么说,心里不免纳闷,既然不是探龙棺,那这棺材上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多洞来?还没等我想明白,只听见嘶嘶的声音响起,那棺材的窟窿里竟然爬出九条蛇,我一看这蛇的颜色,吓的几乎就要跳起来,这不就是我们在那甬道水里见过的剧毒彩蛇吗?只要被它的毒液染上一点,就会起的那种三色瘀斑,现在我还感觉肩膀剧痛。

    张五行似乎也看到了蛇,忙喊道“快拉那青石手柄,这不是棺材,是蛇冢!”

    看见这情形我哪里还敢怠慢,不等张五行开口,我就已经将那青石手柄给推了上去,只听见咯吱一声,在我面前的青石门开始震动起来,几乎就是个眨眼的功夫,这青石门轰然向下倒。

    我无处闪躲,眼看就要被这青石门给砸进那满是钢刺的凹陷坑里。

    就在这时,忽然感觉自己腰上一紧,我低头一看,只见一根登山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缠在我的腰上,我回头一看,只见张五行和虎子两人一起抓着登山绳的另一头,冲我喊道“快跳!”

    电光火石之间根本容不得我思考,本能的向后一跃,接着就感觉腰上传来一股向后拉的力道,我的脚几乎是贴着那钢刺划了过去,最后又被虎子拉住。

    “我擦,要是这登山绳再长一点,我这脚估计就保不住了!”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再次低头看了看一眼下面的钢刺。

    “快走!别墨迹了!”张五行伸手又挥了两下火把,将刚刚靠上来的两只青翅痋虫给逼退,然后一下跳上那倒下的青石门,冲我挥手说道“赶紧过来!”

    就在这时,我和虎子猛地发现在张五行的身后,出现了一群食指长短的彩蛇,于是连忙喊道“张老道小心!你身后有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