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碧翠棺
    只见一只已经长出了振翅的痋虫正朝着张五行背后飞去,被虎子一下用火把打了下来,这痋虫的翅膀被火焰一烧,发出一股很浓的蛋白质味道,肥胖的身体一下掉在地上,还在不停地蠕动。

    张五行被惊出一头冷汗,抬起一脚,直接把这痋虫给踩成肉酱,然后喊道“快走,看看前面有没有墓室,先进去躲躲!”话音一落,张五行转身就跑,我和虎子一边挥舞着火把,一边往后退,不一会,不少的痋虫都已经长出振翅,正在跃跃欲试想要飞起来。

    我和虎子见状不妙,忙从背包里掏出火油递给虎子“撒出去,我来点着。”

    虎子见我摸出一瓶火油,骂道“他娘的,老白,你忒不地道了,有火油为啥不早拿出来?”

    “操,不到万分危急的时刻,不能用!我他娘的就带了这么点。”说罢我掏出打火机,将虎子撒出去的火油一下点着。

    只听见那些痋虫在火焰里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地上的痋虫身上冒着火开始乱窜,很快将周围的痋虫也给引燃了,只剩下在空中飞着的一些痋虫,正试着往我们这边冲,只不过火焰掀起的热浪似乎阻挡住了他们,看样子一时半会冲不过来。

    我和虎子忙转身朝着张五行的方向追去,跑了大概三分钟,只见张五行呆立在一块巨大的青石门前,抬着头,似乎在看着什么。

    虎子见他竟然在这里发呆,气就不打一处来,张口大骂“让你他娘的来找出口,你在这发起呆来了!操!”

    虎子骂完之后,一下跑到张五行身旁,抬手就想朝着张五行的脑袋上拍去,可这手刚抬起来一半,虎子整个人也呆住了,想要拍张五行脑袋的手,硬是僵在了半空,迟迟没有落下。

    大概三四秒之后,虎子转过身,一脸紧张的看着我说道“老白……你快来…快来看看。”

    我见他如此紧张,连忙跑过去,只见这青石门前赫然摆着一具棺椁,棺椁长不过一米七左右,宽不过一米四,从大小来推断,肯定是个小孩的棺椁,棺椁通体呈现出翠绿色,很像是翡翠,里面还有一层一层的绿色纹路,我定睛一看,那绿色的纹路似乎还在动,竟然像活得一样。

    我看了半天,心里纳闷,这虎子一向是看见棺材就兴奋的不行,怎么现在看见一具这么值钱的棺椁却整个人吓呆在这里?于是就拍了拍虎子问道“这棺椁怎么了?你丫不是看见棺椁就上头吗?这次是怎么了?”

    虎子身体已经开始微微的颤抖,抬手指了指棺椁的右侧,说道“你看那边!”

    我现在站的位置被棺椁挡住,看不到右边的情况,听虎子这么一说,我连忙往右走了两步,低头一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十几只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们。

    为什么说是十几只眼睛而不是十几双,是因为这些眼睛的距离都和分散,正常的一双人眼中间的距离肯定不会太远,一般都是一公分左右,可这地上盯着我们的眼珠子,每一个相距都将近五公分,看起来颇为骇人。

    “他娘的,这眼珠子怎么这么邪乎!”我骂了一句,还没等有所动作,就听见身后嗡嗡声响起,那些长着振翅的痋虫已经开始朝着我们这边飞过来了,我转身一瞧,吓得大叫一声,这痋虫的数量又增加了不少,足有上百只,密密麻麻的一片。

    “没时间了!赶紧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我话音一落,就蹲下身子开始查看那些眼珠子。

    只见这些眼珠子都被固定在地面,确切的说是整个的眼球!

    张五行看了之后,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这是直接从人眼窝里挖出来的啊!”

    虽然十分的不愿意,我还是伸手去摸了摸那眼球,只感觉上面有一层透明似琥珀的东西,将眼球整个包裹起来,看起来这眼球又大了不少。

    虎子这时候已经拿着火把开始驱赶那些振翅痋虫了,见我们两个依旧在研究那眼球,就着急的冲过来,没等我和张五行站起身子,就飞起一脚,将那十几只眼球一下踢散了出去,有两只眼球不小心撞在了墙壁上,外层的琥珀层被撞碎,里面的眼球一下爆裂开来,发出一阵脓臭的味道,呛得人直想吐。

    就在这时,那些痋虫似乎被这种气味给刺激到了,纷纷朝着那眼球爆裂的方向飞过去,然后贪婪的趴在上面吸食着。

    虎子一看这种情况,连忙将其他的眼球全部捡起来,甩手扔出去老远,那眼球摔在地上,应声爆裂,痋虫也转头朝着那眼球爆裂的方向飞去。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脚下的地板震动了一下,连忙大喊一声“不好!快靠边!”

    话音刚落,就感觉脚下的地板震动的更加厉害,随后轰隆一声全部碎裂,好在我已经提醒过虎子和张五行两人,我们分别站在比较靠近墙壁的位置。

    只见中间的地板碎裂之后,下面是个五米多深的凹槽,我小心的探起身子往下一看,只见下面密密麻麻布满了钢刺,这刚才要是掉下去,肯定被串了糖葫芦了。

    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更加的尴尬,虽然那些痋虫都围在爆裂的眼球附近,一时间不会来攻击我们,可我们现在全站在墙壁边缘,脚下的地面只有二十公分宽,别说跑了,就是稍微挪动一下身子都吓出一身冷汗,生怕掉进这布满钢刺的凹槽里。

    就在这时,只听见我正前方传来咔嚓一下,物体碎裂的声音,现在这种环境之下,这种声音就像是炸雷一般在我耳边响起,我抬头一看,只见那碧绿的翡翠棺椁竟然开始出现一条细微的裂缝,当即心说不好,早不裂,晚不裂,偏偏在这个时候裂开了,这不是要了亲命了吗!

    “老白,怎么办?”张五行开口问道。

    我他娘的也不知道怎么办,俗话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这棺材里的东西肯定要比那大粽子还难对付,我抬头看了看虎子和张五行两人,为了不让他们惊慌,只好回道“没事,虎子你盯好了后面的痋虫,张老道,咱们俩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开启这青石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