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痋佣蛊僵
    我几乎没有做任何的思考,本能的向下一蹲,就感觉头皮一紧一阵劲风从我头顶扫过,当我转过身子的时候,只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一个骨瘦如柴的高个子,足有两米多的,手上拿着一个战戟,面无表情的朝我攻过来,出手极快。

    我一看不好,连忙两下退了两步,身体向后一仰,这才堪堪躲过那瘦高个的致命一击,刚想还击,就感觉脚下一滑,低头一看竟然踩在了那藤蔓上,整个人就开始向左侧倾倒。

    现在我所在的位置是一个一边悬空的阶梯,右侧是墙壁,左侧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这要是摔下去,肯定粉身碎骨。

    就在我要掉下去的一瞬间,那瘦高个又是轮圆了战戟朝我砍过来。

    我心里一喜,心说你要是不砍我,说不定我还真就掉下去摔死了,可你这一下,可算是救了我。

    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那人的战戟,借着战戟的力道,稳住身子,然后向右一滚,先是脱离了悬崖边,确保自己位置安全之后,想要还击,却发现那瘦高个竟然转身朝着台阶上面走去,似乎并没有再攻过来的意思。

    没了这怪人的威胁之后,我忙仔细超前看了看,忽然发现,这瘦高个我竟然见过,不就是之前在地宫里见到的那个吗?记得当时虎子还在跟他搏斗,我还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象没想到还真在这碰见了。

    这时候听见那古树上叮当声一片,我转身一瞧,只见那些花脸大马猴已经把张五行和虎子两人团团围住,两人拿着军刀和火把苦苦支撑。

    眼看着他们就要被这群猴子围堵在一根很细的树枝上了,如果真要是退到那里,恐怕那树枝撑不住他们两个人的重量,肯定会摔下去。

    看到这里,我赶忙两步冲到台阶上方,一把抓住那捆凌乱的登山绳,然后把军刀卡在台阶的石缝里作为固定,拴好登山绳之后,冲他们两人喊道“小心,我把登山绳扔过去,你们抓好了荡过来!”话音一落,我就使出吃奶的劲,拼命的朝着虎子和张五行的方向甩了过去。

    然后一脚踩在军刀上,用于固定。

    张五行和虎子两人几乎是同时抓住登山绳,然后毫不犹豫的就朝着下面一跳,我只感觉脚下的军刀一紧,差点就要从石缝里崩出去,好在我踩的劲大,不然这俩人还真没荡过来,就要摔死在悬崖下面了。

    过了好大一会,张五行和虎子两人才顺着登山绳爬上了台阶,然后气喘吁吁的坐在台阶上,好大一会才缓过劲来。

    虎子站起身子,看了看那些还在愤怒咆哮的花脸大马猴,手上一松,竟然把腰带解开了,然后转过身,脱下裤子,露出那大白屁股冲着大马猴扭了两下,然后又转过身冲着他们做了个鬼脸。

    看到虎子的这个举动,我和张五行都是又气又想笑,敢情这虎子是在报复刚才那个冲他亮屁股的大马猴。

    张五行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说道“赶紧着把裤子穿上,难不能哪天你被狗咬了一下,还再咬回去吗?”

    虎子提起裤子,听到张五行这么说,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说道“怎么?不可以咬回去吗?”

    张五行被虎子这股子天真无邪的报复心给气的没话说,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可以,只要你愿意。”

    虎子脸上表情一横,说道“那是,老子当然要咬回去。”

    我看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没完没了了,于是说道“你们两个够了,看看前面那家伙!”

    听我说话,两人同时抬头望去,看见那个瘦高个面无表情的怪人之后,都是一愣,虎子问道“我的妈呀,比我还高?这不是之前咱们在地宫里见到的那个……”

    说这话,虎子就要往前走,可第一步还没迈出去,就已经被张五行拉住,然后说道“别过去,那家伙厉害的很。”

    虎子一愣,估计是看见张五行的表情十分的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就听话的将腿收了回来,然后问道“怎么个情况?”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战斗的情景,好像这瘦高个的怪人有攻击范围,只要进入到他的攻击范围之内,他便会发起进攻,就好像是镇守阶梯的大将军一般,想要通过这阶梯,恐怕只能先搞定他了。

    “张老道,这怪人好像是有攻击范围的!”我连忙提醒张五行。

    张五行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有攻击范围,大概半径十米左右!”

    我和虎子都是一愣,然后异口同声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张五行说道“当然知道,这是黑苗古族里面最邪恶的祭祀手段,蛊僵!先用痋虫将人的血液全部吸干,然后用特殊的材料涂抹在尸体表面,让干尸的皮肤变得坚硬不腐烂,然后喂食蛊虫,这些被干尸吞噬的蛊虫全是经过长期培育衍生出来的,只要东西靠近它们十米的范围内,便会发起攻击!”

    “你说这干尸是蛊虫在控制的?”我惊讶的问道。

    张五行点点头,接着说道“而且这不单单是蛊僵,更是痋佣,绝对不能用利器将他的皮肤划破,不然的话,他体内的痋虫碰到空气之后,便会从休眠状态下苏醒过来,到时候更麻烦。”

    虎子听完直挠头,说道“他娘的,你意思是这怪物还打不得?”

    张五行再次点点头。

    虎子急的抓耳挠腮,说道“难不成咱们跟他讲到道理?让我们过去?”虎子说完这句之后,又看了我一眼,说道“老白,上!你去骂死他!”

    我瞪了虎子一眼,骂道“他娘的,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看了看张五行,忙问道“既然你了解的这么清楚,那肯定有破解的办法了?”

    张五行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每一种蛊苗术都有法可解的,像这种痋佣蛊僵,……无解!”

    在我们三个里面,对这些蛊术,痋术比较了解的,就只有张五行一个人了,听他都说无解,恐怕我们也只能走到这里了!

    我无奈的转身看看,只见那古树上面仍旧坐满了大马猴,现在已经停止了嘶嚎,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们,好像在看大戏一般。

    虎子使劲的挠了挠头,骂道“他娘的,现在退也退不回去,走也走不过去,难不成要困死在这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