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桑木棺
    我踩着地上的獒血,走出机舱,借着手电的光照了照四周,发现地上留下五六具巨獒的尸体,其他的一些巨獒已经散去,就忙招呼虎子和张五行从机舱里出来。

    “看来咱们在这里带着不是长久之计,赶紧找到墓道口,下墓或许还能安全点。”

    虎子和张五行两人连忙点头同意,可在我们查看了周围环境之后,全都犯了难,这山谷虽然算不上十分的巨大,可要想在这里找到古墓的入口,简直比登天还难,而且现在正值黑夜,手电的光源有限,根本无法看出山谷周围的岩脉走势,无法推测龙脉所在位置。

    看着一片狼藉的环境,虎子叹了口气,说道“要是七爷在就好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张五行的叫喊声,我和虎子连忙朝着张五行叫喊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就在我和虎子还在勘察地形的时候,张五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去几十米了,见他现在喊叫,我也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忙跑过去看。

    这一看才发现,原来距离我们发现机舱不远的地方,竟然有一处燃尽的篝火痕迹,我走过去摸了摸,一些烧黑的炭木竟然还有一丝温度,看这山谷月黑风高,如果真有人在不久前生了这堆篝火,那肯定是七爷不会错。

    虎子举着火把,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发现地上向东面的草有被踩踏过的痕迹,于是我们就朝着东面出发,一路沿着这种踩踏痕迹过去,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就来到了山谷的边缘,一个巨大的岩壁面前,那种踩踏的痕迹也就到这里就消失了。

    我和虎子仔细看了看这岩壁,发现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随后我打起手电往上照,这一照忽然发现岩壁上方十几米的位置竟然出现了很多排列整齐的石窟,而且那石窟的边缘好像还有人攀爬的痕迹,一个石窟的边缘出现半只脚掌的鞋印,看上面的泥土还很新鲜,应该是刚过去不久。

    虎子一边掏出登山绳绑好抓钩,一边说道“看来,七爷来过这里,可为什么他不先联系咱们?”

    我摇了摇头,也不清楚原因,可能是他并没有发现我们,看这痕迹,他总比我们要快一步。

    虎子将登山绳甩上岩壁,我第一抓住登山绳开始往上爬,张五行跟在我后面,虎子在最下面殿后,就这么向上爬了十几米之后,来到里一个岩窟边缘,我一手抓着登山绳,一手拿着手电往里照,发现这岩壁四周被打磨的很光滑,石窟里面还放着一具黑色的木棺,看上面的纹路这棺材应该有个几百年的历史了。

    我进了岩窟之后,张五行和虎子也先后走了进来,虎子看见棺材之后,基本丧失了思考能力,掏出工兵铲,就要去撬这棺材,在试了两次没能成功之后,冲我喊道“哎,我说老白,你倒是搭把手啊?”

    我用手电将整个石窟打量了一下之后,看了看虎子说道“七爷很明显来过这个石窟,他都没有动这棺材,咱们就别碰了,万一出来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咱们没法处理。”

    虎子一瞪眼,刚想反驳,张五行马上接过话说道“是啊,像这种棺材,外面没有椁,所用的材料也是普通的木材,里面是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的。”

    听了张五行的话,虎子撅了噘嘴,没有再继续打这棺材的注意,可张五行的话,却提醒了我!

    刚进这石窟的时候,我就感觉这棺材不太对劲,现在总算明白过来了,这棺材竟然是桑木做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免一惊,在西凉墓的时候,七爷就说过,古人习俗,前不栽桑,后不种柳,院中不养鬼拍手,这桑木,柳木,杨木是古人最忌讳的三种木材,绝不会用这些木头去做棺材,在西凉墓里那柳木鬼棺的事情,现在我还心有后怕,没想到在这里又碰见了桑木棺。

    我心里一惊,难怪七爷并没有开棺,甚至在这里停留的时间都很短,脚印只在洞窟边缘位置留存,其他地方并没有脚印,恐怕就是因为发现了这棺材的材质,才没有多做停留。

    察觉到不对劲之后,我连忙招呼虎子和张五行往外走,这种桑木棺椁属阴,碰见阳气就会吸收,棺材里的尸体很快就会起尸,我们还没有走到石窟的边缘,就听见那棺椁里开始有动静,砰砰砰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只感觉有只大粽子要从棺材里蹦出来。

    虎子和张五行听见这声音之后,哪里还敢在这里停留,一个比一个跑得快,抓着登山绳都开始往上爬。

    又爬了五六米之后,又来到另一个石窟边缘,我打起手电往里照了照,发现这石窟之内并没有棺材,但却很深,用手电的光线已经照不到尽头了。

    我刚想要进去,就感觉登山绳抖动的十分剧烈,忙低头查看,只见刚才那石窟里冒出一个骨瘦如柴的粽子,双手正抓着登山绳左右的摇摆,我们三个在登山绳上就像是荡秋千一般被荡来荡去。

    张五行骂道“都是你个财迷心窍的,把这破玩意给吵醒了吧!现在好了,它拿我们当猴耍呢!”

    这登山绳越荡幅度就越大,后来我们几乎被它晃得头晕目眩要掉下来,我当即心一横,心想掉下去或许会更危险,倒不如跳进这石窟里看一看。

    想到这里,我就趁着登山绳晃到洞口边缘的时候,两手一松,身体朝前一跃,整个人就跳进了石窟之内。

    紧接着张五行和虎子见我跳了进来,也学着我的样子一前一后跳了进来。

    我见他们也都跳了进来,回身再看那登山绳,发现仍旧在晃动,我走到石窟边缘探出身子往下看,只见那只骨瘦如柴的粽子,仍旧抓着登山绳不放,靠着它自己的臂力,竟然开始一点点的网上爬起来。

    我一把抽出军刀,毫不犹豫的将那登山绳砍断,那粽子原本身体就已经全部靠在了登山绳上,这下登山绳被我砍断,这粽子连着登山绳一起掉进了山谷之内。

    只感觉这粽子摔下去的地方,引起一阵骚动,过了好半天才安静下来,我忍不住在心里捏了把冷汗,看来这下面还真有不少厉害的家伙在等着我们,要是刚才我们三个谁掉下去了,恐怕现在已经去见阎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