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毒蜇子
    外面的那些巨獒估计是被虎子这一枪吓到了,纷纷开始后退,虽然口中依旧发出骇人的低吼,但总算是停止了对机舱的攻击。

    张五行侧着身子,向外看,说的“这巨獒到底有多少只?我看这正前面就有不下十只,估计机舱后面还有。”

    我连忙走到机舱后面,透过缝隙往外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七八只巨獒已经开始从后面迂回过来,看样子是想从机舱后面找到突破口,没想到这群巨獒竟然还有这样的团队合作智商!

    “虎子,快来!”我叫了一声虎子,忙把猎枪从缝隙里伸出去,朝着走在最前面的那只巨獒就是一枪。

    这一枪由于距离巨獒太远,并没有发挥出猎枪的威力,只是让那几只巨獒顿了顿身形,又继续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

    虎子一看之后,不由得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说道“我擦,这只是獒王吧!他娘的,个头真大。”

    我听他说完,连忙往外看,只见一只青色巨獒,个头几乎是其他巨獒的两倍,正不紧不慢的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

    看见这种情况,我不由得心里一阵发寒,如果真要是獒王带头冲过来,恐怕这小机舱根本就抵挡不住。

    就在这时,我和虎子突然听到一阵嗡嗡声,我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原本机舱里放置装备的木箱子最低层,有一个足球大小的圆形物体,这嗡嗡的声音就是从那圆球里发出来的。

    我连忙走过去,低下头一看,不由得吓出一身白毛汗,忙对虎子说道“他娘的,这是毒蜇子,惊了它们,咱们都得完蛋。”

    虎子一听是毒蜇子,吓得连忙后退了两步,说道“老白,你小心点,千万别惊了它们,这么大的蜇子巢,指不定会有多少毒蜇子呢!”

    张五行见我们两个在这边小声的嘀咕,就走过来问是怎么回事。

    我指了指那毒蜇子的巢,说道“这是毒蜇子,一种含有剧毒的大马蜂,只要被它们叮上一两下,就算是头大象,也得倒地上。”

    张五行听完,脸上立马挂起笑容,忙说道“操,这下有救了!”

    我和虎子先是一愣,只见张五行在那木箱子里翻来覆去的找着什么东西,因为这木箱子距离那毒蜇子的巢十分的近,我和虎子都怕他一不小心惊了这些毒蜇子,于是就想要制止他,可还没等我和虎子开口,只见张五行已经从那木箱子里拿出一个白布包,打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了几件防护服,然后扔给我和虎子,说道“像这种科学考察队,一定都会备着这种防护服,不但能防止蚊蜂叮咬,还能防毒蛇!赶紧穿上。”

    看见这防护服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张五行的想法,丝毫没有犹豫,忙将这防护服穿上,只感觉这防护服非常的厚,而且穿起来十分费劲,只是把这衣服穿上,已经累得我一身汗,心说就算是上太空,穿宇航服也就这样了吧?

    衣服穿好之后,只见张五行一把抱起那毒蜇子巢,然后将那毒巢从机舱的一个缺口处扔了出去,正巧仍在那獒王的脚下。

    这毒巢被扔出去之后,那些巨獒现实紧张的回避了一下,然后发现这毒巢并没有什么威力的时候,纷纷聚上来,用鼻子去闻那毒巢。

    就在这时,只见那毒巢之内忽然涌出一阵黑色烟雾一样的东西,定睛一看,全是毒蜇子,刚刚围着毒巢的那些巨獒被蜇的惨叫连连,也顾不得共计我们的机舱,开始四散逃窜。

    那獒王被蜇的最惨,刚想要往前跑两步,就看它如同喝醉了一般,四肢晃悠了两下,扑通一声,就倒在地上,抽搐了两下,就不动了。

    我们一看这毒蜇子果然奏效了,虎子便一把拉开舱门,冲我们一摆手说道“快走!在这里待着肯定要……”虎子话音没落,一只巨獒猛地就冲了出来,朝着虎子扑了过去。

    那架势凶猛至极,如果真是把虎子扑倒了,我估计虎子也得交代在这里了,于是来不及多想,掏出猎枪,朝着那巨獒的脑袋上就是一枪。

    这一枪直接就把那巨獒的脑袋给轰爆了,一片鲜血,直接撒在了我的护目镜上,等我擦干净镜子上的血之后,发现虎子已经站起身子,而且还在向我摆手,说道“不行,老白,快回去,快点!”

    话音一落,虎子先一步已经进入到了机舱之内,我还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见虎子和张五行已经再次退回到机舱里,也不敢怠慢,紧跟着也回道了机舱内。

    就在我进入机舱的一瞬间,虎子猛地将机舱的门再次关闭,几乎就在同时,只感觉整个机舱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刚刚被虎子关闭的机舱门,就被撞的凹陷下去。

    我紧张的忙往外看,只见又是一只巨大的獒王已经冲到了机舱门下。

    听见外面嗡嗡声还在持续,那些毒蜇子仍旧疯狂的攻击着一切它们能看到的东西。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只獒王似乎丝毫不受毒蜇子的影响,一下一下的装着机舱的门,虽然力道不如刚才第一下那么剧烈,可每一次撞击,仍能让整个机舱震动。

    我们三个穿着厚重的防护服,行动起来十分的不方便,就连给猎枪填装子弹也变得迟缓起来,最后就在这獒王要将机舱门撞开的时候,我们终于将猎枪的子弹装填完毕。

    这时只听见“砰”的一声,机舱门终于承受不住如此猛烈的撞击,被撞飞出去,与此同时那獒王的脑袋也伸进了机舱里。

    “打!”我猛地喊了一声,三竿猎枪同时开火,全轰在了这獒王的头上,把它一颗巨大的獒头瞬间轰的血肉模糊。

    獒王吃痛惨叫连连,想要将头缩回去,却发现脖子被卡在了机舱门上,头根本就缩不回去。

    我们三个不敢大意,纷纷退到一旁,再次开始装弹,大概一分钟的时间,我们三个再次举起猎枪,对着这獒王的眼睛、嘴巴就轰,三枪齐射,那獒王惨叫一阵之后,终于没了声音,这时鲜血已经将整个机舱的地板全部染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