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阴差拘魂
    虎子朝我走过来,站在我身旁,说道“老白,这地方邪性啊!不会又是那种幽魂之地吧?”

    不等我说话,只看见前面的张五行身子忽然晃悠里两下,险些摔倒在地上,整个人脸色煞白,虽然现在不知道他到底是人是鬼,但总归是自家兄弟,见他这般模样,我和虎子连忙过去扶他,可刚走了两步,只看见张五行猛地转过头,朝着我们做了一个很恐怖的表情,然后脸上挂起让人直冒寒气的诡异笑容,说道:“来呀,过来呀。”

    我和虎子连忙止住脚步,我已经将苗刀横在胸前,虎子也举起了双管猎枪,说道“你他娘的到底是不是张老道?”

    只见张五行微微一笑,嘴唇蠕动了两下,好像是在说什么,只不过声音实在太小,我和虎子都没有听见,刚想开口再去问他,只见他头一低,整个人就栽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我和虎子小心的靠过去,刚走了三步,第四步腿还没抬起来,我整个人就僵在那里,只见一群身着盔甲,手持长戟的古代士兵,正齐整整的从山谷正中间穿过,就和我们在幽魂之地附近见到的一模一样,只是这次距离我们十分的近,最多不过三十米左右,我和虎子又站在一个比较开阔的地域,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眼前整齐的走过。

    虎子浑身一哆嗦,低声道“老白,这阴兵借道怎么出现了两次?是不是跟前不久见到的那一队人马是同一批?”

    虎子的声音压得很低,可还是出现了异常状况,只见那阴兵队伍里有一个士兵竟然转头看了我们俩一眼,我和虎子跟他对视了一下,只感觉一股寒意袭来,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我们都看的清楚,那个阴兵的五官长相竟然跟张五行一模一样,只见他看到我们之后,动了动嘴唇,虽然听不见他的声音,但是从他的口型上来看,分明就是救命两个字。

    阴鸷的气息逐渐笼罩了整片林子,这队阴兵队伍并不算长,大概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就穿过了整个山谷,等到阴兵全部消失之后,虎子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说道“他娘的,我是不是眼花了?好像看见张老道就在那队伍里。”

    我晃了晃脑袋,用手电照了照那阴兵消失的地方,不由得一愣,只见那里是一面完好的崖壁,断崖面光滑无比,一看就是被人打磨过的,只是这阴兵借道的超自然现象一般都发生在密林的小路上,这种直接撞墙消失的阴兵,借的是哪门子的道啊?我心里正纳闷,就感觉自己脚腕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吓得我一个哆嗦险些没有摔在地上,回头一看,竟然是刚才昏倒的张五行,醒过来之后抓住了我的脚。

    张五行这一系列诡异的举动已经严重的刺激了我脆弱的神经,我再也忍不住,冲着张五行咆哮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张五行一连咳嗽了十几下,整个背部抖动的十分剧烈,感觉他的肺都要咳出来。

    只见他咳嗽完之后,抬起头说道“我总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的,好像突然变得十分的乏力,也不知道为什么。”

    虎子一脸严肃的拿着猎枪几乎就要顶在张五行脑门上,说道“你他娘的为什么没有影子!”

    我连忙举起手电照着张五行,他低头看了看,先是一愣,然后很茫然的看着我们说道“我这是…这是被拘魂了。”说着,张五行伸手朝着自己背包里摸着什么。

    虎子眼一横,一脚踢飞了张五行的背包,怒道“你这张老道别整天神神道道的,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整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你虎爷可不信。”

    张五行先是一愣,然后好像很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既然你不信这些个迷信说法,那我有没有影子又有什么关系,不一样在你面前跟你说话?”

    虎子一愣,想了半天,估计是觉着张五行说的有道理,就缓缓的收起猎枪,然后又把张五行的背包给捡了过来递给他,说道“刚才在又看见阴兵借道了,而且好像你就在那阴兵里面。”

    本来张五行的手正在包里摸索着什么,听到虎子这么说,马上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忙问道“你确定?”

    虎子连忙点头,说道“当然,不信你问老白,他也看见了!”

    张五行转过头,冲我投来一个询问的目光。

    我点了点头说道“的确看见你就在那队伍里,而且好像还朝着我们喊救命。”

    张五行点了点头,说道“这就对了,我这是撞上阴差拘魂了!”说着,张五行勉强站起身子,指了指甬道口的那仅有的一束阳光,说道“快,快扶我过去,只要见了太阳,就会没事了!”

    我和虎子一听,连忙搀着张五行往那一束阳光的方向走去,可先张五行的身子显得十分的沉重,我和虎子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将他搀过去,可刚到甬道口,忽然那仅有的一道阳光就好像知道我们要过去似的忽然消失了。

    虎子连忙抬头看,透过茂密的树叶,发现天空上有一片很厚的乌云遮住了太阳,看样子马上就会下雨。

    这时候张五行开始浑身颤抖,嘴唇抖索的说道“再见不到太阳,我估计就要去阴曹地府报道了。”

    此时的虎子显得十分着急,看了看这三四十米高的参天古树,上面的树冠十分的茂密,将太阳的光线遮挡的严严实实,唯一能够进入光线的地方,又被乌云遮住,我和虎子一直抬头看着,按说这云应该是动态的,就算是遮住了一会,但总会飘过去的,可我和虎子看了半天,只发现这乌云竟然丝毫没有动,就好像是故意挡在这里一样。

    虎子骂了一声,从包里掏出登山绳,说道“他娘的,我爬上去看看,如果可以,你把张五行栓在登山绳上,我拉他上去晒太阳!”

    虎子在部队的时候,当过有线通信兵,当时爬杆训练他是第一名,这样的大树自然也难不倒虎子,只见他三两下就爬出十几米高,刚想继续爬,忽然好想感觉到了什么,猛地转身看了我一眼说道“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