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蟒胆
    张五行忽然这么大声一叫,吓得我和虎子都是浑身一震,本能的就向后退去。

    可就是这么往后一退,我就感觉自己脚下一空,整个人就掉了下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摔下来之后,我连忙抬头往上看,只见原本地宫里那些坚固的方砖,竟然开始发生了移动,就在我头顶的位置,一块方砖忽然裂开,也不知道是年代太久了,还是因为建造的时候就解释,被我一脚踩碎,整个人就掉在了地宫下方的甬道之中。

    不过好在我是屁股着地,虽然摔的挺疼,倒也没事大事,可虎子就惨了,脸着地,抬起头之后,鼻血哗啦啦直冒,就听他一手捏着鼻子,抬头大骂“他娘的,张老道,你这不是耍人吗?知道这方砖要塌你直接说不就行了,喊什么啊!吓的老子直接掉了下来。”

    虎子骂完之后,捏着鼻子揉了半天,才从地上站起身子,见张五行并没有回话,不由得咦了一声,又喊道“哎,我说张老道,你他娘的的倒是放个屁啊?”

    又过了五六秒,依然听不见张五行的声音,我心里顿时感觉不妙,想要爬上去看看,可这甬道实在太高,足有四五米,而且是直上直下,我们现在手上的装备根本爬不上去,只能对着那块塌陷的方砖洞口喊“张五行,上面出什么事了?说话!”

    就在这时,忽然听见甬道顶上传来轰隆隆一阵响声,只感觉整个甬道顶部都在颤动,眼看着几块方砖就从上面掉了下来,我连忙举起手电网上照,这一照不打紧,吓得我一身冷汗,连忙冲着虎子喊道“虎子,快把猎枪给我!”

    虎子并没有拿着手电,不知道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将猎枪递给我之后,这才抬头看,吓的他一声大叫“我的姥姥啊,怎么这么大一条蛇啊!”

    只见那只巨蟒已经将张五行死死的缠住,要不是张五行把手上的猎枪横在胸前,挡住了不少这巨蟒挤压的力道,恐怕现在已经去马克思那里报道了。

    我举起猎枪,也没多想,朝着那巨蟒身体就是一枪轰了出去。

    这种猎枪近距离杀伤力极大,可现在我们和那巨蟒之间,少说也得有七八米的距离,这一枪打出去,虽然不少钢珠都打进了那巨蟒的鳞片里,可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那巨蟒只是偏着脑袋看了我一眼,身子扔在不停的缩紧,看得出张五行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如果再不去救他,恐怕他就要死在这蟒蛇手里了。

    这时候,虎子大喊一声,掏出另一把猎枪,猛地向上一蹦,将枪口向上伸出不少,朝着那蟒蛇又轰了一枪,由于这蟒蛇体型巨大,现在又是呈螺旋状盘旋向上,所以根本就不需要瞄准,就能轰到蟒蛇的身体。

    虎子这一枪马上有了效果,虽然仍然没有给这蟒蛇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但明显感觉这蟒蛇的身体松了不少。

    我和虎子一看,猎枪对这蟒蛇有效,于是连忙开始装填子弹,大概十几秒的时间,我刚把猎枪子弹填装完毕,抬起枪管正要朝上轰,却发现那蟒蛇和张五行都不见了。

    心里马上就感觉不妙,连忙招呼虎子“小心,那家伙不见了!说不定正在什么地方藏着准备偷袭咱们呢!”

    我话音刚落,只见虎子猛地举起猎枪,就秒向我头顶的位置,我一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连忙蹲下身子,朝着一旁滚去,几乎就在同时,虎子的枪也响了,猎枪口喷着火舌子弹直接打在了那蟒蛇头部靠下一点的地方。

    由于这次距离比较近,虎子的猎枪的威力完全的发挥了出来,一枪就轰的那蟒蛇皮开肉绽,蛇血直接就洒了我一头一身。

    我滚在一边,还没等站稳身子,抬起枪管,对着那巨蟒的下巴就是一枪。

    这次我的枪口几乎要贴着这巨蟒的鳞片了,距离太近了,一枪直接把这巨蟒的脑袋给轰爆了,只见一只将近十米长的巨蟒身子就从头顶掉了下来,我躲避不及,就被这蟒身砸中,废了老半天劲,才从这蛇身下面爬出来。

    回头一看,只见这巨蟒身体差不多正中间位置,有一个鼓起的大包,看轮廓很像是一个人。

    虎子先是一愣,然后马上说道“老白,那里面会不会是张老道?”

    虎子说话的同时,我已经摸出苗刀划开了巨蟒的身子。

    这巨蟒刚被划开,就听见一声急促的咳嗽响起,接着张五行就带着一身的粘液从里面滚了出来,没等我和虎子说话,只见他手里提着一个鸡蛋大小的东西,在我们两个面前晃了晃,说道“哎,哥几个,快看,好东西啊!大补!宝贝啊!”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这巨蟒的蟒胆,见张五行如获珍宝一般将这蟒胆放进背包之后,抬眼看了看虎子,说道“倒斗分金的规矩,我懂,可这蛇胆不算冥器吧?”

    虎子瞥了一眼张五行,看了看他的背包,然后十分勉强的说道“这个…哎,行,不算!”

    张五行嘿嘿一笑,又看了看我。

    我见张五行这幅德行,真是脑袋一大,要说这虎子属于那种胆子太肥脑子太瘦的人,张五行就是一个纯粹的二百五。

    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问道“你人没事吧?”

    张五行高兴劲还没过去,只顾着看自己背包里的蟒胆,一边摆手对我说道“没事,这蟒没毒!在它肚子里这点时间还不要紧。”

    我听他说完,就更加坚信他是个二百五的推测,敢情他是故意让这巨蟒吧自己给吞了!

    我刚才还纳闷,原来在西凉墓里见到的巨蟒个个都及其灵活,一般的手枪都不一定能打的中他,更别说我们这种老式猎枪了,而且还是顶着巨蟒的下巴轰出的一枪,原来是这张五行在蟒蛇肚子里搞鬼了。

    这时候,虎子点着了火把,四处照了照,然后只见他脸色巨变,然后猛地把我拉向一边,低声对我说道“老白,你看!”说着他指了指张五行身后,然后接着说道“这张老道没有影子!而且据我所知,这蟒蛇一般不会直接吞食活物,都是用身体将猎物绞死了之后,慢慢吞食,可刚才……”虎子话说了一半,忽然停住了,只见张五行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我们身上,脸上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说道“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