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障
    可就在他们刚走不出去没多远,我忽然发现,自己脑门后面有一阵接一阵的风吹过来,很凉,而且力道很小。

    于是我就转过头去看,这一看,差点把我的魂给吓出来,要不是现在身体使不出力气,我非得从地上蹦起来不可,只见之前看见的那雪白的小孩,现在正蹲在地上朝我吹气,我一转头,正好跟他脸对着脸,看他那一张惨白的脸,再加上那双黑眼圈极重的眸子,只感觉自己背后冒出一阵冷汗。

    那小孩见我转过头看他,忽然张开了嘴,就要朝着我的脖子咬过来,我吓的刚想大叫,可嘴巴刚张开,那种食管里反酸的感觉又涌了出来,一口白沫子就从嘴里冒了出来,紧接着那种剧烈的疼痛感再次袭来,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

    那小孩忽然看见我这般模样,竟然停了下来,好像是十分嫌弃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转身消失在这地宫之中。

    我强忍着剧痛,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在地宫之后,心里骂道,这小兔崽子是不是看我这样嫌弃我?他娘的,老子竟然被一只粽子嫌弃了?

    这疼痛感持续了大概三四分钟的样子,身体又开始发烫,我趁着疼痛感消失的这段时间,连忙往四周看了看,发现虎子和张五行已经走出去很远了,在我的位置看过去,只见他们两个人的身影已经十分的模糊,手上所举的火把的光晕看起来也变得模糊起来。

    忽然,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发现虎子背后有一个不明物体正在靠近他,好像是个很瘦很高的人,我害怕虎子受伤,就想提醒他,可张了半天嘴,就是说不出话来,只见那物体已经距离虎子十分的进,可映着虎子火把的光,我就是看不见那东西的模样。

    只看见,那东西又瘦又高,要比虎子还高出一头多,要知道虎子已经是一米九多的身高了,这黑色的物体竟然比他还要高,如果是古人的话,应该不会高。

    看过了虎子,我又转头去看张五行,只见他这边也出现了怪异的现象,一条巨蛇已经跟到了他左侧,据我的目测来看,现在这条蛇距离他最多不会超过五米,以张五行的身手来说,早就应该发现了,可现在不知为什么,他仍旧举着火把往前走,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眼看着他们两个都出了状况,我是想喊也喊不出来,想叫也叫不出声,心里这个着急啊,可就在这时,忽然我背后有人叫我“老白?老白?”

    我回头一看,只见虎子已经举着火把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心里大惊,刚才还看见他在几百米开外,怎么这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了呢?我十分的纳闷,于是目光就从他身上跳开,去看远处的火光,这一看,就更把我看的晕头转向,只见远处的那个虎子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正在和那瘦高个的东西搏斗。

    对于虎子,我是在了解不过了,虽然远处的那个虎子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那我也绝不会认错,看他那动作,那身段,绝对就是虎子不会错!

    可如果远处的那个是虎子,我眼前的这个又是谁?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再加上我现在身体出现了问题,搞不好会是我自己的幻觉,可我自己心理也明白,经过刚才那种剧烈的疼痛,应该是不会产生幻觉的,即便是有幻觉,那也是一闪而逝,绝不会这么真实,因为刚才那种剧痛什么样的幻觉都会不攻自破。

    看着眼前的虎子,我虽然不能确定他和远处的那个虎子,两个人到底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但是现在我身体不能动,又会间隔性的出现各种痛苦的折磨,不管眼前这个是真还是假,我都不应该去戳穿他,省的一会他忽然发难,再要了我的命。

    只见虎子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一只胳膊从脖子下面传过去,然后就把我上半身给扶了起来,说道“这地宫忒他娘的大了,又黑的吓人,我走了很长一段,都没到边,有些担心你,就先折返回来了。”

    我听虎子这么说,心头一暖,这么多年的兄弟,果然还是自己人。

    就在这时,张五行忽然也出现在了我正前方,面色阴沉,气喘吁吁的看着我说道“他娘的,这地宫太大了,没找到墙壁,更别说什么陷阱了,我都怀疑咱们现在是进了古墓,还是到了地府。”说着,张五行抹了一把汗,然后靠近我蹲下,再次查看我肩头的瘀斑。

    只见他看了一会,忽然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我的外套上,十分小心的将外套从我身上脱下来,然后平铺在地面上。

    这时,虎子的注意力也被我的外套给吸引了,只见他们两个都盯着我外套的肩膀位置查看,半天张五行才开口说道“老白啊,我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了,你这是中毒了!”

    我心里一愣,中毒了?不能够啊,刚才在水里游泳还好好的,而且那些毒蛇的毒牙根本就没有能力刺穿我的作训服,我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伤口,怎么会中毒了呢?难道是中了什么蛊术?

    虎子这时候比我还着急,连忙问道“我说张老道,你是说老白中了蛊术?”

    张五行连忙摇了摇头,说道“就是中毒了,刚才那种蛇颜色十分的艳丽,一看就是剧毒,虽然毒牙并没有刺穿老白的衣服,可毒液已经透过作训服渗进皮肤里去了!”张五行一边说着,一边手上还在不停的鼓捣着什么东西。

    虎子听完先是一愣,然后说道“我说老白怎么在水里还没事,上来就开始出状况了,敢情是这甬道里的水,把他身上的毒液给稀释了,这身体离开了水之后,毒液无法再被稀释,这老白就开始发作了!”

    张五行点着头,说道“要不是这毒液被水给稀释过,恐怕老白现在已经去见阎王了!”

    我一听张五行提到去见阎王,忽然脑子里嗡的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于是连忙转过头去看,只见不远处真的也有另个一张五行,这时候正阴沉着脸,看着我,而且手上还在不停地做动作,示意我危险。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更加的害怕,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不过好在我现在身体不能动,要是我现在活动自如,恐怕早就要蹦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