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三色瘀斑
    虎子刚说完,忽然咦了一声,说道“你们快上来,我怎么看这里好像是个出口?”

    我听虎子这么一说,连忙游上去看,可这时候的甬道已经十分的狭窄,水面上根本容不下我们两个脑袋,虎子只好再潜回水中。

    我头刚露出水面,就感脑袋一震发热,头就开始懵懵的有些晕眩,于是连忙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仔细看甬道顶部。

    果然,就和虎子所说的一样,这甬道顶部的方砖有一个很明显的缝隙,虽然宽度仅有几毫米,但仍旧和其他的方砖格格不入。

    我连忙用手推了推,发现这方砖似乎有松动的迹象,只是我现在感觉自己浑身没有力气,推了两下之后,根本无法将它推开,于是大喊“虎子,我现在不知怎么的,浑身没劲,你来推,把这方砖推开,咱们上去。”

    很快,我就感觉虎子在水下拍了拍我的腿,示意我潜回水中。

    我也不再犹豫,敢忙又潜回水中,身体一进入水中,就感觉那种发热的眩晕感消失了不少,我抬头紧盯着虎子,见他使劲推了好几下那方砖,最终将那方砖推开,然后上半个身子就探了进去。

    这时候张五行已经在水里憋不住了,使劲的拍着虎子的腿。

    虎子整体猛地向上一抽,整个人就从这方砖的窟窿里爬了上去,紧接着张五行再也憋不住,一下探出脑袋,猛地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就传来剧烈的咳嗽声,然后说道“我的妈呀,这里怎么这么臭啊!”

    说着,张五行又咳嗽了十几声之后,才爬了上去。

    我也不敢在这水里多待,紧跟在张五行身后,就爬了上去。

    爬上去之后,只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地宫之中,张五行的咳嗽声,已经能听见清楚的回声了,可见这地宫不会小。

    我和虎子由于有了上次西凉墓的经验,背包里面没用到的火把全部用塑料袋密封好了,刚才虽然在水里泡了半天,但这火把仍旧可以十分顺利点燃。

    虎子高举着火把,试着往周围看了看,可惜这地宫实在太大了,虎子的火把光照范围有限,扫视了一只周之后,虎子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身上。

    “老白,你他娘的怎么了?是不是中了什么暗器了?”虎子惊叫一声,连忙蹲下身子,那火把距离我就更近了,照的我脑袋嗡嗡发热,头就更加的晕眩了。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我试着站起身子,可挣扎了几下之后,发现自己几乎一点力量也使不出来,只感觉自己背后的战备包足有千斤重,坠得我喘不过气。

    可我刚想要把占背包取下来,就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连抬起手臂的力量都没了,于是开口说道“虎子,我怎么感觉自己浑身发烫?身上使不出一点力气来。”

    虎子连忙将手里的火把递给了张五行,一把勾住我的脖子,把我抱在怀里,然后一下扯开我的上衣,紧接着,就听见虎子和张五行两人同时惊叫一声“啊!”

    我忙问“怎么了?”

    张五行从背包里翻出一面镜子,放在我头顶的位置照了照,透过镜子,我这才发现,自己左右肩膀,已经白花花一片,就好像是得了白癜风一样,紧接着,这种白色又变换成红色,当变成红色的时候,我就感觉浑身燥热,脑袋发晕,整个人好像马上就要昏死过去一般。

    “张老道,你丫懂得多,你看看老白这是怎么了?”虎子着急的问道。

    张五行摇了摇,说道“我也没见过啊,只知道中了蛊术的人,皮肤会变黑,可没听说会呈现白色瘀斑的,而且还会变色,你看!你看!又变了!变成青紫色了。”

    我现在抬头的力气都没了,只看见张五行手里那面镜子里,我肩膀上的皮肤果真又变了颜色,变成了青紫色。

    然后忽然一阵剧烈的刺痛感传遍全身,感觉自己骨头缝里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食我的骨髓一般,这种疼痛简直难以用文字来形容。

    我浑身开始抽搐,刚想要开口说话,只感觉胃里面一阵翻腾,整个食管开始变得酸烫,紧接着打了个嗝,一股白沫就从嘴里涌了出来,由于现在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正在抽搐,再加上口吐白沫,我清楚的听见虎子说“张五行,你那有没有治疗羊羔疯的药?我看老白这是得了羊羔疯了。”

    这时候,就感觉张五行走到我的身边,仔细看了看我,然后伸手掰开我的嘴,又看了看我的眼睛,说道“不对啊,我记得犯羊羔疯会翻白眼的啊?可老白现在眼睛正常啊。”

    现在我已经无法说话了,只感觉舌头已经没了知觉,身体正在剧烈的疼痛,又被张五行这么一捏,差点就把我疼的背过气去。

    这时候,只听见虎子说道“这样下去不行,万一老白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七爷又不知了踪影,以咱们的本事肯定是出不去这古墓的,你快想想办法啊。”

    这时候,那种剧痛感逐渐的消失,肩膀上又开始变得白花花一片,我逐渐也开始恢复意识,开口说道“你们别吵吵,刚才我抽搐那是疼的,你们把我平放在地上,别管我,先看看这地宫的结构再说,别一会再冒出什么厉害的主,把咱们一锅端了。”

    虎子小心的把我放在地上,然后递给我一个手电筒,冲我说道“那你自己小心啊,我把这手电留给你,万一碰见什么危险,你就打手电,我一定第一时间赶过来。”

    虎子把手电塞进我的手里,说实话,虎子这么做纯粹是为了我好,只是他不知道,我现在手指已经没有按开关的力气了,为了不让他担心,我只能说道“放心吧,你们俩检查地宫的时候小心一点,别踩到了什么机关,看好地上的方砖再动。”这段话说完,我肩膀上那片白色的瘀斑逐渐又变成了红色,身体上的灼热感马上就随之而来,整个脑袋开始眩晕。

    这时虎子和张五行两人好像还在对我说着什么,只是我现在只能看见他们张嘴,却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了,只感觉脑袋嗡嗡直响,就好像要爆炸了一般。

    接着就看见他们两个高举着火把,分别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