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水淹三军
    虎子蹲下身子,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定这蛊虫死透了之后,问道“你和七爷到底是怎么中这蛊的?难道真就和那小孩有关系?”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是不是跟那小孩有关系我不清楚,只知道这种黑蛊虫体积很小,你们别看它现在这样,其实已经增长了一百多倍了,原本这种黑蛊虫只有针尖那么大一点,可以刺穿人的皮肤,直接进入人体之内,因为没有任何的征兆也没有疼痛感,所以中蛊的人根本就察觉不到,等发现之后,已经晚了。”

    我和虎子点了点头,这时候,虎子忽然站起身子,也把上衣脱了,然后冲着我转了一圈之后,问道:“怎么?我身上没有吧?”

    我还以为虎子要干嘛,原来是怕自己也中蛊,于是就骂道“他娘的,就你个子大,胆子小,你他娘的要是中了蛊,老子就一枪崩了你。”

    虎子嘿嘿一笑,穿上衣服,看了看张五行,问道“张老道,怎么样?能走吗?”

    张五行罢了摆手,说道“我得歇一会,这种蛊太厉害了,进入人体之后,会逐渐的侵蚀人的中枢神经系统,让人变得疯疯癫癫的,嗓音,动作,以及性格都会发生改变,如果不能讲这种蛊虫驱逐出去,人就会一直这么疯癫下去。”

    张五行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喘着粗气。

    “那七爷怎么办?他会不会一直这么疯下去?”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按道理说七爷也是个经验丰富的倒斗高手了,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着了道。”说着,张五行缓缓的站起身子,然后打起手电,照了照这周围的环境,说道:“这甬道怎么是斜的?你们发现了吗?”

    由于我和虎子两人都是举着火把,用火把的光亮去看周围环境的时候,根本察觉不出来这甬道是直的还是斜的,只有张五行手电打出的光柱往前照了之后,才发现这手电的光柱竟然照在了甬道的墙壁上,这才看的出,这甬道并不是笔直向前的,而是斜着打的。

    “哎,是啊,这他娘的甬道怎么是斜的啊?”虎子也是惊讶一声。

    张五行连忙问道“我是第一次下墓,你们经验多,见过这种斜的甬道没有?”

    我和虎子都摇了摇头,按道理说,古墓里的甬道一般都是笔直的,古人是最讲究风水的,所以甬道必须修的笔直,否则斜路入宫,浑浊之气都沿着甬道进入地宫,形成反煞,凶吉颠倒,煞神入盘中,实为不祥之兆。

    张五行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咱们下的这个墓是个大凶之地啊。”说完,就迈开步子往前走。

    我和虎子也连忙跟上,可刚走了两步,我忽然感觉不对劲,连忙大喊“站住,别动!”

    张五行一个转身看了看我,问道“怎么了?”

    这时候,只听见咔嚓一声,张五行脚下已经踩到了机关,紧接着我就感觉整个甬道都在晃动,然后竟然有一阵阴风冲着我们的脸面就吹了过来,让跟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操,张老道,你呀踩到机关了!”虎子骂道。

    这时候,只听见哗啦一声巨响,张五行连忙举起手电向前照去,只见一股巨大的水流争正朝着我们冲过来,吓得张五行脸色发白,忙问道“老白,怎么办?这下完了,完了,全……”

    张五行的话还没说完,巨大的水流已经把我们湮没了,我和虎子水性还算不错,逆着水流开始往前游,张五行在水里憋着气,瞪大了眼看着我们,看样子他似乎不太会游泳。

    我冲着虎子使了个眼神,虎子一把拉住张五行的胳膊往前游去。

    这甬道本身就不算宽敞,被这水流一冲,整个甬道机会就被灌满了,我们三个在水里拼命的往前游,心想着争取在淹死之前,能够找到甬道的出口。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这甬道也不知道有多长,仅仅游了半分钟左右,张五行就已经撑不住了,连连摆手,然后猛地一张嘴,看着一阵气泡就飘了出来。

    我看他这样子,应该是撑不住了,估计没等游出这甬道,他就得先去见马克思了,于是连忙招呼虎子往上游。

    到了墓道的顶部之后,发现水位已经没有刚才那么高了,水面距离甬道顶部之间出现了一个大约一公分左右的空隙,张五行连忙将脸贴了上去,贪婪的吸了两口空气,然后再次潜进水中。

    我和虎子也换了口气,刚潜回水中,正要往前游,只看见张五行面露恐惧的神情,指了指我们背后,好像要说什么。

    我连忙转身,只见十几只颜色艳丽的长蛇已经朝着我们游了过来。

    对于蛇这种动物我只知道一点,颜色越鲜艳毒性越大,看这些蛇的颜色我就知道,肯定是剧毒无比,于是连忙招呼虎子使劲往前游。

    可在水里,我们哪有这些蛇游得快,不一会功夫就已经快被这些蛇给追上了,看着它们距离我只有一米不到的样子了,我反身抽出苗刀,一刀就将其中一条蛇给砍成了两半。

    这时候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这蛇被我砍断之后,多少应该会有血流出来,可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血,而是像一根绳子被砍成两半一样。

    其他的蛇已经游到了我的身旁,张开嘴,就朝着我的肩膀咬了过来。

    不一会,五六只花蛇已经全咬在我的肩上,虎子惊恐的看着我,打了个手势,问我是否还好。

    幸亏我身上穿的这件作训服是王初一私下买给我的,质地非常的好,这些毒蛇的尖牙虽然锋利,但还刺不穿我身上的衣服,于是我就冲着虎子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让他抓紧带着张五行往前游。

    就这样,我们一边往前游,我一边跟这些毒蛇博弈,受手上的苗刀更是不停的挥舞,直到我们已经游到了甬道的尽头,才将这些毒蛇全部砍断。

    虎子在水里上下摸索着,这甬道尽头似乎并没有墓门一类的东西,好像是个全封闭的死路。

    我们三人在水下分头开始寻找出口,可几乎找了十几分钟,仍旧是一无所获,这条甬道真的好像就是断头路一般。

    虎子趁着抬头换气的功夫喊道“他娘的,是不是因为这条甬道修的比较斜,所以就没修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