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蛊娘子
    虎子身后的那男尸猛地一下就从棺椁里站了起来,快速的朝着虎子追了过来,只见那男尸浑身上下就像是被泼了沥青一般,一边追着虎子,身上一边往下掉着黑色的粘液,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张五行冲着虎子一挥手,说道“别过来,往对面跑!”

    虎子先是一愣,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还是选择相信张五行的话,马上掉头朝着反方向跑去。

    虎子这一掉头,那男尸也跟着转了方向,继续追虎子。

    这墓室的空间也算是不小,虎子跑到墓室的另一边之后,喊道“他娘的,没路了!”

    这时只见那男尸跑进了张五行一开始就画好的符阵里面,竟然呆呆的站在那里,瞬间没了动作。

    虎子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男尸的变化,打起手电照了照,然后说道“哎,我说张老道,你这符画的还真灵,这家伙还真不追了!”

    张五行面色紧张,连忙招呼虎子回来,说道“这符坚持不了多久,这是具蛊尸!身体里的蛊虫很厉害,小心一点,咱们赶紧找机会离开这里!”说着,张五行已经开始寻找出去的墓门了。

    就在虎子来到我们身边的时候,那男尸似乎又有了反应,虽然动作很小,但是我看的清楚,那男尸正在一点点的转身,转身的动作幅度很小,但仍就是动了。

    我赶忙提醒张五行“张老道,你这符阵顶不住啊,这男尸刚才开始动了。”

    这时候张五行似乎已经找到了这墓室的门,正弓着身子鼓捣着什么,我看那男尸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急得满头是汗,问道“张老道,怎么还没好?”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那个浑身雪白的小孩,又出现了,这次是出现在了张五行的肩膀上,我先是一愣,只见这小孩自顾自的坐在张五行的肩膀上,抬头看着我,我就这么和他对视着,大概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张五行站起身子,说道“好了,开了!”

    接着他伸手一推,只见那墓门咯吱一声,缓缓的打开,我一直关心的重点却不在那墓门上,而是张五行肩膀上的小孩,就在刚才墓门打开的时候,那小孩已经先一步跑了进去,速度很快。

    “张老道,你还记得咱们一开始看见的那个小孩吗?就是蹲在七爷肩膀上的那个。”

    张五行点了点头,说道“记得,后来不是消失了吗?”

    我一脸紧张的说道“刚才…那小孩就在你背上!”我心里害怕极了,七爷忽然中了蛊,变得疯疯癫癫的,我猜就跟这小孩有关系,在我们看到七爷肩膀上的小孩之后,没多久,七爷就中了蛊,现在那小孩又出现在张五行肩膀上,我心里顿时感觉不妙。

    张五行听我说他的肩膀上也出现了那小孩,当即脸上大变,说道“先把墓门关上再说,一会那男尸冲过来,咱们都要交代在这里!”

    我连忙点点头,就和虎子一起推这墓门,只见这墓门大概有四十公分厚,我和虎子两个人推一扇墓门已经十分的吃力,废了好大的劲,才将这一扇墓门关闭,转头一看,张五行自己一个人,竟然十分轻松的就将另一扇墓门给关上了。

    看到这一幕,我和虎子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对视一眼,心说这张五行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道。

    墓门关闭之后,只感觉碰的一声,整个墓门都有些细微的震动,料想应该是那男尸撞在了墓门上。

    张五行抖了抖身子,然后快速的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裸露出上半身来,我定睛一看,发现张五行肩膀上竟然於黑一片,从左肩到右肩,整个连成一片,看起来十分骇人。

    “快,把我背包拿过来。”

    我连忙把他的背包递过去,只见他在背包里翻找了半天,然后拿出一个类似于手术刀模样的小刀片,然后在自己左右肩膀上各划出一个小口子,几乎就在同时,一股刺鼻的腥味传来,还没等我捂上鼻子,那种腥味又变成了香味,而且很浓,就像是桂花味一般,闻起来竟然还有些上瘾。

    张五行阴沉着脸,说道“捂上鼻子,别闻,这味有毒的。”

    我和虎子听他这么说,哪敢再闻,连忙捂上鼻子,然后紧张的盯着张五行。

    只见他手里摸出一个眼药水大小的塑料瓶子,里面装满了一种淡粉色的液体,然后看他将那瓶口插进自己肩膀上的刀口里,用力的一挤,那瓶子里的液体,就被他挤进了皮肤了,然后张五行闷哼一声,咬紧牙关,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好像是在承受巨大的疼痛感。

    随着这淡粉色的液体进入张五行肩膀的皮肤之内,那种淤黑的瘢痕瞬间开始消退,大约半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最后在张五行右肩靠近脖子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很小的黑点,黑点被那淡粉色的液体紧紧包裹着。

    这时候张五行把那小刀片递给我,说道“快,把这黑点挖出来!”

    我接过刀片,愣在那里,看了看张五行肩膀处的黑点,这黑点似乎像是有生命一般,不停的一跳一跳,很有规律,可无论那黑点如何跳动,就是冲不出周围淡粉色的液体。

    我拿刀片的手有些颤抖,虽然上次在甘肃墓里也帮王初一和七爷干过这样的事情,可这次这黑点距离张五行的脖子实在太近了,那黑点也正在拼命地朝着张五行颈动脉的方向跳跃,如果不是被周围的淡粉色的液体包裹,恐怕现在已经钻进了他的动脉血管里。

    “还等什么?快啊!”张五行几乎是愤怒的咆哮着。

    虎子似乎看出了我的顾忌,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刀片,看准了时机,一刀就朝着那黑点扎了下去,接着拇指向上一挑,只见一个类似于蜘蛛模样的小黑虫就被挑了出来。

    这小黑虫刚掉在地上,就发出吱吱的声音,声音还不小,听的人一阵恶心。

    张五行喘着粗气,抬起一脚,直接将这黑虫给踩扁了,然后说道“这是黑蛊虫的一种,也叫蛊娘子,别看它个头小,却十分难得阴毒,七爷中的就是这种蛊。”

    我和虎子仔细低头看了看那被踩扁的黑蛊虫,见它大小跟苍蝇差不多,没想到威力还挺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