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九窍玉
    张五行一把将我拉起来,说道“也这棺材里葬着的到底是什么人,连蛊虫都怕他。”

    我站起身子之后,探着脑袋往这棺椁里一看,这才发现,棺椁里果然没有棺材,只有一具身着铠甲的尸体,那尸体被一层银色的液体覆盖着,露出来的部分很少,具体是个什么样,我现在也看不清楚。

    虎子看到这情况之后,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个陶罐,二话不说就去舀那棺椁里的银水。

    张五行提醒道“小心一点,皮肤不要碰到了,这是水银,估计里面还含有剧毒。”

    虎子应了一声,舀水银的动作明显变得小心了不少,不一会,这棺椁里的水银,就被虎子全部舀了出来。

    随着水银被舀出来之后,这具身披铠甲的尸体也全部展现在我们面前,只见这人身高一米八左右,从头到脚就包裹着铠甲,只有两只手漏在外面,右手还握着一根很粗的长刀,看起来十分的威武。

    “那是什么?”虎子指了指尸体的脸。

    我定睛一看,发现这尸体的脑袋上,眼睛,鼻子,耳朵,各有一个青石玉片,大小不一,形式各异,嘴巴上的最大,足有五公分左右,呈弧形弯曲状,就好像是月亮一般。

    虎子嘿嘿一笑说道“看来这是玉器啊,这要是带出去,得卖多少钱啊?”说着就要身手去拿那些尸体脸上的玉片。

    “别动!”张五行冷喝一声。

    这张五行跟着我们一路了,向来说话都是和和气气,就算是碰见了什么危险的状况,他也总是一种不急不躁,不慌不忙的口气,偏偏这时候,冷喝一声,我和虎子都被他吓了一跳。

    虎子张嘴就骂“他娘的,怎么啦?你小子是不是看见宝贝就想独吞啊?我告诉你,这…这…那行话怎么说的?”虎子看了看我,然后一摆手,说的“反正就是见者有份,这玉片不管是谁拿了,拿出去就得大家分!”

    这时候我已经听明白虎子的意思了,敢情他是怕张五行这小子独吞,于是又用手戳了我一下,说道“哎,老白,你记性好,当初七爷怎么说来着?”

    不等我说话,张五行却先开了口,说道“盗墓摸金,生则分财,死则财灭,这是规矩,我懂!只是这玉片碰不得,盗墓摸金不毁尸,这规矩你们总该也知道吧?”

    我和虎子对视了一眼,一起点了点头,然后虎子说道“不就是拿他片玉吗?怎么就毁尸了?今天老子还就拿了。”虎子话音刚落,一只手飞快的就朝着那尸体嘴上的玉片抓去,他这一下速度实在太快,也太突然,我和张五行都还没反应过来,虎子已经将那玉片拿了起来,顺手就塞进了兜里。

    “你……”张五行指着虎子气的说不出话。

    “我什么我,这拿了玉片不也没事吗,你看那尸体不好好的在……”虎子一边说,一边转头看向那尸体,可话只说了一半,就看见那尸体迅速的干瘪下去,原本鼓鼓囊囊的尸身,一下子小了一圈,尸体上的铠甲也因为失去的支撑,开始向下塌陷,这铠甲已经经历了上千年的岁月,这一旦塌陷,整个铠甲就散了架。

    “这…这…这是怎么个情况?”虎子整个人楞在那里,反手又摸出那玉片,想要放回去。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晚了,这种玉,就是古人为了防止尸身腐烂,塞在尸体九个部位的玉器,眼睛塞2件,鼻塞2件,耳塞2件,口塞1件,肛门塞1件,生殖器塞1件,所以叫九窍玉。”

    说完,张五行叹了口气,看了看我和虎子,接着指了指尸体其他部位,说道“这九窍玉里,眼塞又称眼帘,圆角长方形;鼻塞略作圆柱形;耳塞略作八角棱形;口塞如新月形,再往下还有肛塞,和生殖器塞,动一处,便会导致尸体密闭空间损坏,从而快速的腐烂。”

    虎子一脸的愧疚,结巴道“我…我他娘的不知道啊……”说罢,又冲着棺椁里的尸体,作了一揖,说道“这位爷爷啊,我是初来乍到,不懂事,您别见怪啊,别见怪。”

    说完之后,虎子探起身子,又把这玉片放了回去。

    这个举动,我倒是很稀奇,这虎子一向是视财如命,这到手的宝贝,怎么舍得放回去?于是我就问他“哎?我说虎子,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反正尸体也已经毁了,你这到手的宝贝,怎么又舍得放回去了?”

    虎子瞥了我一眼,低语道“刚才我不知道这玩意是九窍玉,现在知道了,七爷古籍上有说过,这九窍玉没法出手,一般没人会收的,保存价值不高不说,还容易被条子盯上,除了博物馆之外,没人愿意要。”

    我听他这么说,才点了点头,看来虎子还是很正常的。

    就在我们俩嘀咕的时候,忽然感觉这棺椁一晃,我和虎子下意识的就朝后蹦去。

    可虎子却慢了那么一秒,只见棺椁里伸出一只干瘪的鬼手,一把抓住了虎子的衣领,然后那棺椁里的男尸就猛地坐了起来,一手抓着虎子的衣领,一边转过头来盯着他。

    我见那男尸干瘪的身体,脑袋上两个黑窟窿,好像十分的怨念一般,虎子拼命地挣扎,可不管怎么样也挣不脱这男尸的手。

    “快,快救我!”虎子大喊。

    张五行连忙举起猎枪,枪管几乎是顶着这男尸的脑袋,砰的一枪,就轰了出去,那男尸的脑袋瞬间被巨大的火药弹轰成了碎片。

    我本以为,这男尸脑袋被轰爆了之后,会倒下去,可没成想,他的那只枯手仍旧抓着虎子的领子不放,而且那已经没了头的男尸,正在缓缓的站起身子,随着他缓缓的站起来,我和张五行都发现了不对,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忙喊道“虎子快跑,用军刀划开衣服,快跑!”

    虎子被那无头男尸抓住领子,刚开始被吓懵了,现在听我们这么一喊,很快的反应过来,一把摸出军刀,先在自己胸前一划,就将那无头男尸抓着的衣领划开,整个人瞬间就脱离了男尸的枯手,然后反手就是一刀,砍在了那无头男尸的胳膊上。

    只见刀锋刚接触到那男尸的胳膊,一层黑黝黝油脂一般的东西就马上将整个刀身覆盖,虎子大吃一惊,想要把军刀抽出来,可试了两下之后,感觉那刀就像是长在了男尸身上一般,索性也不要军刀了,转身就朝着我们跑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