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藤条棺
    我话音未落,七爷已经伸出双手摁住了我的脖子,他手上的力道极大,不到两秒的功夫,我就感觉头晕目眩,脑部缺氧,喘不上气来,心说他这哪是要掐死我,简直就是要扭断我的脖子。

    就在这时,我忽然又感觉一股向上的力道,七爷左手高举,竟然把我整个人提了起来,我双脚不停地蹬踹,估计撑不了几秒钟,就会失去意识。

    张五行怒斥一声,朝着七爷冲了过去,只见他右手里捏着一张符纸,左手里握着一团淡青色的药丸,速度极快的来到七爷身边,甩手就将那符贴在七爷天灵盖上。

    几乎就在同时,我感觉七爷摁住我脖子的手力道一下子减轻不少,我抓住机会,猛地挣扎了一下,就从他手上挣脱,然后不管三七二一,飞起一脚就揣在七爷胸口,这一脚踹的力道很大,把七爷整个身子踹的向后倒退了十几步,才踉跄站稳。

    只见他大张着嘴,刚要说话,张五行甩手就将那淡青色的药丸投进了他的嘴里。

    七爷一个不注意,将整个药丸就吞了下去,然后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

    见到七爷没了动作,我们也不敢乱动,生怕一会再出现什么变故,按照张五行的话说,现在七爷是中了蛊术了,如果真是伤了七爷,就算是蛊术解除了,估计也恢复不了。

    我慢慢的移动身体,来到张五行身旁,问道“张老道,你看七爷身上这蛊到底是什么?”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刚才给他吃的药丸,是我从青苗族里学来的,说是可以驱散人身体里的蛊虫,但七爷身上这是什么蛊,我还真不知道。”

    这时抬眼看去,只见七爷耳朵里竟然开始往外爬出一种乳白色长条形的蠕虫,很像是蚯蚓,只不过颜色差了很多。

    只见那只蠕虫的头已经爬到了地面,而身体的另一端,仍旧在七爷的耳朵里,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蠕虫到底有多长?按照现在爬出来的部分推算,这蠕虫已经将近两米了,这七爷身体里怎么会有这么长的一条蛊虫?这蛊虫又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一连串的问题,从我脑子里闪过,还没等我闹明白,那蠕虫的尾巴就已经从七爷耳朵里出来了,我定睛一看,整条蠕虫差不多快有三米了,粗细就跟蚯蚓一样,到了地面之后刚开始一动不动,后来就开始剧烈的挣扎。

    着蛊虫一旦离开宿主,一般都活不了多长时间,我再抬头看七爷,希望他能赶紧回复正常。

    就在我和虎子都以为这蛊虫爬出来之后,七爷会恢复如初的时候,只听见那个女人的声音再次从七爷口中传了出来“你们敢来这里送死?”话音一落,七爷整个僵直的身体,忽然弯曲起来,四肢着地,朝着墓室的角落里冲了过去,他爬行的速度极快,我们三个根本就跟不上,只能打起手电往七爷消失的方向照去。

    这墓室虽然四周的长明灯已经被我们点亮了,可照亮的范围依旧有限,七爷跑过去的那个角落刚好就是光照的死角,当我打起手电照过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七爷的影子。

    “七爷!”虎子喊了一声,不见有人回答。

    “分头找!”张五行吆喝一声,我们三个就开始分头寻找,可整间墓室已经找了一遍,也没发现七爷的身影。

    我在找的同时,还在留意墓室墙壁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暗门之类的机关,可找了半天除了我们进来时候的那个倒塌的墓门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出口了。

    我打起手电朝着墓门外面照了照,发现那甬道安静之极,由于墓门倒下溅起了很多的灰尘,现在全散落在地面上,如果七爷真的是从这墓门出去的,那么地面上肯定会有他的脚印,可现在看来,这墓门周围的灰尘十分的平整,半个脚印也没有,七爷肯定不是从这里出去的。

    就在这时,虎子喊道“你们听!又来了!”

    我和张五行连忙停止所有动作,仔细的听着墓室里的动静,只听见那种若有若无的哭泣声再次响起,而墓室里的那口棺椁,也发出一阵砰砰的声音,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听得人心里一阵发寒。

    这时候,虎子来到我身边说道“他娘的,要我说,咱们还是先开棺吧,等下再去找七爷,我总感觉这墓室里古怪的很,说不定一会又会蹦出什么东西来。”

    我看了张五行一眼,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虎子的说法,于是我们就朝着那棺椁走去。

    棺椁的封盖已经被我们打开了一条缝隙,我和虎子顺着这缝隙使劲的往后推,然后整个封盖就被我们俩给推开了,我打起手电往棺椁里照了照,发现这棺椁里的棺材并不是木头做的,而是用一种不知名的藤条编成的,整个棺材呈椭圆形,就像是一只虫茧,我打起手电往里看,想要看看这藤条编成的棺材里面到底有什么,这一照才发现藤条编制的很密,几乎没有任何缝隙。

    张五行站在棺椁旁,仔细看了看这藤条棺,说道“这种棺椁我在书上见过!叫蝶茧棺,寓意死者在百年之后,会破茧成蝶,再获新生。”

    虎子挠了挠头说道“那设计这棺材的人应该要失望了,死人再获新生?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啊。”

    说罢虎子就用手摸了摸这藤条棺,手刚接触到藤条,就马上像是触电一般的收了回来,说道“这藤条会动!是活得!”

    听虎子这么一说,我和张五行都大吃了一惊,活得?怎么可能,于是我也将手伸进了棺椁里,摸了摸那藤条棺,当我的手刚接触到那藤条的一瞬间,忽然感觉这藤条似乎在蠕动,而且还在轻微的跳动,那跳动的频率就像人的血管一般,感觉颇为神奇。

    这时候,张五行脸色一变,大喊一声“不好,这不是藤条,而是一种蛊虫!这棺椁里压根就没有棺材……”张五行话音还没落,就见那蛊虫呼啦一下,全部散开,顺着棺椁往外爬,我和虎子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好在这些蛊虫似乎并没有想攻击我们,而是好像逃命一般的,迅速遁走,在墓室里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