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蛊婆
    虽然七爷和张五行已经准备完毕了,可我们看着眼前这棺椁,却都犯了难。

    虎子更是绕着棺椁转了十几圈,挠着头问道“哎我说张老道,这鳞片真的会射出来啊?”

    张五行看了看虎子,说道“应该会射出来,而且威力不小。”

    虎子着急的又挠了挠头发,说道:“那他娘的现在怎么办?”

    我走到棺椁面前,仔细的摸了一圈,发现这棺椁只有四周长满鳞片,棺椁的顶盖上并没有,如果真的开启棺椁鳞片就会射出的话,那棺椁的顶部无疑是最安全的。

    我抬头看了看墓室的顶部,发现这这间墓室并不算高,应该是不会到三米,于是就问七爷“上次,王初一用的那种弩箭,咱们还有吗?”

    七爷摇了摇头,说道“那种高端的装备,我是搞不到的。”

    这时候,只见虎子嘿嘿一笑,竟然从背包里摸出了三支弩箭,递给我,说道:“上次在西凉墓里,我听那丫头说这玩意很贵,就顺手给收了回来,这次来心想可能用的到,就给带过来了。”

    我接过弩箭一看,果然就是当初王初一使用过的那种,当即一笑,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行啊你!”

    虎子嘿嘿一笑“那是!别的不说,这值钱的玩意肯定得顺手拿走啊,留在墓里多浪费。”

    我将弩箭交给七爷,然后指了指墓室的顶部,说道“把这弩箭固定在墓顶,拴上登山绳,棺椁开启的时候,咱们就爬上去,看这鳞片的分布,射出来的时候,只有顶部是最安全的。”

    七爷接过弩箭,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在弩箭底部拴上登山绳,抡圆了胳膊使劲甩动着,最后在弩箭位于头定位置的时候,猛地一松手,只见这弩箭叮当一声,就插进了墓室的顶部,然后七爷使劲的拉了拉登山绳,说道“嗯,还是美国货结实,看样子撑得住两个人的重量。”

    随后,七爷又将另一只登山绳插入了墓室顶部,一切准备完毕之后,我们就位在这棺椁前,只差最后一步了。

    我看着棺椁厚重的顶盖,心里犯了难,想要开启这棺椁,就必须打开沉重的封盖,必须有人站在棺椁前使劲向前推,不然很难打开,可如果这么做,那么开棺的那个人肯定要被这鳞片射成筛子。

    “怎么办?”我看着七爷问道。

    七爷笑了笑,说道:“这个好办,这种棺椁的封盖并没有完全的卡死,也没有暗锁机关,只需要使劲的推就行了,我在棺椁封盖的一边捆上登山绳,在另一边用弩箭搞出来一个滑轮,咱们爬上墓顶之后,只要用劲将这登山绳拉动,棺椁就能打开。”

    我听完之后,拍手叫绝,这样的点子也就七爷能想得出来了。

    事不宜迟,我们分别爬上了登山绳,身体悬空在棺椁正上方,七爷和虎子用一根登山绳,我和张五行用一根,我们分成两拨,一拨人拿着登山绳的一头,在七爷一声令下之后,我和张五行就一起拼命的拉这登山绳。

    只听见咯吱一声,那棺椁的封盖被打开了一个大约一公分不到的缝隙,只见棺椁周围的鳞片一下全都竖了起来。

    “他娘的,还真会射出去啊!”虎子惊叹一声,手上倒是没闲着,继续拉扯着登山绳。

    “使劲!”七爷大喊一声,我和张五行分别发力,又将这登山绳往回拉了一点。

    那棺椁的封盖已经打开了七八公分的缝隙,已经完全足够一只手臂伸进去了,就在这时,整个墓室里忽然充满了破风声,只听见飕飕一阵风气,那棺椁周围的鳞片四散射出,距离我最近的一面墓墙之上,已经被这种鳞片射出了密密麻麻的窟窿,看样子这鳞片的威力,不比那轻机枪的威力小。

    等到鳞片全部射出之后,我再也支撑不住,手一滑,就从墓顶的登山绳上滑落下来。

    当我双脚刚碰到地面,就感觉这棺椁里面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很像是有人在用指甲抓玻璃一般十分的刺耳,听得我难受至极。

    而墓顶上的三个人似乎也听到了这种声音,估计也受不了,纷纷下来,站在一旁双手捂着耳朵。

    大约过了两分钟,这种声音逐渐的被一种有规则的敲击声代替。

    我放下捂着双耳的手,仔细的听着,现在我们四个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墓室里安静极了,除了这有规律的敲击声,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声音了。

    就在这时,墓室里长明灯的火焰突然开始摆动,火光摇曳,映着我们几个人的影子,也在墓室的墙壁上摆动。

    这时候虎子大惊,指了指墙壁说道“老白,快看,影子有问题!”

    我转身一看,这才发现,随着墓室墙壁上长明灯的火焰来回摇摆,我们的影子也跟着晃动,可这些影子里,只有一个人的影子并没有动,我和虎子连忙转头,看向七爷,因为那个没有任何晃动的影子不是别人的,正是七爷。

    七爷似乎也发现了不寻常,连忙走了两步,这时候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七爷虽然动了,可那影子仍旧印在墙上,没有丝毫的动作,就好像那影子根本就不是七爷的一般。

    “我操,怎么个情况?”虎子骂了一声,也晃动了一下身子,看了看发现自己的影子并没有什么异常。

    我和张五行也来回走了几步,那墙上的影子也没有异常,唯独七爷,无论怎么活动,墙上的影子就是不动,就好像是被钉在了墙上一般。

    “张老道,这什么情况?你知道吗?”眼看七爷发生了异常,我只能寄希望于张五行。

    只见张五行面色沉重,盯着七爷,说道:“你到底是谁?七爷呢?”

    这时候,只见七爷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十分的尖锐“奴家在这里等你们好久了。”说完竟然扭捏的翘起了兰花指。

    我和虎子大惊,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跟七爷拉开距离。

    张五行不知什么时候手上已经捏了一张符咒,恶狠狠的盯着七爷,说道“你这蛊婆,我们好心给你挖坟,好让你能入土为安,没想到你恩将仇报,竟然在自己恩人身上下蛊。”

    我和虎子几乎瞪大了眼睛盯着七爷和张五行两人,眼前这种状况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认知范畴。

    只见七爷惨叫一声,左手呈爪似钩,朝着我们就冲了过来,吓得我大叫一声:“七爷,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