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金甲龙鳞棺
    我们走进那棺椁,张五行掏出军刀,将棺椁上的绿色苔藓刮了下来,忽然发现在这绿色的苔藓下面竟然是金灿灿的一层。

    我心里一惊,难道说,这是个金棺?墓葬里出现金棺,简直是不可思议,据我所知,就算是皇帝的棺椁,也没有出现过金子做的,这有些太离奇了。

    而更加让我纳闷的是,这棺椁为什么会在西南侧?如果真是个金棺的话,那里面葬着的人肯定身份显赫,像这样的棺椁一般都会放在墓室的正中间,绝不会放在现在这种角落位置。

    张五行军刀一下一下的刮着,不一会就将整个棺椁外层的绿色蕨类植物全部刮掉,整个棺椁的外貌就露了出来,看到棺椁全貌之后,我们众人都不由得倒吸一口气,这他娘的并不是金子做的棺椁,而是在棺椁的外面有一层金黄色鳞片一样的东西,映着火光,显得金光闪闪。

    虎子弯下身子,试着用手指扣了扣棺椁上的鳞片,试了几次之后,并没有将鳞片给扣下来,于是站起身子说道“他娘的,老子还以为是金片子呢!”

    我也上前仔细的看了看这棺椁,伸手摸了摸那鳞片,说实话,这棺椁上长鳞片,我还是第一次见,不论是古籍还是影视剧里,我都没见过,仔细查看一圈之后,发现这种鳞片非常的锋利,很像是厨房里用的刨丝器,只能顺着鳞片摸,如果不小心反着摸,肯定是要被刮下来一块皮肉的。

    看着眼前的棺椁,七爷和张五行都犯了难,对于这开棺的活,我和虎子都是门外汉,也只能仰仗七爷和张五行了,现在他们两个都面露难色,看得出,想要开启这棺椁,难度绝对不小。

    七爷皱了皱眉头说道“这种棺椁可是我平生仅见,而且位置放的有这么邪门,好好的墓室中间吉位不放,偏要摆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张五行脸色也不太好看,围着棺椁转了一圈之后,说道“依我看,这就是个凶棺,开了之后,后患无穷。”

    接着七爷和张五行两人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这棺椁的问题来。

    虎子在一旁听得着急,说道“哎呀,我说七爷,咱能不能别墨迹了?你说咱们大老远跑过来干嘛来了?不就是倒斗嘛,见了棺椁,因为危险不开了?那咱们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来,那样更安全。”

    虎子这话说的虽然很糙,但很有道理,我们到这来就是为了倒斗,开棺总是要冒险的,如果因为危险不开了,那岂不是白跑一趟?

    于是我也开口说道“七爷,这次虎子说的没错,想想那西凉墓里的聚阴棺咱都给他弄开了,还差这鳞片棺?”

    七爷似乎也下了决心,点点头说道:“好,听你们的,开!”

    张五行见我们几个是铁了心要开这棺椁,于是就叹了口气,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着各位了,这棺椁,我在地灵居士录里见过,叫金甲龙鳞棺,这里面躺着的那位爷爷,肯定是个煞气极重的将军。”

    我和虎子几乎长大了嘴听他讲这龙鳞棺的事。

    只见他拍了拍棺椁顶盖,说道:“龙鳞棺,大凶之棺椁,每逢十五,便会长出一片鳞片,正所谓龙有逆鳞,触而杀之,这龙鳞棺远比你们口中所说的什么聚阴棺要凶险的多,根据地灵居士录上记载,第三任地灵居士便是死在这龙鳞棺上,此棺一开,棺椁上的逆鳞齐射而出,威力足以射穿钢板,而且里面阴煞极重,绝对会起尸的。”说完,张五行走到我们身边,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说这么多,不是要阻止你们开棺,只是提醒你们这棺椁的凶险程度,好让你们有个思想准备。”

    听张五行一口气说完,我们三个额头上都渗出了一层白毛汗,要是不张五行提醒,恐怕现在我们已经被这棺椁上的鳞片射成筛子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七爷,说道:“七爷,你那古籍上记载的四十九中主棺里,恐怕还要再加上一个金甲龙鳞棺了,我看这棺椁比那七星探龙棺还厉害。”

    我话音刚落,张五行就连连摆手,说道“老白,这次你还真错了,这金甲龙鳞棺还真不是主棺,一般都是比较邪门的偏棺,而且放置的位置也很讲究,要避吉趋凶,要摆在整个古墓最凶的位置上。”

    我听完整个人都愣住了,这古人费了老大的劲寻找龙脉安葬,说白了就是为了福泽后世,让后人有个更好的运势,可这棺椁既然找到了龙脉,又偏偏安放在最凶的位置上,他图什么啊?

    张五行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开口说道“老白啊,这所谓风水,的确是为了福泽后世,可哪个达官显贵身旁没有几个忠心耿耿的死士?这每条龙脉里面,哪个没有凶位?”

    我连忙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棺椁里面的将军是这墓主人的死士?自愿葬在这里?让自己的后代倒霉一辈子?”

    张五行点了点头,说道“这人肯定是自愿葬在这里的,但是他有没有后代我就不清楚了。”

    说完,我们又围着棺椁四周看了看,如果按照张五行所说的话,这棺椁一旦打开,周围的鳞片便会射出去,而且里面很可能就是个大粽子,的确是危险之极,可这棺椁摆在这里,看见了不开,实在又说不过去,毕竟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倒斗的,一个偏殿的棺椁都不敢开,那到了主墓室之内,还不知道那主棺会有多凶险呢。

    我们合计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要开这棺椁,七爷先是掏出了随身带着的小瓶子,倒出里面的暗红色液体,用毛笔蘸了之后,开始在棺椁周围画符,张五行则是抱着膀子在一边看着七爷,等到七爷将符全部画完之后,张五行点了点头说道“你这镇尸符画的还不错,有些功底。”

    七爷客气的笑了笑说道“在你面前,我这是班门弄斧,下面的还得你来。”说完,就将那毛笔递给张五行。

    张五行接过毛笔问道“你这用的是子时出生的黑狗血吗?”

    七爷连连点头,说道“子时的黑狗,卯时的公鸡,再由午时取朱砂汇聚而成,放心,绝对都是真货。”

    张五行点了点头,拿起毛笔,弯下腰,在七爷那一圈围着棺椁的镇尸符外侧,又画上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符咒,大多我都看不懂。

    只知道等了很久之后,张五行才站直了身子,揉了揉腰,说道“好了,一切就绪,可以开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