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蛊虫
    随着玉石被虎子撬下来的一瞬间,那石佣胸前就出现了一个窟窿,我只感觉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那石佣胸前的窟窿里就涌出了大量暗黑色的液体,我一个躲避不及,那黑水就溅到了我的鞋上,而虎子则是更狼狈,整个胸前全是这种黑水,闻起来腥臭无比,虎子险些就吐了出来。

    这时候,只见一只白花花的虫子,就从那石佣胸前的窟窿里钻了出来。

    虎子此时只顾着恶心,根本就没看见那虫子,我连忙拉起虎子跑向一边,只见那只白色的虫子脑袋上探出两根触须,好像在感知什么。

    这时我才看清楚这虫子真正的模样,只见一条足有五六公分长的白色蠕虫,这蠕虫的身体由许多体节组成,每一节上均长有步足,看起来就像是一条白色的蜈蚣一样,只是那样子要比蜈蚣肥上很多。

    张五行见到那虫子之后,几乎毫不犹豫的抄起军刀,一刀就劈了下去,那虫子似乎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张五行一刀劈成两节。

    随后张五行喊道“快走,这是天龙蛊虫,要是被它咬一口,会死人的!”

    听到张五行这么说,我和虎子都吓得脸发白,因为那只被它砍成两节的天龙蛊虫还在不停地扭曲着身体,发出一种极其微弱的嘶叫声,很快就从那石佣的窟窿里爬出来更多的天龙蛊虫,这些虫子出来之后,都跟刚才那虫子一样,先是用头上的触角探知了一下周围环境,我猜它们很快便会锁定目标。

    于是拉起虎子就跑,这甬道越往前跑,就越狭窄,两边是石佣也越密集,直到我们跑到甬道的尽头之后,才不得不停下脚步,只见一个巨大的红色石门紧紧地闭合着。

    七爷不敢多耽误时间,伸手就摸那石门,想要找到开启墓门的机关所在。

    我和虎子则是打着手电,一脸紧张的照着身后的甬道,生怕这些天龙蛊虫追上来。

    照了半天之后,发现这些天龙蛊虫暂时并没有追上了,心里稍稍缓了一口气,催促七爷道“七爷,您老能不能快点,一会那虫子追过来,咱们全得完蛋啊。”

    七爷心里着急,手上摸索的速度明显的加快了许多,可他越是着急,越是摸不出这墓门的机关所在,不一会就急的满头是汗。

    就在这时,手电灯光所能照到的最远距离,已经出现了天龙蛊虫的影子,只见几十条天龙蛊虫正朝着我们的方向爬过来,估计最多两分钟,就会爬到我们面前。

    我一拍虎子说道“你的火油呢?泼一些过去,兴许能挡一阵。”

    只见虎子面露难色,双手一摊“对付火蚁的时候全泼光了。”说着虎子拿出那瓶子晃了晃,果真是一滴火油也不剩。

    随后虎子又看了看张五行,说道“你的糖呢?你不是说虫子最喜欢甜的吗?你再扔两颗糖试试。”

    张五行也是一摊手说道“别说现在我一颗糖都没有,就算是有,你觉着这种蛊虫会喜欢吃糖吗?”

    眼看着天龙蛊虫越来越近,七爷那边还在苦苦寻找开启墓门的方法,这墓门紧闭一丝缝隙也没有,根本不可能用铁丝勾住后面的石销子,按照以往的经验推算,这种墓门一定会有其他的机关开启,只是这种开启的机关一般都做得十分隐蔽,不是经验老道的盗墓人,是绝找不到的。

    七爷还在摸索机关,那天龙蛊虫已经到了身前,我们三个点着火把,严阵以待,就在我们准备跟这些天龙蛊虫大战之时,只见从甬道左侧冲出一股红色的暗流,瞬间将这些天龙蛊虫淹没,这蛊虫在红色的暗流中拼命的挣扎着,看样子十分的痛苦。

    我和虎子定睛一看,那红色暗流不是别的,正是刚才碰见的火蚁,只见这些火蚁蜂拥而至,很快就将这几十条天龙蛊虫覆盖。

    这天龙蛊虫从口中喷出不少乳白色的粘液,被粘液喷到的火蚁瞬间失去生命,猥琐在一旁,只见那白色的粘液越喷越多,火蚁整片整片的死去,可总有源源不断的火蚁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总是能填补上空缺,虽然那白色的粘液十分的厉害,这些火蚁就像是不要命的战士一般,竟然用自己的身体,硬生生的将粘液填满,后面的火蚁,就踩在前面火蚁的尸体上,爬到天龙蛊虫的身上,开始撕扯着天龙蛊虫的身体。

    不一会,就有十几条天龙蛊虫被这些火蚁分尸了,看到这里,虎子大笑说道“看见没有,这就叫团结就是力量,这天龙蛊虫再牛逼,也架不住火蚁数量多啊!”

    这时,七爷也突然说话“找到了!”

    我们三个同时转头,只见七爷左手已经按在甬道墙壁的一块方砖上,说道“这一按下去,墓门可能就开了,你们准备好,里面有什么,我也不知道!”

    此时,我们三个都吓得脸色发白,这墓门里有什么我不知道,只是现在七爷背后正趴着一个浑身雪白的小孩,大脑袋,黑眼眶,表情十分的凶恶,双腿骑在七爷肩上,一只手放在七爷头顶,另一只手里抓着一只天龙蛊虫,正放在嘴里啃食,看起来别提有多恐怖了。

    七爷见我们吓得脸色发白,以为是害怕开启墓门之后会碰到什么危险的东西,于是就安慰我们“别慌,墓门开启是之后,大家先蹲下身子,万一有东西冲出来,我和张五行先挡一阵。”话音一落,就见七爷左手猛地一发力,那墙壁上的方砖就被七爷给按了下去。

    只听见哐啷一声巨响,整个墓门竟然向后倒去,随即溅起巨大的灰尘颗粒,使得整个甬道之中,昏暗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七爷,你肩膀上……肩膀上有……”我话没说完,刚一抬头,只见那浑身雪白的孩童竟然正站在我面前,双脚离地,双眼跟我平视,就这么死死的盯着我看,嘴里还在咀嚼着刚才那条天龙蛊虫。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的不轻,心说刚才还趴在七爷肩山上的小孩,怎么一转眼的时间,就到我面前来了?看这小孩的模样,少说也得一岁多了,这么大的孩子骑在肩膀上,七爷竟然没有感觉?这孩子到底是什么?竟然能抓着天龙蛊虫做食物,想必也是个厉害的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