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烙铜柱
    七爷看了看张五行说道“既然你能看出来,这墓室用了奇门之术了,肯定懂吧?”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懂也只是懂个皮毛,这奇门之术有真有假,要是不小心开错了门,那咱们是必死无疑。”说着,就指了指七爷身后这扇门,说道“我感觉,这扇门就是假的,真的门肯定还在其他的什么地方。”

    七爷一愣,赶忙将铁丝收好,说道“咱们赶紧找找,既然张老道说了,这墓室肯定不止这两扇门。”说着,七爷就开始朝着墓室的西面爬。

    我和虎子则是朝着东面爬,现在这墓室,南面是道假门,北面是刚才我们进来时候的墓门,如果还有其他的墓门,那么肯定是在东西两面。

    我和虎子到了东面的幕墙之后,开始沿着幕墙的底部摸索,从左到右摸了两三遍,这幕墙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

    “七爷,我们这边没有,您那边呢?”我问道。

    七爷的声音也传来“我这边也是,他娘的一点缝隙都没有。”

    这就奇了怪了,难道这奇门之术真的这么神通?不但能让人混淆方向,就连墓门都能隐藏?如果真是这样,那修建者又是如何出去的呢?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索性就朝着我们刚进来的那个墓门爬去,心想着看看能不能从那里找到什么线索。

    爬过去之后,只见那根斜顶在墓门上的石硝子已经被完全卡住,我使劲推了推,那石硝子纹丝不动,看来这墓门的确是无法开启了,尝试失败之后,我就开始往回爬,刚转身,就感觉手上按到了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块凹陷的石球,这石球凹陷在地砖下面,顶部基本和地面平行,要是用脚踩上去根本感觉不出来。

    “七爷,这边有东西!好像是个机关!”

    没等七爷说话,张五行倒是先开口说道“按下去试试!”

    我一听,心里就感觉很不爽,骂道“你他娘的怎么不来按?万一是什么机关暗弩,我他娘的到了阴曹地府,也得找你偿命。”

    我本以为张五行会反驳几句,可谁知道,这时对面没了声音。

    “怎么没音了?张老道?”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就听见耳边响起了张五行的声音“那我自己来按。”

    这张五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了我的身旁,冷不丁的一句话,吓得我身子一抖“你他娘的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再来?差点给我吓死!”

    我话音还没落,张五行伸手就将那石球按下,紧接着整个墓室轰的震动了一下,我紧张的看着四周,害怕再碰见什么机关。

    这时候,只听见虎子的声音传来“在我这!这有个门!”

    我赶紧朝着虎子的方向爬去,到了之后,才发现,果然是有道墓门,这墓门竟然是朝下开的,在地板上!刚才我和虎子只顾着摸索幕墙,却忽略了地板,谁能想到这墓门是向下开的!

    等到七爷和张五行也爬过来之后,我们就从这墓门里跳了下去。

    跳下来之后,我们几个算是松了一口气,我蹲下身子,靠在墙壁上喘着粗气,说道“这他娘的是第一个墓室,就已经这么凶险了,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机关呢。”

    张五行嘿嘿一笑说道“这才刺激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不管什么机关,总有破解的方法。”

    其实我挺佩服张五行这没心没肺的性格,刚才他吓得尿都快出来了,现在竟然还能嬉皮笑脸的调侃。

    七爷摆了摆手,说道“别闹了,前面有东西!”我举起手电看去,只见我们正前方果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物体,看轮廓很像是一根柱子。

    虎子举起火把把周围照亮,这才发现我们正处于一个甬道之中,而甬道前方正中间的位置,突兀的树立着一个黑色的物体,由于手电的光照范围有限,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们只能小心的朝着前面走去,走近了之后,才发现,那果然就是根柱子,上下链接着甬道的顶和地面,孤零零的杵在那里,正好将甬道分割开。

    我看这柱子十分的怪异,正常情况下,甬道就是地宫的通道,一般不会在通道里修建什么东西的,就算是有,也只是放在甬道的两边作为装饰之用,像这种直接放在甬道正中间挡路的柱子,还真是稀奇。

    虎子靠近了那柱子,敲了敲,传出金属的声音,靠近了一看,说道“他娘的,还是根铜柱子,上面还有东西。”

    听虎子这么说,我和七爷连忙靠近了看,发现这根铜柱上面有很多暗痕,这种暗痕有深有浅,深的已经让铜柱失去了原本的颜色,而浅的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

    看了半天之后,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这是不是烙铜柱?就是古代君王实行烙刑的器具?”

    虎子问道“啥是烙刑?”

    七爷说道“烙刑是一种非常古老的酷刑,据说是商纣王发明的,后来被各个朝代沿用,直到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还在用烙铁来折磨咱们的革命战士,这根铜柱很可能就是古时候实行烙刑的器具,把柱子烧红了之后,让犯人抱住,不一会就烫死了。”

    虎子愣了愣神,然后伸手摸了摸那根铜柱子,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上面的痕迹,是用来烫人,烫出来的?”

    张五行白了虎子一眼,说道“反正不会是用来做铁板烧的。”

    我看着这铜柱,只感觉后背发凉,看这铜柱上斑斑痕迹,不知烙死了多少人,上面肯定阴气极重,像这种阴邪之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古墓的甬道之中,难道说是用来镇压什么邪物不成?

    想到这里,忽然又听见那种呜呜的哭泣声,这次声音要比刚才又大了一些,但是仍旧分不出是男人还是女人。

    七爷摆了摆手,说道“这铜柱如果真的是烙刑器具的话,就证明在这古墓修建的时候,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古人没法解释,就拿它出来镇邪,咱们还是赶紧走,别在这多停留。”

    说着,七爷就打起手电,往前走,我刚想要跟上,忽然感觉自己脖子上一阵酥麻,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连忙用手去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