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水尸煞
    我见虎子这般模样,连忙上前,先把他给扶起来,然后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凸起的石块上一只硕大的蟾蜍趴在上面,两腮一鼓一鼓的,好像正盯着我们看。

    而让人头皮发麻的是,这蟾蜍的背部,竟然坐着一个小孩,浑身花白,闭着眼睛,头发垂下来,一部分黏在脸上,这小孩头很大,身子却显得有些萎缩,四肢干瘪,手肘的位置还裸露出森森的白骨,那骨头已经裂开,里面的骨髓早就没了,只看见白森森一片,看起来十分骇人。

    我拉着虎子往后退,只见那只巨大的蟾蜍猛地一蹬腿,就朝着山洞的深处蹦去,身上的小孩似乎就像是长在它背上似的,并没有掉下来。

    我被惊的一头冷汗,也不知道这蟾蜍有没有什么攻击性,不过看他刚才跳走的模样,似乎对我们并不感兴趣。

    虎子定了定神,翻出火把点上,说道“咱们…还是小心点……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点了点头,打起手电继续往前走,心里也是怕的要命,原本还觉着这山洞是个旅游胜地,现在这种心情随着那蟾蜍的出现一扫而空。

    我们开始放慢了脚步,虎子则是更加小心,没走几步,就要在周围看看,生怕再碰见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走了一段之后,山洞开始变得蜿蜒崎岖起来,周围的钟乳石开始变得密集,空间有时候会变得十分狭窄,最窄的地方,只能容纳一个人侧身通过。

    大概走了十分钟,只听见潺潺的水声,这水声比之刚才,要大了许多,虎子将火把高高的举起来,照了照四周,只见在我们前方,出现了一个水潭,目测应该有一百五六十个平方的样子,从山洞内部流出来的溪水经过这个水潭转了个圈,朝着外面流去,从而导致在水潭里的水,形成了一个漏斗式的旋涡状。

    我用手电筒朝着那水潭的正中间位置照了照,忽然发现一团白花花的东西,正在水潭中间,随着潭水的旋转,那东西,也跟着有规则的逆时针旋转。

    由于看不清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我和虎子都不敢靠的太近,连忙叫七爷过来看看。

    等到七爷过来之后,看了一眼水潭,说道“这是尸煞,不要靠近,咱们绕过去就好,记得不要离那水潭太近,走的时候,也不要往那边看,尽量不要让水没过脚面。”

    七爷一口气说完之后,我们就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后面,对于这尸煞,七爷书房的古籍里没有丝毫的记载,我十分好奇,于是就问七爷“这尸煞到底是什么东西?”

    七爷转过头,看了看我,问道“想知道?”

    我点了点头,没等开口说话,那张五行倒是比我还感兴趣,连忙问道“七爷您给讲讲?我也想知道。”

    七爷咳嗽了一声,指了指前面的路,说道“这要说起来,那可就话长了,咱们边走边说。”

    一边走,七爷就开始给我们讲起这尸煞的事。

    原来七爷在很小的时候,住在黄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里,那时候家里穷,地里的庄稼收成不好,大家日子都过得很贫苦。

    由于村子距离黄河古道很近,每逢汛期,便经常会有人溺死在黄河之中,有寻短见的,有失足掉进去的,也有一些外乡人不了解这里的环境,被上涨的河水淹死的,久而久之,就衍生出一个行当,叫捞尸人。

    期初这行当的人并没有什么讲究,只是有人上门联系说河里淹死了人,让去打捞,于是便会去,捞上来尸体之后,家属辨认完毕,便会请捞尸人去家里吃顿素斋,算是答谢。

    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这捞尸人也会出事,直到有两个经验十分老练的捞尸人溺死在了河中,其他人才发现了蹊跷之处,就立下了两条规矩,红衣女子不捞,直立尸体不捞。

    所谓红衣女子不捞,是因为这种女人大多数都是自杀,身着红衣,就是想着死后化为厉鬼索命,这种尸体怨气极重,谁要是捞了她的尸,就要去偿她的命。

    而有时候,会碰上更加邪乎的事情,就是水下突然冒出直立的尸体,整个尸体直立在水中,水面上只漂着一抹头发,碰见这种死尸绝不能捞,因为这样的尸体一般都是带着很大的冤情,谁捞了他,就要帮他伸冤,否则的话便会跟他一样,溺死在黄河之中,这些捞尸人只是代人捞尸,并不代鬼申冤。

    而有些时候,碰上这种尸体,即便是不捞,他也会跟着你的船浮动,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水流问题,而经验老道的捞尸人则是会划着船绕圈子,直到这种尸体里不再跟着,才会靠岸,这种现象碰见的多了,传闻也就出来了,说这种直立于水中的死尸,并不是尸体,这是一种煞,于是便有了尸煞一说。

    七爷一阵赘述,我们也终于走出了这山洞,我小心的回头看来一眼,发现山洞里并没有跟出来什么,刚转过身,就听见虎子大叫一声“七爷,那尸煞真跟出来了。”

    我连忙再回过头去看,只见一具尸体顺着溪流就漂了出来,现在正出现在距离我们不过十几米的地方,因为没了水流的浮力,便突兀的脸朝下躺在地上,满头的白发也全都散开,我定睛一看,刚才在水潭里见到的白花花的东西不就是这尸煞的头发吗?

    七爷皱了皱眉头,说道“没道理啊?”

    我也觉着纳闷,且不说这样的小溪流根本就不足以拖动这样沉重的浮尸前行,就算是能拖得动,也肯定是顺着水流往下去,可现在这尸煞竟然是逆着水流往上来,还一路跟了这么远。

    这时,虎子开口说道“现在我最好奇的是,这深山老林之中,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具尸体?”

    虎子这一句话,把我们全都问住了,我心里一惊,心说是啊,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方圆上百里都是原始森林,除了一天前碰到的那些原始山民之外,就再无其他人活动的痕迹了,而那些山民应该不会到这里来,那么这具尸体,究竟是从哪来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