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盗洞逃生
    我低头一看,只见不远处,有四个山民正在抬着一个黑色的方形青铜鼎,看样子很重,四个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满头是汗,我看不出这方形青铜鼎有什么蹊跷,竟然能把张五行吓成这样,于是就问他“这鼎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张五行看了我一眼,说道“他们这是祭地,跟祭天不同,祭地的死法就比较惨了。”

    我和虎子同时问道“怎么个惨法?”

    张五行挣扎了两下之后,说道“这古羌族的祭地,就是用痋术,将人制成干尸,然后埋于地下。”

    我连忙追问“听说过蛊术,这痋术还是第一次听说,到底是什么?”

    张五行一声叹息,说道“说道痋术,就得先说痋引,那是施行痋术,必须的药丸,强行让活人吞下后,那痋引就会寄生于体内产卵,只需要大约三到五天的时间,随着卵越产越多,人体中的血肉内脏全成了蚴虫的养分,取而代之填充了进去。”

    说着,张五行咽了口唾沫,又说道“由于人体是在短时间内快速失去水分,人皮则会迅速干枯,硬如树皮石壳。在人尸形成的外壳里面,虫卵吸呋尽人体中所有的汁液和骨髓后,就会形成一个真空的环境,虫卵不见空气就不会变成蚴虫,始终保持着冬眠状态。在阴凉的环境中,可以维持千年以上,所以一些古墓里的干尸,被切开人皮之后,里面仍然会有可能立刻出现无数象肥蛆一样的活的痋引幼虫。”

    我听完之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现在总算是明白张五行为什么这么害怕了,这被做成痋术干尸,那死法可不是一般的惨。

    虎子也被惊出一身冷汗,说道“哥几个,咱们干脆咬舌自尽算了,这要是被人从嘴里塞进去几颗痋引,那还不得活活疼死?”

    张五行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看着下面一群人忙活着祭地的事,我说道“别急,七爷会来救咱们的。”

    虎子冷哼一声说道“俗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夫妻都不顶用,咱们这半路出家的哥们,能不要命来救咱们?”

    虎子话虽这么说,可一双眼睛仍旧不停地张望,看得出他心里还是有所期盼。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下面忙活的山民,逐渐的开始零散起来,看样子仪式的准备工作差不多已经完成了。

    只见一个土堆成的山坡上,那黑色的四方青铜鼎已经被放置在上面,下面摆了十几张藤条编成的桌子,上面放着我叫不出名字的野果子,一群山民围着那山坡开始手舞足蹈的跳着舞,嘴里唱着一种我听不懂的歌。

    这时,一个满头白发,带着墨绿色面具的老者站在了那群山民前面,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什么,看得出,这老者应该是这群山民的首领,见他比划了一阵之后,七八个山民就开始朝着我们的方向走过来。

    我现在已经紧张到了极限,身体左右使劲的扭动,希望能够将身上的牛筋绳子扭松一些。

    可这些牛筋绳子捆的十分结实,无论我怎么挣扎,就是纹丝不动,只听见虎子说道“别费劲了,你没醒之前,该想的办法我全想了,没用。”

    虎子虽然这么说,可我还是不死心,眼看着那些山民就要到我们脚下,随时都有可能把我们抬过去,做成痋术干尸,心里就更加着急,挣扎的也就越厉害。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自己手腕上的牛筋绳子一松,连忙使劲扭了一下,发现这牛筋绳子竟然被我挣脱开了,失去了绳子的束缚,我整个人就掉在了地面上。

    那两个山民见我忽然掉了下来,也是吓了一跳,然后举起长矛,就朝我狂奔过来。

    就在我转身要跑的时候,只听见普通一声,虎子也掉了下来,接着是张五行,两人掉下来的位置,正好砸到两名山民。

    “他娘的,怎么这么邪乎?刚说了挣扎没用,这绳索就直接开了?”虎子挠了挠后脑勺,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

    只见剩下的几个山民挥舞着长矛已经朝我们冲了过来,现在虎子已经落地,已他的身手,收拾这几个山民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心里正盘算,让虎子收拾掉那些山民,然后我和张五行伺机寻找逃跑的路线,可还没等我回过神,张五行已经动了。

    只见他猛地几步冲到那山民面前,抬起两指,猛地一甩,指尖就点在了其中一个山民的脖子上,只见那山民脑袋一歪,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只见其他的山民也全部倒地,张五行一套螳螂拳如行云流水一般,竟然在一瞬间,就将这六个山民给收拾了,动作之迅速,实属罕见,我心里暗自盘算一下,就算是火力全开的七爷,也未必能做得到。

    解决了眼前的山民之后,我往远处一看,发现其他的山民仍旧围着那个土坡跳舞,似乎并没有人发现我们,心头一喜,说道“快溜,迟则生变!”

    我话音刚落,就听见七爷细微的声音响起“来这边,快!”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宽度一米左右的盗洞,就在我不远处的斜坡上,洞口被枯草挡着,如果不仔细看,还真找不到。

    虎子一笑说道“他娘的,还是七爷够意思,这打盗洞的功夫,回去我也得好好学学。”

    我们钻进盗洞之后,七爷继续用那枯草将盗洞口堵上,问道“张老道,那几个山民是不是被你打死了?”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把他们打晕了,过段时间,他们自己会醒的。”

    七爷点了点头,反身开始往后退,虎子走在最后面,一边退,还一边将盗洞回填,大约半个钟头的时间,我们就从这盗洞里逃了出来。

    “快走,这里太危险,被他们发现之后,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七爷提醒一句之后,就指了指西北方向,说道“往那边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