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蛊蛇
    这时我们全都看的十分清楚,在张五行背后赫然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无面女人,这女人的脸,距离张五行最多也就两公分的样子,几乎就趴在他肩膀上。

    我们三个几乎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呆了,竟没有一个人出声去提醒张五行。

    张五行觉着纳闷,想要转过头去看,可当他把脑袋转过去的时候,那无面女人也跟着转了过来,张五行始终还是没能看见那女人的模样。

    “怎么了你们?倒是说话呀?”

    虎子这时候已经被吓得两腿发软,几乎崩溃,最后大吼一声,飞起一脚,就直接踢在了那女人的头上。

    只听见咔嚓一声,那女人的头被踢飞出去十几米,然后在半空中转了个圈,并没有按照物理定律掉在地上,而是又转了回来,仍旧好好的长在身子上。

    虎子这一脚,不但踢飞了那女人的头,也踢破了我们的胆子,这样诡异的场景换了是谁看见,都得吓的尿了裤子,好在我们几个在甘肃那古墓里见识过不少奇怪的现象,现在胆子已经比原来大多了。

    张五行这次算是看清楚了,吓得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那无面女人就像黏在他身上一般,也跟着他跑,张五行绕着大圈,跑了两圈,然后转头问我们“怎么样?甩掉了吗?”

    我们三个同时摇了摇头,张五行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七爷这时候喊了一声“老白,苗刀!”

    我应了一声,伸手抽出苗刀,大喊一声“张老道,你别动!”我手里这苗刀本来就十分的神秘,有镇鬼驱邪的作用,这一刀朝着那无面女的脖子砍下去之后,只觉着刀锋一顿,这就好像砍在了木头上一样。

    紧接着,那无面女的头就咔嚓一声,滚落在地上。

    这时只听见一种嗡嗡的声音传来,我仔细一看,发现这无面女断开的脖子部位,出现了一个碗大的窟窿,里面开始向外涌出一种鸡蛋大小的黑虫子。

    我本能的反应,就认为这黑虫子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于是就连忙后退,刚迈出步子,就感觉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倒摔在地上,定睛一看,竟然是踩到了那无面女的头。

    由于我那一脚力道有些大,那无面女脸上的皮肤已经被我的鞋底给蹭烂,里面露出来的竟然不是肌肉组织,而是一种黄油油的木头!

    现在我脑子全乱了,连忙爬起身子,还没站稳,就听见张五行大喊道“老白,快跑,这时蛊虫,让他钻进身体里就完了!”

    我听他这么说,早就吓得魂儿都没了,什么也不管了,撒腿就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们四个已经在这树林深处迷失了方向。

    我缓缓的转身看去,发现后面并没有什么东西追过来,这次才放心,说道“现在天已经黑了,咱们得赶紧找地方休息,明天一早再走。”

    可我这话音还没落,就听见嘶嘶的声音传来,心里一惊,就大骂了一句“他娘的,有完没完!一茬接一茬,还让不让人活了!”

    可骂归骂,手里却没闲着,举起手电,就朝着四周照了照,发现周围出现了许多黑蛇,已经形成了包围之势,这黑蛇十分的古怪,蛇头要比一般的蛇大上许多,见那拇指粗细的黑蛇,蛇头就足有一个成人的拳头那么大,现在正冲着我们吐着信子。

    “他娘的,看你虎爷爷烧死你!”说着,虎子就从背包里掏出了一罐汽油,抬手就想要朝着那黑蛇泼去,被七爷一把拉住。

    “他娘的,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这是原始森林,万一着了火,咱们全得交代在这!”

    虎子听完,眼睛一瞪,怒道“他娘的,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它们爬上来,把咱们咬死吧!”

    这时,我发现张五行不慌不忙的从他的挎包里摸出一个捣蒜罐,然后还真摸出了一把蒜瓣,然后还有一些韭黄,放进去,开始捣蒜。

    虎子一看,气的大骂“操,怎么每次倒斗,都有人带吃饭的材料!咱这是去盗墓,不是去下馆子。”

    张五行手上的速度很快,丝毫没有理会虎子的叫骂,捣完蒜之后,竟然站起身子,一泡尿就朝着那捣蒜罐里尿了进去。

    虎子吹了个口哨“我操,我说张老道,你口味够独特的啊!”

    张五行身手在捣蒜罐里使劲的搅拌了一下,然后挖出一坨蒜泥来,伸手就抹在了自己脚腕,膝盖,两处。

    随后就将那捣蒜罐递给我。

    我马上就明白了这张五行的意思,想当初去那西凉墓的时候,为了躲避蝎子的攻击,我们穿了七爷特制的作训服,虽然味道十分难闻,但的确十分的有效果。

    现在张五行所做的,就跟当初七爷所做的是一样的,这种掺杂了人体尿液的蒜泥,一定是有驱散黑蛇的作用,我没有丝毫的由于,伸手就挖了一坨,也抹在了自己的脚腕和膝盖位置。

    接着又递给七爷,最后是虎子,开始虎子还有些抵触,可看我们都抹了,也勉为其难的抹了几下。

    这时候,黑蛇已经来到了我们脚下,这种黑蛇体型并不大,就算是个别的黑蛇能够弹跳起来,那最多也就只到我们膝盖的位置,所以我们只在脚腕和膝盖位置涂抹了蒜泥。

    看着满地的黑蛇,张五行低声说道“这时蛊射,走的时候,小心点,不要踩在蛇身上!”

    我们三个点点头,小心的朝着前面走去,没迈出一步,下脚的时候,都十分的谨慎,生怕万一踩到一条黑蛇,引起连锁反应,到时候所有的蛇一起扑过来,那我们可真的去找马克思汇报思想去了。

    我一边小心的挪动着步子,一边问张五行“你怎么看出来这是蛊蛇?而不是一般的毒蛇?”

    张五行指了指自己脚边的一条黑蛇的脑袋说道“这黑蛇的脑袋这么大,里面肯定是有蛊虫的,只是不知道这蛊虫是怎么进去的!”

    我低头看了看,虽然这黑蛇的脑袋奇大,可我却只以为是它们生就是这般模样,看来还是我经验太少。

    我们一路往前走,这黑蛇虽然并没有追着我们,可数量却在不停地增加,我打着手电,顺着光线看去,只见地上黑压压一片连这一片,灯光所能极的最远处,也全是黑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