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水女
    可我们的速度哪里会有这些蝴蝶快,几秒钟的时间,就被这些蝴蝶给追上了,这蝴蝶的数量实在太多,铺天盖地的袭来,我们只能用手里的火把使劲的挥舞,不让它们落在身上。

    一边挥舞火把,虎子一边喊“他娘的,这样不行啊,赶紧想办法!”

    这种蝴蝶想要吸血,就必须在猎物处于完全静止的情况下,否则它们那长长的口器根本无法准确的刺进皮肤,我们一边挥舞着火把,一边往前冲。

    “张老道,这边你经验足,知道为什么这蝴蝶会突然飞出来攻击咱们吗?”七爷一边跑,一边问道。

    张五行现在也是自顾不暇,根本就没听见七爷说什么,只是一直往前冲,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就摔了个狗吃屎,那蝴蝶蜂拥而至,一下全落在张五行背上。

    张五行见状不妙,顺势在地上打滚,一边滚,一边喊“救我,快救我!”

    我和虎子连忙跑过去,一人拉着张五行一只手,就拉着他站了起来,见他背上还趴着不少蝴蝶,我就用火把去烧,那蝴蝶翅膀见火就着,一阵功夫就烧死了不少。

    “快来!这有河!”

    只听见不远处传来七爷的声音,我们就玩命的往他的方向跑,果然发现一条宽度大约三四米的小河。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河水里,只感觉这河水冰冷刺骨,我刚扎进来,就打了个冷战,想要伸出手游动,就感觉整个身体往下坠,心中暗叫不好,背的装备实在太重了。

    这时,就感觉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发现七爷正在我身后,手里还拿着一根管子,一头伸出河面,一头放在嘴里呼吸。

    我马上反应过来,背包里有用来抽火油的管子,现在正是救命的宝贝,于是连忙把包里的管子抽出来,也学着七爷的样子呼吸。

    紧接着又听见噗通…噗通…两声,应该是张五行和虎子两人也跳了进来,很快,虎子就已经掏出管子呼吸。

    张五行跳进水里之后,由于并不像我们这样背着沉重的装备,所以可以在水里游动,我见他游泳的速度很快,而且已经过去了五六分钟,仍不见他抬头换气,不由得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那群蝴蝶依然在水面上徘徊,丝毫没有散去的意思,而张五行已经游出去很远,现在已经看不到他的影子了。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耗着,虎子抬着头,盯着湖面的情况。

    现在我浑身冰凉,心想着就算是能用管子呼吸,可要一直这么耗下去,肯定会被冻死,于是就把注意力从水面上转移到水里,这河道不深,由于背的装备太沉,现在我的双脚几乎已经能踩到河底的淤泥。

    我看了看七爷和虎子,就冲他们打了个手势,示意让他们跟着我沿着河里的淤泥,往前走。

    见他们两个点了点头,我就朝着张五行游动的方向走去,可刚走出去二十几米,就感觉脚下一硬,似乎踩到了什么坚硬的石头,忙低头查看,发现河底的淤泥里,一个石佣横躺在上面,由于刚才我那一脚正好踩在这石佣脸上,将上面的淤泥就踩掉了不少,这石佣的脑袋就漏了出来。

    我心里纳闷,这水里怎么会有石佣?于是就用脚将那石佣身体上的淤泥也清理干净,只见一尊完整的石佣就漏了出来,大概一米七左右的长度,双手自然下垂,安静的躺在下面。

    以我的经验推断,但凡出现这种石佣,一般都不会只有一个,应该是成群成片的出现,所以我又用脚在四周探了探,可探了半天,这河道里除了淤泥就没有别的东西了,这石佣还真只有一个。

    七爷也看到了我的动作,一拍我的肩膀,然后指了指前方。

    我抬头一看,吓得张嘴大叫,可我这一张嘴,嘴里的管子就滑开了,河水就涌进嘴里,呛得我难受,只好卸下背上的装备向上游去,脑袋刚露出水面,就大口的吸着空气,然后连忙转头看去,只见那群蝴蝶仍旧在我们刚才落水的位置徘徊,并没有朝我追过来。

    这时,七爷和虎子也探出脑袋,虎子面色煞白,似乎也吓得不轻,刚上岸就说道“他娘的,怎么会有个没脸的女人!”

    我冻得浑身发抖,想要点起火把,可又怕远处的那些蝴蝶会冲过来,于是只能借着月光往河水里看。

    刚才在水里我顺着七爷指的方向看,只见张五行正朝我游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没有五官的女人,那女人头发很长,在水里游动的时候,头发散开,就感觉乌黑一片,十分的骇人。

    张五行此时也从水里钻了出来,上了岸之后,问道“你们怎么了?怎么看见我跟看见鬼似的?”说完,见我们仍旧惊恐的盯着他,就说道“哦,我这是闭气功,在道观里学的。”说完之后,发现我们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他自己也慌了神,又问道“你们…怎么了?”

    七爷说道“刚才,你游过来的时候,没发现什么东西吗?”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啊?”

    这时候虎子拉着登山绳已经将刚才留在河底的装备给拉了出来,我们三个重新背上装备,都没有多说话,就敢忙招呼张五行往前走。

    刚才那一幕实在太恐怖了,任凭谁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分钟。

    我们走的很快,在确定那群蝴蝶没有追上来之后,这才掏出手电。

    就在我将手电的灯光打开的一瞬间,只看见张五行身后一个淡白色模糊的身影一闪而过,我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眼花了,可看身边虎子和七爷的表情,很明显刚才他们两个也都看见了那淡白色的影子。

    两人都打起手电,这时三道手电的光线全聚焦在张五行脸上,他连忙用手挡在脸前,问道“哎,我说,你们都怎么了?照我干嘛?照路。”

    张五行话音还没落,就听见一阵十分细微的喘息声从他背后传来,似有似无,听起来让人汗毛倒竖。

    这时张五行的脸色也变了,一脸紧张的问道“我背后是不是有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