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花苗姑娘
    我们三个都十分不愿意靠近那古楼,于是虎子开口说道“张老道,咱们还是别去了吧。”

    张五行皱了皱眉头,回身又走了回来,低声说道“现在咱们不去也得去了,你们看看手心。”

    听他这么说,我连忙摊开自己的右手,发现掌心里有一块黑斑,以为是摸到了什么脏东西,就连忙用手去擦,可擦了两下丝毫没有反应,仔细一看,才发现这黑斑竟然是在皮肤下面,心里顿时觉着不妙,就连忙问张五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五行声音依旧压得很低,说道“这是黑肤蛊,是蛊术里最简单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危害,只是皮肤会变得很黑,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的扩大。”说着,张五行还不时的回头看向那古楼。

    虎子一脸的惊讶,连忙问道“是不是那古楼里的女人给咱们下的蛊?”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知道,不过现在的环境,很可能就是她下的,无论如何,这古楼咱们必须得去一趟。”

    我心一横,先一步就迈了出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管他黑苗还是青苗,先过去看看再说。

    七爷和虎子见我朝着那古楼走,也连忙跟上,一百多米的距离转眼就到,站在古楼的正前方,我才看清楚,整座古楼全是用一种暗红色木头搭建而成,离远了看没觉着有多大,这走进了才感觉这古楼不一般,上下三层的结构,每一层都有四米多高,在顶层的屋檐上还垂下来两个巨大的红布灯笼,灯笼上写着客栈两个字,看起十分古朴。

    再看客栈的大门,虽然年代久远,但这木头一点被腐蚀的痕迹也没有,表面光滑一片,我身手摸了摸,感觉这门很暖和,就好像这木头有温度一般。

    “这木头很邪性啊!”七爷低语了一声。

    我也是暗暗点头,在这种深山老林,太阳一下山温度就会降低,而且周围环境会变得十分的潮湿,现在这木门按照正常的推算,应该是潮湿冰冷才对,绝不会带着温度。

    虎子虽然十分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说道“他娘的,李逵还是李鬼,咱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着,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一推那木门。

    只听见咯吱一声,木门便被推开了,紧接着一阵暖流就扑面而来,我定睛一看,这木门正对着的地方,竟然有一个壁炉,里面的炉火被烧的很旺,整间木屋都感觉十分的温暖。

    “不对啊?这木质的古楼怎么敢在屋里生火呢?不怕烧了吗?”张五行自言自语。

    我也十分的纳闷,不过自从刚才进来之后,就感觉浑身疲累,一天的长途跋涉,忽然进入到如此温暖的地方,困意袭来,整个人就像要昏昏睡去。

    这时,不只是谁,在我胳膊上使劲拧了一把,疼的我一咧嘴“谁呀!”

    我回头正撞上张五行犀利的眼神,心里咯噔一下。

    张五行这个人虽然是道士出身,但平时总是一副玩世不恭,嬉皮笑脸的模样,很少会露出这种表情,现在肯定发生了什么状况,我连忙打起精神,再抬眼看去,七爷和虎子已经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

    我心里暗叫不妙,忙上前拍了拍虎子和七爷,可无论我怎么叫,这两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反应,我一下就慌了神,连忙问道“张老道,这是怎么个情况?”

    张五行似乎就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一样,仔细的环视四周,然后高声说道“这位姑娘,我们四个并没有什么恶意,还请不要捉弄我们了。”

    话音一落,我就听见古楼大厅左侧的楼梯上传来规则的嗒嗒声,应该是什么人下来了,而且脚步迈的很轻,不紧不慢,那声音就像是勾魂的音符,听的我一阵恍惚。

    几秒钟之后,一个女人就出现在我们面前,只见她一身紫色的民族裙子,头上,手上,腰上,都带满了银质的饰品,走起来叮当作响,可这声音又像是催眠的符咒一般,听得我直打哈欠。

    “你们既然敢来,就这点道行,也想去那鬼哭谷寻墓?”

    我原本困意袭来,昏昏欲睡,忽然听她这么说,一下就精神起来,这女人一开口便说出了我们的来意,看样子绝不是个简单的人。

    张五行此时已经收起那一脸的严肃表情,笑着冲那姑娘说道“姑娘,你是花苗吧,看样子在这里呆了有段时间了,怎么一眼就看出来我们要去那鬼哭谷呢?”

    张五行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盖子之后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然后又将瓶子递给我。

    我照着他的模样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只感觉一股刺鼻的尿骚味冲进鼻腔,差点背过气去,刚要问张五行这到底是什么,忽然就感觉自己清醒了许多,马上意识到这瓶子里的东西,正是化解这困意的解药,于是连忙弯下身子,让七爷和虎子也闻了闻。

    那姑娘见到我这般动作,也没有阻止,只是皱了皱眉头,说道“前面的鬼蜮森林一般人进去都不出来,这十几年来,你们不是第一批到这来的了,哎……”说完就是一声叹息,坐在了一旁。

    七爷和虎子此时已经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到现在的场景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也不敢多说话。

    只见张五行缓步走到窗户边,身手推开两扇木质的窗户,外面的风就吹了进来,他抬头看着月亮,伸手将挽在头上的发髻散开,长发忽然就散落下来,再配上一身道袍,看起来颇有些古人韵味。

    接着就听他说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试一试,就算我不能证明我可以,那也要证明我不可以。”

    我看张五行那股浓浓的装逼范都不忍心去打断他。

    只见那姑娘皱了皱眉头说道“鬼蜮森林,自古便是有进无出,里面机关陷阱数不胜数,你们真的要去?”

    这时候,我们四个人倒是十分的一致,同时点了点头,说道“那当然,必须去。”

    那姑娘看阻拦我们没有太大作用,但仍然继续说道“那里太过危险,我还是劝你们不要进去,在这住一晚就回去吧。”话音一落,张五行忽然一个健步,就来到了那姑娘身边,语气十分暧昧的说道“今夜春风十里香,姑娘一语使人暖,不知……”话没说话,就听见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就甩在了张五行脸上,我没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心里暗叫打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