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森林古楼
    这时候七爷也走了出来,看到张五行先是打了个招呼,然后看了看他准备的草药,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这是……”

    张五行收起那嬉皮笑脸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冲着七爷点了点头。

    七爷拿起草药在鼻子前闻了闻,问道“难道现在还有草鬼婆子?”

    听到草鬼婆这三个字,我立马惊出一身冷汗,这草鬼婆又叫蛊婆,这蛊在湘西地区俗称草鬼,相传它只寄附于女子身上,危害他人,那些所谓有蛊的妇女就被称为草鬼婆。

    张五行一边继续伺弄着那些草药,一边说道“这草鬼婆在湘西盛传,在云南这里,几乎是没有了,不过这里的蛊,要比湘西的草鬼婆厉害的多,咱们要去的地方,已经进入了古苗地界了。”

    说着张五行将配置好的草药,团成球,分别装入五个荷包里,那荷包针线活做的很漂亮,颜色各异,看起来颇为精致。

    七爷接话问道“古苗一族,还有后人?”

    张五行抬眼一看七爷,说道“当然有,而且最古老的两个分支,就在咱们要去的那片原始森林了里。”

    听到这里,我心里就有了十分不好的预感,传说这古苗族,有很多分支,有花苗,青苗,黑苗之分,其中青苗善于采药,黑苗精通下蛊,看张五行准备了这么多草药,我忍不住就问他“你是说前面有黑苗族的人?”

    张五行点点头,说道“传说是有,可谁也没见过,毕竟黑苗一脉受人唾弃,几乎已经绝迹了。”

    我们在寨子里耽搁了一上午,等张五行将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完毕之后,又向寨子里借了四头毛驴,就出了寨子,很快就到了我们原本退回来时候的那条路。

    张五行率先牵着驴子就进了山道,我们一字排开跟着他往前走,这山道一面是山体,另一面就是悬崖,而且路十分的狭窄,牵着驴子通过尚且有些吃力,更别说开着车进来了,那必然会坠崖身亡的。

    这一路十分的崎岖,山体有时候横出来的树杈会挡住去路,只能用刀来劈,这些树杈有的已经有小孩子的手臂那么粗,我们拿着军刀一边走,一边砍,一直到太阳快下山了,才走出这条险道。

    张五行抹了抹脸上的汗,指了指前面的深林,说道“前面就是原始森林的无人区了,根据你们地图上画着的地方,这古墓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在这片原始森林的西面,一个叫鬼哭谷的地方。”

    一边说,我们一边走,很快就到了这森林的边缘处,由于这里的树木茂密,参天的古树成群,现在刚过了下午六点,林子边缘已经是暗了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黑的不见五指。

    这时虎子指了指前面,说道“那,那边有光!”

    我顺着虎子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栋十几米高的小木楼竖在那条进入森林的泥路旁,现在已经点起了昏黄的灯光,木楼外挂着一个醒目的大招牌“青家客栈!”

    我心里一喜,原本还以为今天晚上就要露宿山林了,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间客栈,真是幸运至极。

    就在我和虎子高兴的冲向客栈时,七爷和张五行两人却面露困惑的表情,七爷说道“这么深的林子里,怎么会有一间客栈?”

    张五行摇了摇头,说道“我在这里呆了三年,听寨子里人说这里是有间客栈,可从来就没有什么人住过,已经荒废的很多年了,可现在……你们看……”张五行伸手指了指那木楼的第三层,接着说道“那里还有人影。”

    其实一开始我就看见了,这木楼面朝我们的方向一共有三层,每一层都有一个独立的窗户,里面点着蜡烛,烛光就将这人影投射在窗户上,看得十分清楚,第三层的房间里,一个女人正对着镜子梳妆打扮,看那身材十分的苗条,一头长发也几乎要落在地上。

    虎子瞅了瞅,说道“咋了?不就是个客栈吗?咱们四个大老爷们,还怕一个小姑娘不成?”

    张五行连连摇头,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说道“这女人不可怕,所谓美色当前,焉有不取之理?”

    虎子一听嘿嘿一笑,说道“张老哥这话说得对,说得对。”

    虎子话音刚落,张五行脸色一沉,说道“可这要是个北疆黑苗女,哥几个这四条命还不够她耍的。”

    虎子一愣,问道“啥子是北疆黑苗女?有这么厉害?”

    七爷叹了口气,走上前仔细看了看那木楼,说道“这黑苗族善用蛊术,其中由以北疆黑苗最为厉害,他们用的蛊种类奇多,有蛇蛊、蛙蛊、蚂蚁蛊、毛虫蛊、麻雀蛊、乌龟蛊等等,只有你想不到的蛊,没有她不能下的蛊,如果真要像张五行说的那样,咱们还是绕着走比较好。”

    可就在这时,我们四个清楚的听见了一个女人的笑声,接着就听见那女人说话“怎么?四个大男人?看见我这小客栈还不敢进了吗?”

    这句话一出,我们四个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客栈距离我们至少也要有一百多米,在这密林边缘,这么远的距离,除非是客栈里的人拼命的呼喊,否则我们肯定是听不到声音的,可这女人的声音传人耳中,十分的温柔妩媚,根本就不像是那种拼命喊的口气。

    这时张五行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朝着那栋木楼拱手说道“小弟几人路过此地,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姑娘,如果打扰了,我们这就离去。”张五行此时的态度十分的谦卑,说话的语气不紧不慢,沉着冷静,着实让人佩服。

    等了几分钟之后,那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要来的,始终都要来,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进这林子,今晚在我这客栈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就回去吧。”

    张五行这才收起双手,站直了身子,回道“也好,那就打扰姑娘了。”

    说着冲我们摆了摆手,示意我们跟着他过去。

    可我们三人没有一个人动,都像是钉子一样,呆立在原地,几乎全是一脸惊讶的盯着张五行看。

    张五行走出去十几步,忽然感觉不对,转过身子,见我们三个都没动,就问道“你们还等什么?赶紧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