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地灵居士
    七爷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意思是心里有数,然后我们就跟着那道士来到木桌前,席地而坐。

    很快一个当地的姑娘便端着饭菜从里屋走了出来,那姑娘十分的漂亮,看装扮应该是彝族,头上缠着藏蓝色的包头,碎花长裙,一条银质的腰带系在身上,水灵灵的大眼睛,看了看我们,说道“这里很少有外人来的,你们一定走了很远的路,在这里歇歇吧。”

    虎子几乎看人家姑娘都看呆了,就差流哈喇子了,现在只会一个劲的点头“哎,好,好,歇歇,嗯,歇歇。”

    那姑娘笑了一下,又转身进屋,随后拿了两瓶酒出来“这是我们自己酿的酒,你们尝尝?”

    在这陌生的环境里,忽然来了这么一位大美女,又是美酒,又是美食,我心里总感觉怪怪的,本想拒绝,可虎子却已经将那两瓶酒接了过来,憨笑着说道“那得喝,得喝。”

    七爷看了虎子这样,也是只能叹气摇头。

    饭菜到齐,我们就吃了起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话匣子就打开了,那道士模样的人,先开口“实不相瞒,各位道友,我是来挖宝贝的。”说着就指了指那背包,然后看了看七爷,接着说道“可惜我空有一身本事,却不懂得倒斗的伎俩,只能在这等着几位,这一等可就是三年啊。”

    我看了看七爷,七爷正巧转头,也看了看我,这道士开口便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看他的样子,十分的真诚,丝毫不像是在撒谎,七爷也纳闷,就问道“这位道友如何称呼啊?”

    那人又给自己杯子斟满酒,举起杯子说道“在下张五行!也知道哥几个都是来倒斗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这次我想跟哥几个一起下去看看,不为别的,就为了试试手艺,长长见识,要是摸了冥器出来,我分文不要。”说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和虎子两人面面相觑,头一次碰见说话这么直白的人,一般人倒斗摸金,都要找个理由伪装一下,就算是碰见同行,一般也都会说行话,可这个张五行开口就直奔主题,突兀的让人有些吃惊。

    这时七爷的表情突然一变!

    我看七爷这表情,就感觉不妙,手不自觉的就摸在了那苗刀的刀柄上。

    接着七爷仔细的盯着那张五行看了看,说道“你就是清风观的张五行?”

    “嗯,嗯,对对对,就是我。”说话时,张五行嘴里还塞着半个鸡腿,发音十分的不清楚。

    七爷哈哈大笑,然后说道“这道家镇鬼十二符的唯一传人,张五行,没想到在这碰上了,怪不得你一眼就认出我们是来倒斗的。”

    张五行一边往嘴里塞着肉,一边说道“嗯嗯,这里人迹罕至,凡是到这里来的,哪个不是来倒斗的,再说,你黑鸦老七的名号,我还是听说过的,当年偷学镇鬼符,被道观赶出来,然后去了……”

    七爷忙打断了张五行的话,说道“这些事,就不要再说了,咱们吃饭,吃饭。”

    这顿饭吃了很久,从下午,一直吃到深夜,几乎把酒全喝光了,才散场,吃饭间,从七爷和张五行的对话里,我得知,这张五行也是个倒斗的人,只不过从来就没下过墓,他和七爷一样,并不是传统的倒斗门派,既不是摸金校尉,也不是搬山道人、发丘天官,而是一个更为古老的门派,名叫地灵居士,早在摸金校尉之前便已经存在,始于战国时期,根据古籍记载,当时的赵武灵王推行胡服骑射,同时开始大范围的开疆扩土,赵武灵王不但向秦国施加压力,更是率军横扫中山国,一直攻到了中山国都城灵寿,如此大规模的用兵,自然要投入大量的军备物资,虽然当时赵国实力雄厚,可想要供给如此大规模的作战,还是支撑不住,这地灵居士,便是从那时候兴起的。

    道教之中,本就对风水、八卦、五行以及一些奇门遁甲十分精通,当时的环境又十分混乱,各国纷争不断,有一部分道士便背离了自己的教义,投奔赵武灵王,干起了测定风水,寻棺掘墓的活,以支持赵武灵王的军事计划,其中最有名气的,便是张天师,一手镇鬼十二符,可谓是无往不利,被赵武灵王尊称为地灵居士,这一脉也就是如此得名。

    而这地灵居士毕竟属于异类,为道教众人所唾弃,所以数量并不是很多,而且传承十分的苛刻,每一任地灵居士只传一人,时至今日,能够完整的使用那镇鬼十二符的地灵居士,也就只有这张五行一人,当年七爷偷学了一二,便已经成为这倒斗一行的大哥级人物,可见这地灵居士的倒斗手法,要远超过摸金校尉,只是因为传承太少,才不被世人所知。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早早的起床,透过木屋的缝隙,远远的看见张五行在低头整理一些干枯的花花草草,于是我很快的穿好衣服,走过去跟他搭讪。

    “哎,我说张天师,您这是干嘛呢?”

    张五行回头看了看我,笑了笑说道“弄点草药,别叫我天师,我可担当不起。”

    我看他手上的动作很利索,于是就问道“这草药干嘛用?”

    张五行没说话,从口袋里摸了根烟点上,抽了起来。

    我心里好笑,这张五行到底是真道士还是假道士?这道教不是讲究养生吗?可他却是抽烟喝酒泡妞,样样精通啊,而且根据昨天晚上的聊天,我发现这个人十分的幽默,而且还是个情圣。

    我见他不回答,就转移话题,问他“你在这三年,真是看上人家这的寡妇了?”

    张五行一听,马上对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说道“别张扬,我准备下墓出来之后,就带她走。”说着就指了指正在准备早餐的彝族姑娘。

    我愣了一下,就问他“难道这个姑娘,就是你说的那个寡妇?”

    张五行点了点头,笑了笑,问道“漂亮吧?换做是你,也想带她走吧?”

    这时那姑娘正冲着张五行笑,再看张五行也是一脸幸福的笑着。

    我心里十分的不爽,这样漂亮的姑娘,竟然让他先占住了,真是暴殄天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